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5章:易长老又吐血了!

    但就在此时,就在他怒火爆发,精神分散的瞬间。

    杀机,从天而降!

    张天逸手中长剑,如同一把冲天的火炬,从虚空之中,蓦然间杀出,瞬间就已经落在了他的头顶。

    这一瞬间的杀机之强,让他忍不住的浑身一抖,哪里还顾得上去思考张天逸同马九狼狈为奸的事情,只来得及猛的吸一口气,将刚刚收拢的修为,再次轰轰展开!

    不管你们有没有奸情,本长老先将你轰杀了再说!

    不管你们之间有没有猫腻,先灭了你再说!

    恐怖的修为再次展开时,他的眼中,再次有金芒射出,身后的剑气,又一次开始了疯狂的凝聚,剑气冲天!

    狂风掀起,地面轰隆!

    一瞬间,他就将所有的攻势,都展开到了极点,向着张天逸的攻势,迎了上去!

    张天逸的攻势在他来说,根本就不堪一击,他现在已经不去想喷血的事情,就算是喷血,他也要将张天逸,杀了再说!

    但偏偏就在这种时刻,偏偏就在他又一次蓄满了全身修为的时候!

    张天逸,退了!

    又退了,又消失了!又一次,直接从他的视线之中,消失不见了!

    这一瞬间,易长老都快要疯了,都快要被张天逸的这种身法,给折磨的疯掉了!

    又一次,他只能强行将修为收敛回来。

    又一次,在憋屈无比的情况下,在强行压制修为的情况下,又一次,他对自己,造成了反噬!

    噗,又是一口一口鲜血,恰到好处的吐了出来。

    整个演武场,这一瞬间,又一次,轰然炸开了锅。

    又吐了!易长老又吐血了!

    神了!简直就是神了!

    张天逸碰到了易长老,易长老也会吐血,张天逸没有碰到易长老,易长老还是会喷血!

    反正就是吐血!

    到了此刻,众人都要忍不住的怀疑,今天的易长老,是不是得了肺痨肺结核,是不是有了什么不治之症,不然的话,怎么可能,随时随地都吐血呢!

    能够看得出此时此刻易长老所有的憋屈的,只有马九一个人!

    但他此时此刻,也着急的快要吐血了。

    自己的确是已经看出来了,的确是已经发现了张天逸的诡计。

    但他不明白的就是,为毛这个时候,无论他怎么传音,这个易长老,就是不搭理自己呢!

    怎么看,他怎么就像是已经杀红了眼呢!

    “这是你教他的吧,别人绝对不会这一招!”

    演武场旁边,叶梓蓓凑到白小妖的耳边,低声说道。

    “你看出来了?怎么样,这一招十分牛逼的吧!”

    白小妖一脸自豪的说道。

    “这种吓唬人的小手段,除了你,还有什么人想得出来?”

    叶梓蓓无语的说道。

    “小手段?我告诉你,这可不是什么小手段,虽然看起来简单,但我教过很多人,银环还有凌波都学不会,青凰山那一帮子人,同样也学不会!”

    “迄今为止,只有他学会了!”

    白小妖一脸不忿的说道。

    “对对对,只有他学会了,而且还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现在连化境高手都被他唬住了!”

    叶梓蓓无语的说道,但旁边的冯芊芊等人,却是再度掩口一笑,对于场中发生的一切,并没有任何意外的样子。

    但他们不意外,周围的峨嵋弟子,却是一个个意外到了极点!

    他们想不到易长老此时此刻,究竟是遭遇了什么样的一种状况。

    他们只能看到,之前易长老只要跟张天逸一碰,就会吐血。

    然后现在,张天逸展开了身法,像一只猴子一样的在易长老的周围,上蹿下跳。

    而每跳一下,易长老就会喷出一口血。

    每跳一下,易长老就会又喷出一口血!

    而就在所有人,都还在一脸懵逼,不知易长老到底是在搞什么名堂的同时。

    易长老这里,已经快要疯掉了!

    没有一个人吐血吐到这种程度还能坚持得住的!

    随着他不断的压制修为,爆发修为,他的经脉已经快要承受不住,全身的肌肉,都开始出现了无力的酸痛。

    他现在的脑袋已经一团乱麻,根本就没有办法冷静下来想事情。

    口中喷出的鲜血,已经让他的意识,越来越迷乱,让他的修为,越来越混乱,让他的心情,越来越崩溃!

    化境对空冥,这种原本就是没有任何悬念的战斗,竟然打到了自己如今这种诡异的场面。

    他现在虽然看起来气势汹汹的,但实际上,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一半是被自己修为反噬的,另一半,完全是被自己吓的!

    而这个时候,张天逸身形一闪,再度出现在了应长老的面前。

    “好了好了,之前咱们已经玩够了!”

    “应长老,咱们现在开始正式切磋吧,您一定不要心疼我,一定要好好给我几个教训!”张天逸淡然一笑,严肃认真的说道。

    他的眼神之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无辜,仿佛之前发生的一切,都跟他毫无干系!

    “噗!”

    张天逸话音刚落,应长老那里立刻全身一震,双目瞬间赤红。

    一股夹杂着形容热气的鲜血,顿时从其口中,喷发而出。

    随后其双目猛的一鼓,全身的气势,如同泄了气的皮球,急速的干瘪了下来。

    还有他身后,那一道悬浮的百米剑气虚影,也轰然一震之后,渐渐开始了消散,很快就无影无踪。

    噗噗!

    应长老一脸憋屈怨恨的不断后退,踏出一步,口中就有一口鲜血喷出。

    他的脸色急速化作了惨白,气息更是急速的跌落,气势不断削弱。

    一直到他退到了演武场的边缘时,他整个人仿佛失去了全身的力气,如同面条一般瘫软下来,直接仰面倒了下去!

    “这……应长老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张天逸脸上露出几分惊讶,似乎是对易长老如此的一幕,十分不解。

    但正当所有人都以为,他是要冲过去,扶起易长老的时候。

    他的步伐,却是忽然在半途一顿,然后施施然的蹲在了那一堆灵器旁边,眼冒精光的开始拾掇起来。

    “要放水也不是你这么放水的呀,你看人家都看出来了。”

    “你放水放的这么明显,你叫我以后,还怎么做人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