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6章: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做奇迹!

    “怎么,看小张医生的样子,似乎对我的治疗结果,不怎么看得上啊!”

    “难不成,你还有更好的办法不成?”

    愤恨之下,他干脆在对张天逸的称呼上,加上了一个小字。

    “办法谈不上,只不过是对阁下的针法,有点意见而已!”

    “阁下针法十分纯熟,白环、合谷、中正、天元等等大穴面面俱到。行针果断精准,可谓是标本兼治,双管齐下!”

    听到张天逸的话,云昌浩的脸上,再度浮现出了傲然之意,其他人也纷纷点头。

    张天逸自己都如此赞叹,那就更加证明,真元五行针法的强悍程度了。

    “知道就好,既然知道了,那还不赶快认输?”

    “我告诉你,我老师的真元五行针法,绝对是现在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东方医学之中,最最顶尖的针法了。”

    “我好想记得,最近的十多年之中,有很多你们华夏所谓的中医大师,都想要来韩国求教,想办法学习这套针法呢!”

    金再友又一次蹦跶了起来,现在云昌浩所代表的韩医胜券在握,只要自己老师的心情好了,他自然也就可以借机恢复自己原来的地位。

    同时他也开始想象,张天逸等会狼狈的样子了。

    “是吗?你说的不错,不过,那都是以前了。从现在开始,只要有我张天逸在,这样的情况, 就不会再出现!”

    张天逸的脸上,浮现出淡然的微笑,一步步走上前,一边整理自己的银针,一边说道。

    “若是我没有看错的话,你在第三针的时候,就已经出错了,白环穴应当用跳针,但你的手慢了,七跳只做出了四跳。第六针的时候,应当用三寸针,但你却因为准备不充足,用了三寸一的针将就!”

    “还有第八针,那里是中正穴,穴位宽扁,需要用27号以上的针,但你却用了24号!”

    “还有第九针,第十三针,第十五针,第十七针,几乎所有的捻针,应该各自正反七周半,到你仅仅捻动了六周半,效果根本就没有完全发挥出来。”

    “还有最后的一针我就不说了,连穴位都没有看准,原本只需要三刺法,但被你用到了五刺才完成!”

    张天逸缓缓说道,开始的时候,一众韩医还不怎么在意,但随后,他们看到了云昌浩脸上不断落下的汗珠之后,立刻一个个都万分震撼了起来。

    从云昌浩的表情中,他们已经猜到了,张天逸即便是没有完全说对,但至少也说对了一部分!

    但是,这可能吗?这可是韩国第一针灸大师,施展的更是第一强悍的针法。

    过去的几十年之间,他已经用这种针法,救了无数的病患,经历了足够的考验,在他们看来,根本不可能出现任何出错!

    再说了,一个华夏的年轻小子而已,就算是医术不错,得到了高手指点,也不可能牛逼到这种程度吧!

    难道,都是蒙的?

    “哼,小子,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吗?你这么吹牛,谁不会啊!”

    “你们华夏的医术要是真的这么牛逼,那还需要来咱们韩国来求取医术?”

    “你就不要强撑了,该认输就认输吧!”

    金再友却是没有看到这些人脸上的表情,依旧指着张天逸的鼻子说道。

    但他刚刚说完,就发现周围的气氛,有些不对劲了,所有人都像是看着一个傻逼一样的看着自己。

    难道自己说的有什么不对吗?难道这个时候,自己不应该站起来嘲讽这个已经是必败无疑的华夏小子吗?

    难道这个时候,不应该是讽刺华夏中医的时候,践踏他们的时候吗?

    “光说不练假把式,小张医生,你刚才说了那么多,也不过就只能证明,你的眼力不错而已!”

    “但咱们之间赌注到底是谁赢了,跟你眼力好不好,根本就没有关系!”

    “你说了这么大半天,要是自己都做不到的话,那就什么用都没用!”

    “你要是做不到,就算是你说的再好,你都还是输!”

    云昌浩毕竟是老人,这种场面,并不能让他完全被吓住,所以很快,他就又重新稳住了情绪。

    不管张天逸说的多么牛逼,现在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想要赢,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让张天逸输!

    他已经想好了,你不是很会说吗?说谁不会啊!

    只要你敢动手,到时候,我也会找无数个理由,说你的漏洞!

    你这么年轻都可以看到我这么多的漏洞,我就不信了,你就不犯错?我就不信,我这都已经几十年的眼力了,竟然都还比不过你?就算是你没有犯错,老夫也要给你安几个错出来!

    反正这里我最牛,是不是错误了,都是我说了算。

    “我真是佩服你们的勇气和脸皮,都已经到了这种程度,竟然还好意思在这里胡说八道?”

    “见过嘴硬的,没有见过你们这么嘴硬的。”

    “说完做不到是吧,还抱着侥幸是吧,也行,我现在就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做奇迹!”

    对于这些人的挑衅和讥诮,张天逸并未在意。

    “你们不是说,他的真元五行针法,已经是你们韩医针法方面的巅峰了吗?”

    “你们不是说,没有哪个华夏中医,可以做到他那种程度吗?”

    “你们不是说,华夏的医术,仅仅是偷学了你们的皮毛而已吗?你们不是说,东方医术,只有你们韩国才是正统,只有你们,才有完整的传承吗?”

    “那我今天,也懒得跟你们多纠缠了,韩国第一针法大师是吧,韩国巅峰针灸之术是吧,真元五行针法仅有的传承是吧,那我现在就也用真元五行针法,跟你比试比试,到底是谁强谁弱!”

    张天逸整理好了面前的银针,大气双手倒背,目光在眼前这些脸上带着轻蔑的韩医脸上扫过,冷冷一笑。

    “你也用真元五行针法?小子,你就吹吧!就凭你,也敢在我老师面前施展真元五行针法?”

    “我告诉你,这种针法,全是接只有我老师这一脉,还拥有传承,你们华夏,全部都是胡乱杜撰的而已!”

    听到张天逸的话,金再友立刻嘲讽说道,旁边的其他韩医,也一个个都露出了无语的神色。

    真元五行针法现在只有韩医掌握,这是公认的常识,而且即便是在韩医之中,也都是云昌浩一脉,并且经过反复的审查之后,才可以学习修炼。

    外人根本就不可能施展出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