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6章:如你所愿!

    啪!

    费钳整个人都懵逼了,脸上仿佛被人狠狠的打了一巴掌。

    打脸啊,讽刺啊,搞笑啊!

    老子废了这么大的劲弄出来的动静,竟然被你当成牙签一样扔在地上了?能不能不要这么明显的嘲讽人?

    他的脸青一阵白一阵,凄惨到了极点。

    接连两次都是直接被碾压,他也终于明白了,眼前这个人,根本就不是自己可以挡得住的存在。

    “我的死期到了?我的胆子不怎么样?”

    张天逸一挥手,砰砰的声音传出时,费钳的两条手臂,直接爆开,鲜血喷涌而出。

    费钳脸色瞬间苍白无比,痛苦大叫:“我的手,我的手,你废了我的手!”

    阮塘杰全身颤抖,冒出无数冷汗,头皮发麻。

    他忽然想起一件事,那就是若是当初张天逸也向自己这么一挥手,自己还有命吗?

    而郭云仙更是足足呆滞了十多秒钟,才渐渐回过神来。

    张天逸还这说动手就动手,杀伐果断,根本跟他的年龄不相符。

    但唯独费钳,似乎还没有想明白一切。

    愤怒还有现在的剧痛和羞愤,让他失去了理智。

    “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竟然敢在龙虎山的地盘上,废掉了龙虎山最优秀弟子的双手!”

    “我要禀告宗主,宗主一定会让你双倍奉还的,你的双手双脚,都会被砍掉!”

    他疯狂的吼道,身体一扭,一张白色纸符立刻就飘飞而出,自动燃烧,然后如同烟火一般,直接冲天而起。

    “你这是……通知你的师尊还有宗门高层吗?”

    张天逸皱着眉头说道。

    “怎么,你怕了?怕了也没用,你废了我的双臂,我就要让你变成人棍!”

    “你现在求饶都没有用,这是你必须付出的代价!”

    费钳咬牙切齿的说道,恨不得将张天逸,生吞活剥。

    “我张无忌会求饶?我只是觉得,这个时候你叫他们来,会非常失望的!”

    张天逸无语的说道。

    旁边的郭云仙也是一阵无语,她现在都懒得解释了。

    反正眼前这个傻逼,怎么解释他都不会听。

    “失望?明明就是你害怕了,不过你放心,我会让他们在下手的时候,轻一点的!”

    “因为这样……你痛苦的时间,就会更长一些……”

    费钳再度咬牙切齿的怒吼道。

    而这个时候,脚步声传来,李冲一还有一众高层长老,以及不少精英弟子都赶到了。

    “出了什么事!”

    看到现场凄惨的景象,李冲一立刻惊呼道。

    “启禀宗主,此人乱闯龙虎山,肆意伤人,现在更是废了弟子双臂,还请求宗主,为弟子讨回公道!”

    见到这一幕,郭云仙更加无语了,无语的转过身去,都不想看了。

    李冲一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那你认为,该如何才算是为你讨回公道?”

    “还请宗主将此人加注在弟子身上的痛苦,双倍奉还!请宗主砍掉他的双手双脚,将其囚禁于寒狱之中,被寒虫叮咬十年。”

    “唯有如此,方能一泄弟子心头之恨!”

    费钳道。

    “那好吧,如你所愿!”

    李冲一冷冷一哼的说道。

    费钳顿时大松一口气的说道,讥讽道看向了张天逸,仿佛已经看到了他凄惨嚎叫的样子。

    而下一刻,李冲一一抬手,一股无形的气劲,顿时冲出。

    但这气劲,却是没有冲向张天逸,反倒是冲向了费钳。

    在费钳的目瞪口呆之中,他仅剩的双腿,再次爆开,鲜血横流。

    他就像是一截树干一样的倒在地上,倒在了自己的血泊之中。

    “宗主,宗主你是不是弄错了,我说的是他,是让他成为人棍!”

    “我是弟子费钳啊,他才是那个外来者啊!”

    他快要哭了,自己让宗主砍了张天逸,结果宗主反过来砍了自己。

    自己想要让他成为人棍,接通过,却是自己成为了人棍!

    “你若是再说一句废话,我割掉你的舌头,让你成为一个连话都说不出来的人棍!”

    李冲一吼道。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费钳用最后的声音说道,他万分不解,李冲一为什么会这么做!

    “你想知道吗?你想要知道为什么吗?”

    张天逸淡然道,看向了李冲一,然后轻轻点头。

    “弟子李冲一,拜见师尊!”

    “弟子……拜见太上长老!”

    李冲一还有其他的一众长老以及精英弟子们,立刻纷纷躬身一拜,向张天逸恭敬说道。

    听到这些,费钳彻底傻眼了,树干一样的身体,用尽了最后的力量蜷缩起来,看着眼前的一幕,目光之中,全部都是不可置信。

    这是什么情况,师尊?李冲一的师尊?李冲一的师尊那不是已经死了上百年了吗?

    还有太上长老?这又是什么情况!

    龙虎山什么时候,又蹦出来一个太上长老了?

    好吧,就算是有,张天逸是谁,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而已,怎么一蹦就成了太上长老了?

    “愚蠢的废物!现在该你了。本来想放过你一命,但你自己非要找死!”

    “既然如此,你们两个,都去死吧!”

    张天逸冷哼一声,双指并剑,一道劲气喷发如剑,来到阮塘杰和费钳的面前。

    “不,你不能杀我,我只不过是受了他的蛊惑而已,我罪不至死!”

    费钳赶紧求饶,虽然现在自己成为了人棍,但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手脚没了,但他有符术炼魂术在身,并非就像是其他人一样,无法生存了。

    “大爷,大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放过我吧,把我当成一个屁,给放了吧!”

    阮塘杰也是一脸的懵逼,到现在都还没有真正搞清楚状况,但他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先求饶了再说!

    “罪不至死?李冲一,你看看这个是什么!”

    张天逸冷冷一笑,一抬手,将一枚玉佩项链,扔给了李冲一。

    “这是……这是噩运符!”

    将这玉符仔细看过之后,李冲一立刻脸色大变。

    这枚玉佩,自然是张天逸,从艾琳那里取来。当时第一眼看到,他就知道,玉佩有问题了。

    “私用禁符,为祸俗世,你二人,都该死!”

    李冲一气得胡子高高翘起,狠狠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