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7章:疯狗在跟谁说话?

    “原来如此!”

    虽然一时之间对暮云深没有什么印象,但元老爷子还是十分客气的说道。

    “不过,既然小兄弟你的医术如此惊人,那你来龙虎山,又是为了什么!”

    “我原本是来找龙虎山求取仙丹灵药,延续性命的,虽然说一把老骨头,早就该死了,但家族的一些事情还没有完成,所以只能想办法,再多拖延一段时间,今天要不是遇到你,恐怕我还来不及上山,就已经没命了!”

    老爷子十分感叹的说道。

    “元老,实际上你的病,根本就不需要来龙虎山,若是您老愿意相信我,我可以给您开一个药方,只要您回复之后,按时服用,其他的我不敢说,再添十年阳寿,应该没有丝毫问题。”

    张天逸淡然一笑的说道。

    老爷子自然不会拒绝,立刻就让身边人取出纸笔。

    张天逸写好药方之后,老爷子立刻就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

    “那就多谢小张了,不过,老朽还有个不情之请啊。”

    他一边说着,一边一伸手将自己身后的中年男子拉到了前面。

    “这是我的儿子,我元家已经四代单传,但到了他这一辈,却在一次车祸之中,伤到了根本,虽然捡回来了一条命,但今生却再也无法生育。”

    “这次来龙虎山,除了想要缓解我的病症之外,另外就是先要求取仙丹灵药,为他治疗,不知道小先生你有没有办法……”

    老爷子的意思十分明显。

    张天逸自然不会拒绝。

    “这个好说,让我先看看。”

    张天逸装模作样的拿起中年男子的手腕,但灵识却是已经透入其体内,很快就将他的情况,了解的清清楚楚了。

    “他的情况,并不严重,实际上是当初的手术没有做彻底,导致了血脉不畅,气血渐渐衰竭而已。”

    “这种症状,咱们的现代仪器,很难彻底检查出来,我还是开一个药方,一日三此,最多三个月,必定会有好消息的!”

    将药方交给老者,张天逸同时取出了银针,在这中年男子腰间突刺几下之后,后者原本有些虚浮的脸色, 瞬间即精神奕奕起来。

    这一幕被周围过路的不少人看到,立刻纷纷眼前一亮。

    张天逸虽然看起来十分年轻,医术却是非同一般。

    既然他愿意出手治疗,而且看起来好十分好说话,那自然有人,不想去龙虎山去花这个冤枉钱了,不少人立刻凑过来,让张天逸帮忙诊治。

    张天逸今天的来的目的,本社就是要砸场子,这种事情,自然不会拒绝。

    于是乎,他干脆就在青石山道的旁边,找了一个小平台,直接出手,各种手段齐齐施展,一些不是很严重的病症,立刻就让他们基本上直接康复,而一些比较复杂的疑难杂症,则也可以在短时间之内,就有了极为不凡的疗效。

    这样立竿见影的治疗效果,顿时让很多人直接中途折返,不再上去龙虎山,而是准备回去实验一番之后,再做决定了。

    反正张天逸的药方也不要钱,而且上面的药材也不是十分贵重,只要不是要命的急诊,多等个几天时间,看看效果,自然是有害无益的。

    不仅仅是后面的求医者都过来让张天逸诊治,还有已经登山的人,也纷纷折回,让张天逸诊疗。

    而经过一番诊断之后,原本要上山的人,竟然已经返回了十之八九,剩下的已经寥寥无几了。

    而就在张天逸准备收拾,继续登山时,一个叫喊声,却是远远的传了过来。

    “喂,你等一下!”

    顺着声音一看,只见一行人正在快步向自己走来。

    走在前面的,是赢三十岁左右的年轻男子,样貌还算帅气,穿着也十分时尚,全部都是名牌。

    而在他身后,则是七八名年纪不一的西服男,这些人每一个都身材健壮,肌肉发达,步伐沉稳,而且目光十分犀利,一看就知道是身手不俗的保镖之类。

    尤其是其中一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气势最为深沉,张天逸一看之下,竟然是一名内力中期的高手。

    这些人正慢慢的护着一名少女,缓缓而行。这少女不仅仅身材美妙,虽然带着一副大墨镜,还有帽子,但就还是遮盖不住她清新的容貌,绝对是一个实打实的美女,有一种女明星的味道。

    不过,当张天逸看向此女时,却是立刻忍不住的眉头一皱。

    此女眉头紧缩,走路一瘸一拐,即便是有旁边的保镖搀扶,走的依旧十分缓慢。但张天逸看到的却并非是这些,在前者的眉心之中,有一片他人看不到的黑色印记,正在不断的闪动。

    真是这枚黑色印记的存在,让此女看起来,充满了一种冰冷以及阴森之感。

    不过,在他一眼扫到了此女脖子上挂着的一枚观音玉佩之后,张天逸立刻就无语的摇头,暗自叹了一口气。

    “喂,那个谁,你等一下,快帮她看看,她被蛇咬了!”

    年轻男子走到跟前,一把就将一直站在张天逸旁边看他诊断的元老爷子掀开,然后语气不善的说道。

    “快点的,她要是出了什么事,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张天逸眉头再次一皱,此男的语气倒是没有什么,张天逸早就见怪不怪了。

    但他针对元老的态度,却是让他十分不喜欢。

    “疯狗在跟谁说话?”

    张天逸轻轻摇头说道。

    “疯狗当然是在跟你说话了!”

    年轻男子,想也不想的说道。

    元老立刻哈哈一笑,就连刚才还皱着眉头的少女,竟然也忍不住的噗嗤一下,更不要说那些保镖了。

    “知道自己是疯狗就好。”

    张天逸淡淡道。

    “你……你竟然敢骂我是疯狗?”

    直到此刻,年轻男子才反应了过来,怒目而视的吼道!

    “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竟然敢跟我这么说话!”

    “我叫阮塘杰,我可是新北阮家的人,我爸,那可是阮家阮天晟!”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