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0章:将韩医踩在脚下!

    说完之后,他再也不搭理众人,转身再次抬手,一枚银针瞬间飞起,贴在了指尖!

    “以气御针,以及凭风入针,都是状元十九针的基础手法,而烧山火,九重寒云,电转雷龙则是状元十九针的前三针,下面这一针,就是第四针,五行针!”

    他凝神屏气,整个人的精神,都完全集中了起来,仿佛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他的这一针落下的皮肤上,瞬间就有一道道丝线蔓延而出,如同一张小型的蜘蛛网出现在了皮肤之下。

    但在场的都是东方医学的高手,自然是一眼就看出,这些丝线,分明及时这部分血肉之中的血脉和经络。

    这正是东医宝鉴之中,关于真元五行针法总纲的说明,以针法之力,刺激五行元气在体内的流转,对于瘫痪中风一类的病症,疗效非同凡响!

    云昌浩一直都是真元五行针法上的顶尖高手,自然也可以轻松都看出,仅仅是这一针就可以说明,张天逸在针灸上面的实力,已经胜过了自己不知多少!

    其他的针法他可能还不能完全看清,但在真元五行针法上面的造诣,却足以让他清楚的看到,这一针,绝对没有任何虚假,绝对是完完全全的实力!

    但这一针的意义,绝对不仅仅如此!

    这一针如果是真的,那么其他的针法,绝对不可能是假的!也就是说,眼前这个小年轻,自己看来在正常情况下,连医学校门都没有走出的年轻人,竟然身负状元十九针这种巅峰的针灸绝学!

    当这一针落下的瞬间,云昌浩的内心,瞬间就猛的一紧,现在他终于确定,今天自己是绝对碰上硬骨头了,绝对是被自己给坑了,不仅仅是掉进了大坑,更是掉进了一条大河!

    他虽然无法想象,张天逸到底是从哪里学到的医术,又是如何在这么小的年纪之中,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将医术修炼到了这种堪称神迹的地步,但有一件事却是清楚的,那就是若是张天逸真的可以施展出状元十九针的话,那么惊天的比试,自己就绝对没有获胜的可能!

    若是这场比试自己代表的,仅仅是自己一个人的话,或者不会有任何问题,但现在,自己代表的可是整个韩医界,代表的可是全部的韩医,今天要是自己输了,那就代表着,整个韩医,都会被对手,踩在脚下!

    这个责任,自己绝对承担不起!这已经不是自己一个人的事情了!

    但现在,自己还有机会吗?

    他现在必须要想办法解决面前的事情,否则的话,今天之后,他就会是整个韩国韩医界的罪人!不仅仅如此,韩医,也会被华夏中医,从此之后,彻底踩在脚下!

    而在这个时候,张天逸已经刺下了第五针!

    “云大会长,你可是要看清楚了,这是第五针,化阳开!”

    张天逸再次开口,声音不大,却是如同一枚钢针,狠狠的刺入了云昌浩等人的心口。

    “这是第六针,清风须弥!”

    “这是第七针,运邪!”

    “这是第八针,镜生淤!”

    一连四针,每一针都是绝技之中的绝技,这处后方医院的医生和病人们虽然不怎么理解,但所有的为了这次比试专程赶来的韩医们,却是可以清清楚楚的认出来。

    这些,都是即便是在东医宝鉴之中,也仅仅只有记载和传闻的绝招。

    但张天逸却是将这些招式,一招一招的施展了出来。

    这让他们不得不震撼,不得不惊叹。

    不过,若是云昌浩等人知道,这些所谓的绝招,不过就是张天逸凭借对自己华夏古中医的理解,然后用自己传承而来的医术,将其复原以及提升,跟原本的针灸绝招,根本就没有任何关系之后,只怕连大牙都会被直接惊掉!

    第八针完成之后,张天逸暂时停了停。

    手掌一翻,一股修为从掌心喷出,融入之前的八枚银针之中,使得这八枚银针,都以不同的规律不同的速度,不但跳动。

    “怎么样,还需要继续比试吗?”

    “云大会长,咱们还有继续比试的必要吗?”

    “我是觉得,要是阁下现在就认输的话,或者丢脸,还不会丢的太多!”

    他轻轻呼出一口气说道,在针灸的过程中,他仔细想过,现在毕竟是救灾期间,若是自己真的将韩医打压的太过严重,而造成国际纠纷的话,受损失的,就不仅仅是韩医,自己虽然解气了,但如此庞大的灾区,少了一支救援力量,受到损失最大的,最终只能是巴国群众。

    虽然这些韩医恨不得天下所有东西都是他们发明的,虽然他们的贪婪已经成性,但基本的医疗水平还是不错的。

    总不能因为自己想要出气,就让巴国的医疗救援被拖了后腿吧。

    云昌浩干咳了一下,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已经闹的太大了,而且张天逸之前的表现如此明显清楚,在看到张天逸连续施展了状元十九针的八针之后,他已经有打退堂鼓的打算。

    要是继续比拼下去,的确是如同张天逸所说,他们的脸面,只能丢的更多。

    “云大会长,您是现在认输还是要怎么办?”

    “现在认输或者还来得及,但要是等我将针法全部施展之后,那结果,可就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张天逸双手倒背,淡然讽道。

    “云大会长你放心,赌注的事情,咱们可以商量,只要你愿意当着所有人面,向各位之前对中医的诋毁表示道歉,我可以当做之前的挑战,没有发生过。”

    “事实上,我从来都没有要与韩医作对的想法,只不过是各位欺人太甚,自取其辱而已。”

    “公道自在人心,韩医究竟是东方医学的正统,还是华夏中医的延续,事情再明显不过,还请各位从现在开始,不要在这件事情上,在多做评论!”

    “事实就是事实,事实胜于雄辩,各位若是不想再遭受今天这样的局面的话,以后还是夹着尾巴做人的好!所谓的韩医,在中医的博大精深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