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6章:小伙子,得虚心!

    代表呼吸的线条,就在他手指指向的瞬间,从原本的一条平直的直线,瞬间就变成了一个大波浪!

    不仅仅是这一条线条,还有其他的线条,也是一样,在瞬间,就开始波动了起来。

    还有那些线条后面的一排排数字,也瞬间就闪动了起来。

    活了!竟然真的活了!

    所有人都狠狠的吞了一口口水,脸上的表情,全部都是惊骇。

    “金医生,您是要给我们看什么?”

    “哇塞,这位病人的生命特征好平稳啊,他是刚刚经历过手术吗?手术过后,竟然会恢复的这么快?”

    “太让人难以置信了,你们看看,这个病人的状态太好了,果然是医术非凡啊!”

    “咦?金医生,您要给我们展示的骗子在哪里呢?您不是说他吹牛吗?”

    “对啊,快给我们找出来吧,这种人,一定要好好曝光他!”

    记者们一边拍照一边说道。

    这一下,金再友完全愣住了。

    现在这么办?现在……好像自己又给自己挖了一个坑,搬起石头,又砸了自己的脚啊!

    现在自己该怎么说?告诉他们,张天逸就是这个骗子?

    麻痹的那眼前这个死而复生的病人又怎么解释?

    这一刻,他忽然就明白了刚才张天逸说,让自己最好不要打电话是什么意思了。

    原本张天逸把这个病人救活了,就屁事都没有了。

    但现在,自己找了这么多记者过来,他们怎么可能不刨根问底?

    那么结果就是,自己之前用针错误的事情,自己不听劝告让病人险些死亡的事情,还有自己为了落井下石找记者过来想要曝光张天逸的事情,全部都会暴露。

    麻痹的什么叫做自作孽不可活,这就叫做自作孽不可活!

    “金医生,现在,这些问题,就留给你自己给他们解释好了。”

    “不过是学习盗窃了一点皮毛而已,竟然就敢在我面前嚣张跋扈。”

    “我告诉你们,我华夏的医术,你们永远都学不完!”

    张天逸淡然说道,让金再友的脸色,还有其他韩国医师的脸色,全部都瞬间冰寒了起来。

    今天这个人,可是彻底丢大了!

    他们每个人的脸色,都渐渐变得潮红了起来,仿佛有无数的巴掌,在持续不间断的在自己脸上拍打。

    “小伙子,你若是真想学好针灸之术,就得虚心。”

    “你若是想要学好中医的精髓,就只能来我华夏!”

    张天逸手掌一拍,病人身上的所有银针,立刻全部飞起,被他精准的捏成一束,然后放在一边。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便是转身直接走出了手术室,与覃启明一起离开,头也不会,不带走一片云彩!

    一路上,覃启明都不敢说话,张天逸之前表现的太过神奇了,人都经死了十分钟了,他竟然也能够救回来。

    他现在似乎已经有些明白了,上面的人为何会让自己专门来负责这个医疗组的外交工作了。

    眼前这个年轻人,果然是神秘啊!

    年纪轻轻,竟然就拥有如此恐怖的医术,更加关键的是,不仅仅有这么强悍的医术,还这么的……有钱!

    “张少,那个……不会出事吧?”

    他有些忐忑的问道,经过刚才的事情,他连称呼都已经变了。

    “能有什么问题?他们敢有什么问题?”

    张天逸毫不在意的说道,眼中满是讥讽。

    “可是韩国人一直都十分自负,他们认为我华夏的中医,根本就是从他们那里学习过来的。”

    “您刚才打了他们的脸,他们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这里可是在国外,要是他们……”

    覃启明低声说道,作为外交官,他最不想见到的事情,就是国际争端了。

    虽然仅仅是医术上的,但那大小也是争端吗?

    而他的话刚刚说完,走在前面的张天逸的脚步就蓦然间一顿。

    “怎么了,张少?”

    覃启明还以为张天逸是被自己的话给说动了。

    “你说的不错,他们的确是不会善罢甘休。”

    张天逸道。

    “什么意思?”

    覃启明随着张天逸转身,立刻就发现,刚才被张天逸摆了一道的金再友,竟然已经跟了上来。

    不过此刻他的表情,明显带着不善。

    “张天逸,你给我站住!惹了事情,这么快就想要逃走吗?”

    金再友缓缓走了过来,冷笑着说道。

    “逃走?我为什么要逃走,应该逃走的,不是你这个医术不精治死了人的庸医吗?”

    张天逸笑着道。

    “庸医?哼,你说庸医就是庸医?你刚才的确是把他救活了,但谁又能够证明,那不是因为我之前的治疗产生的效果,只不过是效果出现的晚了一些而已!”

    金再友一脸窃喜的笑道,似乎之前的困境,现在已经完全解决了。

    “看来,你不仅仅是庸医,而且还是一名无耻的庸医。”

    “阁下不愧是韩国人,颠倒黑白的本事太厉害了,都到了这种时候了,竟然还能胡言乱语。明明就是治病治死了人,结果竟然还被你们说成了是功劳!”

    张天逸淡然说道:“那阁下现在来找我,是想要干什么呢?”

    “阁下刚才施展的阵法,是以气御针,修行通络吧?”

    “这种施针之术,明明就是我大韩民国最最高深的针灸之法,想不到竟然被你偷学了过去。”

    金再友盯着张天逸说道,眼神跳跃,带着几分轻蔑。

    “看来你不仅仅是一名无耻的庸医,而且还是一名无耻到了几点的庸医!”

    “不要说针灸之术是我华夏瑰宝,就连你们所谓的大韩民国,也不过是我华夏古代的后裔而已。”

    “偷学?就你们那点破医术,我堂堂华夏,需要偷学?”

    张天逸嘲讽的说道,旁边的其他青凰山医生,也跟着发出了冷笑。

    都说韩国恨不得天下所有的好东西都是他们发明出来的,此事果然不假!

    “你叫张天逸是吧,我要向你挑战!用医术向你挑战!”

    金再友说道,拳头紧握!

    “就你这样的垃圾医术,向我挑战,简直就是对我的羞辱。”

    张天逸冷笑道。

    “我已经告诉了我师父,他明天就会来这里,他要向你,发起挑战!”

    金再友怒吼说道。

    “我师父是我大韩国,医术最强悍的东方医学大师,他的到来,会让你明白,究竟哪里,才是东方医学的发源之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