第1061章:虚张声势?

    他一面说着,一面展开灵识,再度查看了一下病人体内的伤势。

    他这番话一说完,原本已经有些后悔的云昌浩,瞬间脸色就刷的一红,一股无法形容的羞愤怒火,瞬间就从他的胸口蹿了出来。

    自己是谁,韩医之中针灸第一高手,在韩国那是无数人崇拜敬仰的韩医泰斗,数不清的韩医都以自己为榜样,都将自己当成韩医的导师。对于自己来说,最最重要的东西,就是名声,就是信誉!

    自己从医数十年,从来没有受到过如此挫折,从来没有丢过这么大的人!

    在医术上,自己还从来都没有和谁落过下风或者输过。

    要是今天就这么认输了,他以后在韩国的韩医圈,还怎么往下继续混!

    “老师,我觉得他有些不对劲!”

    这个时候,金再友又悄悄凑到了云昌浩的旁边。

    一想到现在的局面,他的内心就焦躁不安,必须要想办法,在老师的面前找回场面,否则的话,他以后回到韩国之后,就不会再有任何地位了。

    所以在对张天逸做出了一番观察之后,他就迫不及待的要将自己刚刚想到的一些想法,告诉老师了。

    “有什么不对劲。”

    云昌浩一愣的问道。

    “老师你想想,他施展的针法,那可都是东医宝鉴之中,最最顶尖的针法,但不管他的针法是真的还是伪装的,都必须要以消耗气功为基础。”

    “但越是高升的针法,消耗度气功,就越是恐怖,而在这其中,真实的针法的消耗也肯定会胜过伪装的针法。”

    “以他的年纪,能够将针法修炼完成,就已经算是极限了。在修炼针法的同时,再修炼气功,这根本就是痴人说梦,就算是再强悍的天才,也不可能做到。”

    金再友凑在云昌浩的耳边说道。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直接说,现在我没有时间在你这里弄什么弯弯绕。”

    云昌浩更加疑惑的问道,似乎有什么东西被他抓住了,但却又总说不出来这东西,究竟是什么。

    “按照正常情况来说,他即便是真的修炼到了这种绝世针法,也不可能有足够的气功,完全将其施展而出!”

    “否则的话,他完全可以直接将所有的针法都施展出来,而不是现在就跟我们谈判,想要让我们提前认输。”

    “他现在的做法,就代表着他的心虚!他怕!”

    金再友得意的笑道。

    听到他的话,云昌浩的眼前顿时一亮,越想越是觉得正确。

    张天逸一定是装模作样到极限了,否则的话,这么好的彻底打压韩医的机会,他怎么可能会愿意提前谈判,而且还是在已经占据了绝对优势的情况下,跟自己谈判!

    这绝对就是张天逸在虚张声势,他现在是装不下去了,所以才想要提前结束战斗,结束装逼!

    这个想法越是在云昌浩的脑海之中转悠,他就越是觉得有道理,甚至干脆就深信不疑起来。

    很快,他就完全下定了决心。

    “认输?”

    他的看了一眼张天逸,一拍自己的膝盖,冷笑了一声。

    “小张医生,鹿死谁手现在说起来,还为时尚早!”

    云昌浩瞬间就将之前要服软的打算,抛开到了九霄云外,不管如何,今天这个场面,一定要稳住,不单单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韩医。

    “事情还没有到最后一步,咱们的赌注,依旧还是要以最后的结果为准!”

    “我承认你之前施展的这些绝技匪夷所思,但样子好看,并不代表着效果就一定好,还是等治疗结果出来之后,咱们再论输赢不迟!”

    听到他的话,旁边的韩医们,一个个都愣住了,现在事情已经这么明显了,再比下去,那不就是自己给自己找难受吗?

    云会长这是较上劲了吗?较劲也咩有这么较劲的呀!

    “你确定如此?确定要等到治疗结束?”

    “我不得不再次提醒你一下,若是等到我治疗结束,可就没有任何余地了!”

    张天逸背着双手说道。

    “当然!”

    “除非是阁下没有信心,不敢保证最后的治疗效果,会比我更好吧!”

    “怎么,该不会小张医生之前施展的所有绝技,都是做做样子,根本就没有什么效果,仅仅是想用这些手段逼走我们吧?”

    云昌浩开口道。

    周围的人顿时脸色纷纷变化起来。

    “什么,竟然是虚张声势?好深沉的心机啊!”

    “竟然用这种卑鄙的方法,现在华夏的年轻人,竟然都是这种素质吗?”

    “好家伙,险些就将我个蒙过去了,要不是云会长提醒,我恐怕根本就不知道!”

    “太奸诈了,怎么会有这种人存在,不能认输,一定要跟他比到底,看他最后怎么说话!”

    大家都纷纷指责道,都将张天逸之前的绝招,都当成了装腔作势!

    所有人都张天逸,憎恨鄙视到了极点。

    “张少……”

    覃启明在一旁有些纠结的说道,他现在都已经傻傻分不清楚,张天逸到底是真的牛逼,还是像这些人说的那样,分明就是在装腔作势的装逼了。

    但不管如何,只要两方真的爆发到了最后的冲突,不管是谁输谁赢,最后倒霉的,都绝对稍不了自己。

    他现在已经开始在想着,能不能提前找点关系,免得到时候被殃及池鱼了,会措手不及。

    “覃专员,这件事你不用操心了。”

    “我张天逸并非是锱铢必较的人,刚才我已经表示了我的善意,但现在是他们纠缠不清!”

    “我不惹事,但也从来不怕事,既然云大会长都已经这么说了,那我张天逸,也就只能奉陪到底了!”

    他转向了云昌浩,微笑警告。

    “云会长,希望你等会,不要后悔。”

    “呵呵,小张医生,我看说这句话的,应该是我才对,等会后悔的,应该是你!”

    “我倒是认为,现在你应该趁着你的牛皮还没有吹破,早点认输,否则等会儿,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收不了场!”

    “你要是现在认输的话,我可以做主,赌注的事情,咱们可以商量,只要你愿意当着所有人面,向各位之前对我们韩医的诋毁表示道歉,表示中医不如韩医,我可以当做之前的挑战,没有发生过。”

    云昌浩不仅仅没有丝毫悔改之意,反倒反过来对张天逸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