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1章:你还没有让我学习的资格!

    这处医疗点的面积不少,不过幸运的是,因为这些镁国佬太喜欢享受,但偏偏又是太抠,所以办公楼的房间,都被他们的工作人员,瓜分的一干二净。

    所有的病患,都只能住在下面这些漏风的帐篷之中。

    所以这些房子倒塌之后,受伤最重的,反倒是这些镁国医生。

    “你们去救人,我四处转转。”

    再来到这里的瞬间,张天逸的灵识,就已经展开,发现这里的场面,虽然看起来十分恐怖,但因为楼层不高,而且这些医生的基本防护知识还是有的,后果倒并非是十分严重。

    原来的伤患都没有出什么事,他带来的这些人,完全可以稳住局面。

    而这个时候,听到了消息的秦启明也赶了过来,见到局面还算好,也算是大松了一口气。

    见到张天逸要闲逛,他干脆也跟在旁边,一来是想要多见识见识张天逸的风范,跟他多见识见识,二来也顺带给他做翻译。

    来到一间明显是刚刚搭建的帐篷面前,这竟然是一间手术室。

    从缝隙之中可以看到,几名黄皮肤黑头发的韩国医师,穿着手术服,正在里面做手术。

    “咦?竟然是在用针灸止血!”

    张天逸还没有怎么发现,覃宏明倒是先看到了。

    里面有几名客人在休息室候着,悠闲的看着杂志报纸。里间,一个身穿白大褂的中年男人正在给一名老年人做背部针灸。

    “敢在手术上面用针灸止血,看来对自己的本事,很是自信啊!”

    “我们去旁边的窗户,看看这些人的针法,到底如何。”

    两人凑到旁边的通风窗口,掀开一个小角,然后向里面偷看。

    当然,这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而已,以张天逸现在的本事,根本就不需要偷看,只要灵识展开,他就可以将实验室的情况,掌控的一清二楚。

    “两位,这里是手术室,请不要随意观看。”

    刚刚看了两分钟,里面的一名女医生就发现了,立刻过来驱赶。

    张天逸自然是听不懂,他只能指了指自己衣服上面的志愿者牌子,还有医疗救助的标志,当然了,还有胸口的华夏国旗。

    “原来你也是医生,既然是医生那就更应该注意一下了,我们大韩国的医术不能被外人随意观看,尤其是中国人,你们偷师的本事,太大了!”

    女医生再次开口说道,她竟然直接说起了华夏语。

    而且她的华夏语水平,十分不错,至少一般的华夏人,都是可以轻松听懂的。

    “我们也是过来支援的,没想到你们先到了,所以就想要看看,有没有什么,我们可以帮上忙的!”

    覃宏明赶紧接过话头说道。

    他一直都是做的外交官,对这种事情的处理,自然是手到擒来。

    在医学界,不经允许就观摩他人做手术是大忌,若是处理不好的话,说不定会引起双方的直接冲突。

    “对不起,我们大韩国的医生,医术都非常好,不需要你们帮忙!”

    “再说了,谁知道你们不是想要偷看我们的技术呢?你们华夏人最会偷奸耍滑了,把我们大韩国的古医术偷到了华夏,就成为了你们的中医!”

    女医生知晓了张天逸的身份之后,反倒是更加戒备和讥讽了起来。

    听到他的话,张天逸立刻就乐了,这些韩国人,还真是有些奇葩。

    恨不得地球都是他们建造出来的。

    “我不需要偷师你们的医术。”

    “而且我说实话,你们这位主刀医生的医术,也就非常一般而已,根本就没有偷学的价值。”

    张天逸冷笑一声说道。

    刚才看的时间虽然不多,但他里面的情况,他却是已经弄清楚弄明白了。

    里面这些人,实际上都是西医。

    但现在主刀的这位年轻人,却是明显的中西医结合,从他的施针手法上看得出,应该是已经在中医上,浸淫了不少的时间。

    不过在张天逸看来,他的针灸术,根本就没有学到家!

    “哼,你们懂什么?金医生那可是釜山医学院的高材生,他虽然年轻,但在我们这支队伍里面,医术可是顶尖的,而且精通针灸术,是我们所有人的偶像。”

    女医生立刻充满了戒备的说道。

    而在说到金医生的时候,更是双目泛光,显然是对这位正在做手术的年轻医生,心有所属。

    而在这个时候,那名年轻男医生,也看了过来。

    他叽里咕噜的说了几句话,女医生立刻就惊喜万分的跑了过去。

    两人再次叽里咕噜的说了一阵之后,那名金医生的脸色,立刻难看了起来。

    “你刚才说什么,我的医术很一般,根本就不值得你学习?”

    他竟然放下了手术刀,走到了窗前,十分不满的说道。

    而且他竟然也说的是华夏语。

    这让张天逸都忍不住在想,这些韩国人,是不是正在策划着什么大事,准备着要将华夏语,也去申请专利呢!

    “难道不是吗?你以为你的医术很好?”

    张天逸淡然说道,语气充满了不屑。

    “你又算什么?你们华夏人就知道吹牛放卫星,像你这样没自己没有什么本事,就知道说大话的人,我见的多了!”

    金再友鄙夷的说道。

    “哼,你这种人我也见得多了,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学到了一点半吊子的针灸术,就敢四处得意显摆,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张天逸背着双手,微笑道。

    “香珠,快让他们离开,不要打扰我们做手术。”

    “这些人,真是讨厌!”

    金再友似乎是很不想搭理张天逸,冷哼了两句之后,就转身离开,准备重新回去做手术。

    “金医生是吧,麻烦你等一下!”

    “我劝你立刻为你之前的话道歉,这样的话,我或者还可以指点一下你针灸上面的错误。”

    “不然的话,我敢保证,你这台手术,很快就会出事故!”

    张天逸淡然一笑,声音有些嘲讽的说道。

    “哼,你也会针灸?你知道吗,我在五年前,就开始用针灸配合手术了。”

    “在这方面,我金再友是专家,你就不要板门弄斧了。”

    金再友的脸色,立刻就有些难看了起来。

    这个华夏年轻人,竟然敢质疑自己的医术!

    “你现在,是不是以针灸之术,针灸他的金陵穴为他止血?”

    张天逸淡然说道。

    “这么远就可以看清楚我针灸的穴位,眼力倒是很不错啊!”

    金再友的眼神震惊了一下,但还是十分不屑:“不过你看出来了,你又能怎么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