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2章:你们,让我太失望了!

    “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这是在胡搅蛮缠!”

    “你明明知道,他们根本就不可能自己进行治疗的!”

    云昌浩高声嘲讽道,他周围的一众韩医专家也纷纷上前查看,都纷纷点头,表示云昌浩的治疗,并没有任何问题。

    这在眼前来说,本身就是十分正确的处理方式。

    “阁下理解错了,我的意思并非如此!”

    “首先,咱们现在可是在比试,既然是比试,那么自然是需要尽可能的展示自己的医术的!难不成,这就是阁下的最大能力了?”

    “至于我说您的治疗根本就等同于没有,那还是之前那个原因,这里……是灾区!”

    张天逸缓缓笑道。

    “我之前都一直都在疑惑,为什么你们韩医所属的后方医院,总是会病床告紧,原来原因出在这里!”

    “要是每一位前线的医生,都像是阁下这么处理伤病员的话,那咱们后方的临时医院,最多两天,就会被病人挤满了!”

    听到张天逸的话,云昌浩的脸色立刻又再次难看了起来。

    “你这是什么意思?比试归比试,为什么要扯到临时医院上面来!”

    “难道不是吗?你们是医生,而且各位都还是所为的专家,但现在呢,你们做的事情,却是分诊员做的事情。要是这样的话,前面何必要派医生,只需要派一些护士不就行了吗?我相信,他们处理之血还有包扎伤口的本事,不会比阁下小吧!”

    张天逸继续说道,让云昌浩的一张老脸,顿时憋的通红。

    自己可是整个韩国都赫赫有名的专家,但现在,竟然被张天逸拿出来,与那些负责分诊的护士,相提并论!

    是可忍孰不可忍!

    “张医生,还请注意一下你的言辞!”

    “你若是再这么胡言乱语,我可就没有之前那么好的态度了。”

    他怒吼着说道。

    “你既然说的这么冠冕堂皇,那你来,我倒是要看看,你们华夏中医,在遇到这样的伤患的时候,到底该如何处理!”

    他满脸不服气的说道。其他的韩医也是纷纷点头,他们也觉得,张天逸这分明就是在没事找事做。

    “好,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我就让你们这些半吊子的韩医看看,我堂堂华夏中医,到底是如何,治病救人的!”

    “各位,好爸爸课堂,开课了!”

    张天逸一边冷笑,一边拍了拍手,然后带上了手套。

    “这位病人的手臂伤势比较严重,正常看来,最合适的处理方法,自然是截肢。不过,各位不要忘了,咱们不是西医!”

    “他的伤势虽然很重,但之所以咱们说要截肢,是因为灾区的医疗条件有限,无法确认受伤处内部的准确情况,再者,若是采取保守治疗的话,病情恶化的可能性会很大,而更加关键的是,以他现在的情况,若是采取保守治疗,需要十分周到的护理,但灾区护理人员十分有限,一旦他出现什么意外,将会拖累到一个人两个人,甚至是更多的人。”

    张天逸侃侃而谈。

    “我原以为,只有西医的医生,才会如此绝情,但想不到的是,你们韩医,竟然也这么没有人情味!”

    在说话的同时,他一抬手,十多枚银针都同时飞出,落在了此人的手臂上,手掌张开,轻轻一挥之后,所有的银针都嗡嗡的自行颤抖了起来。

    “以气御针!竟然真的是以气御针!”

    见到这一幕,云昌浩等人都纷纷瞪大了眼睛。

    他们之前听到金再友说过这件事,一直都以为是在胡说八道,毕竟不要说在韩国了,就算是在华夏,以气御针这种手段,已经失传了很多年,现在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再出现过。

    “我以九宝针术封住他精妙,然后再以五行精元针,帮助他修复神经,最后用云雷针诀,刺激他的肌肉恢复活力。三种针法齐齐一起施展,虽然不能让他的断臂恢复,但却可以稳定他的情况,让他有充足的时间,到后方进行手术,修复裂骨,只要手术没有什么大问题,最多只需要五天的时间,他们就可以下床,然后转移到大后方!”

    话音落下的同时,他在此人的手臂上轻轻一拍,所有的银针顿时自动飞起,被张天逸轻轻捏住,然后放在一边。

    “既然是做医生,那咱们的任务,自然是要全力保证伤患的身体完整了,能够不要截肢,那就尽量不要截肢!”

    “各位都是一方名医,但在治疗上,却不愿意尽全力,看来各位在韩国,也都是带着有色眼镜看人看管了,有钱有势就倾尽全力治疗,普通人就怎么方便怎么处理是吧?”

    听到张天逸的话,周围的韩医们,立刻一个个都脸色更加难看了。

    自己在国内是什么人,每一个那可都是名镇一方的名医啊,现在竟然被一个小后辈,在这里,被指着脑门教训!

    但他们又不得不承认,张天逸刚才,是真正的说中了。

    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自己这样的名医,若是是个人自己都上去,想方设法的全部治疗到底的话,那自己还不得累死?

    不过,张天逸才不会管这些人现在有多么气愤,他一转身,来到第二位病人的旁边。

    “至于这一位,那问题就更多了。”

    “他这样的伤势,咱们明明就可以将他治好,给他配药之后,让他自己离开就行,又何必多此一举,还要送到后方?看来情况还是跟之前一样,各位都是在韩国高高在上惯了,什么事情都喜欢交给下面的人去办。身为医生,做事,要细心,更要有耐心!”

    张天逸再度老气横秋的教训道。

    “还有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这个人有肺炎,难道云大会长就真的没有看出来?现在是什么天气,他的肺炎若是被忽略的话,用不了几天,就会加重病情,到时候说不定有生命危险!”

    “所以,在此人的诊断上,阁下不仅仅是没有完成基本的治疗,甚至根本就没有用心,连完整的诊断都没有做!”

    张天逸一面说着,一面再次施展针灸之术,刺入此人的胸口血脉,捻动银针,差不多十分钟的时间之后,病人原本沉重的呼吸,立刻变得轻松了起来,同时坐起身,咳出了几口带着厚尘土的浓痰。

    但在这之后,此人的状态,立刻好了起来,比起之前,不知道精神了多少。

    将所有的银针收起来,张天逸拍拍双手,看着云昌浩一行人。

    “说实话,我现在有些后悔,答应你们这些人的比试了!”

    “因为你们这些人,根本就不配来这里,在你们眼中,所谓的医术,不过就是你们博取名望的工具而已,你们从来都没有,认认真真的为患者想过,从来都没有想过,以患者的角度,来思考治疗的问题!”

    “你们,简直让我太过失望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