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1章:以此为界,踏入一步者,死!

    一剑出, 火龙现。

    剑芒还未彻底降临,裴灿就已经承受不住这种压力,身体崩溃,发出了惨叫。

    当剑光闪现,从他身上一扫而过之后,裴灿整个人,就已经直接,消失不见了。

    只有一片黑色的灰烬,在空气之中,缓缓沉降。

    张天逸的一剑,竟然是直接将此人,焚烧成为了虚无!

    咻!

    一剑未落,一剑又起。

    张天逸将神炎剑倒背,左手抬起,刚刚从地面拔起的青蛟剑,立刻绽放出耀目的青芒。

    他手持青蛟剑,在周围随意的一划,一道圆形的青色剑芒,立刻绽放而出。

    轰隆,轰鸣回荡之中,整个大地一瞬间猛的颤抖了起来,以张天逸为中心,一个直径至少一百米的巨大沟壑圆圈,瞬间出现。

    这条剑气扫开的壕沟,至少有三米宽,两米深,如同一条护城河!

    几名正在向张天逸冲来的峨嵋门人,来不及收手,其双腿被剑气扫中,直接化为血雾消失不见。

    恐怖的杀机,仿佛可以斩尽天下的气势,立刻让其他正在冲过来的人,瞬间止步。

    张天逸冷冷一笑,一手神炎剑,一手青蛟剑,持剑而立,傲视群雄。

    “比武决斗,生死由天!若是死了,只能说你本事不够。”

    “不管是你峨嵋,还是我张天逸,都必须遵循一个道理,那就是要愿赌服输。”

    “以此为界,踏入一步者,死!”

    站在峨嵋的山门前,在无数武道高手的注视之中,张天逸之前峨嵋众多门人,高声狂吼,霸道至极!

    静!

    整个场面,再度静止了下来,原本还群情激愤峨嵋门人们,一个个都咽了咽口水,不敢再有丝毫动作。

    他们毫不怀疑,若是自己在踏出一步,张天逸的剑,就会将他们的性命,收割!

    张天逸就这么一人站在峨嵋山门之前,让所有的峨嵋门人,都不敢有丝毫动弹!

    他就如同是一座雕塑,坐落在那里之时,绽放出无穷无尽的威压,让所有人都胆战心惊。

    观战的人群的呼吸,渐渐急促了起来。

    他们不是没有看过古武者之间的决斗,不是没有见识过胜败, 更不是没有见识过生死,但像是今天这种样式的战斗,却是前所未有。

    对方是谁,峨嵋的超级天骄,峨嵋七子之一,在全世界,都富有盛名的大天才。

    不仅仅修炼有峨嵋的超强修真功法,而且还拥有灵器神兵护身。

    但这样的人,却依旧还是被张天逸,轻而易举的击败,甚至杀成了碎片。

    这是何等的牛逼,这是何等的风骚!

    这是如何的霸气侧漏!

    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吞了吞口水,今天这一战,几乎没有人认为,张天逸会是寒剑的对手,大半的人,都在等着看张天逸的笑话。

    还有不少人,甚至都在计划着,一旦张天逸被杀掉,他们该如何尽快去开始瓜分以及围堵青凰山,围堵无忌集团。

    张天逸的崛起,让他们羡慕,但更加让他们嫉妒以及嫉恨,所以他们实际上,很想看到这样的一个神话,在自己的面前陨落。

    只有如此,他们之中的很多人,才能够宽慰自己自卑的心情。

    但在最后呢,寒剑败了,峨嵋七子之一败了,张天逸赢得了战斗。

    不仅仅是胜了,而且还是完胜。

    这一战之后,不出意料的,青凰山无忌仙宗,将会变得更加强悍!

    不少人看着张天逸,仿佛看着一个怪物一般。

    麻痹的这架到底是怎么打的,麻痹的你一开始 出现不久开始吐血了吗?怎么你本来是你在吐血,后来反倒是寒剑吐了起来。

    而且你自己吐着吐着屁事没有,但反过来,寒剑却是吐着吐着,把自己给吐死了。

    知道现在,所有人都没有搞明白,寒剑到底是怎么开始吐血的!

    要知道在开始战斗的时候,他身上,明明没有任何其他伤势的。

    不过在所有人惊骇的同时,肖紫玉的眉头却是紧紧皱了起来。

    不仅仅是他,还有张朝栋等人,也是一个个脸上泛起了阴云。

    张天逸取得了胜利这件事的确不假,但峨嵋却是未必会就此罢休。

    毕竟在这一战之中,峨嵋的天才陨落,而且还是在峨嵋山门前,即便是这是决斗,但峨嵋的脸面,毕竟是在这一战之中,直接扫地!

    “准备一下,若是峨嵋不甘心,不愿意放人的话,我们也只能出手了。”

    “不管如何,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天逸给我带出去!”

    张朝栋低声向旁边的人吩咐道。

    张天逸虽然不是他的亲外孙,但现在张家的崛起,却是全乎系于他一人身上,两者可谓是同根共命,唇亡齿寒,若是张天逸出了什么意外,接下来,立刻就会轮到张家。

    而只要张天逸还在,那就是一种无法预测的震慑,即便是自己这些人死光了,也不会有人,敢轻易的对张家出手。

    而就在此时,所有人都忽然间眉头一皱,感受到了一个强悍的力量,正在徐徐靠近。

    张天逸同样也感应到了,而且这股力量的强悍程度,远远要胜过之前,寒剑的修为威压!

    他的视线,最终直接落在了峨嵋的山门之内。

    在那里,一名手持一杆玉笛,容貌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青年男子,缓缓走来。

    他的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

    但这笑容,落在其他人眼中之时,却会不由自主的感受到一股沉重的压力,让人不由自主的,就会全身冒出无数的鸡皮疙瘩。

    甚至有人,不由自主的,就打了一个寒颤。

    他一步步,闲庭信步一般从山门之中走出,看了看一片狼藉的战场,丝毫都没有放在心上,眼神之中,带着与之前寒剑一模一样的高傲以及轻蔑。

    “张天逸是吧,的确是有些本事。”

    “你说的不错,比武决斗,生死由天。寒剑他自己本是补济,也算是死得其所。”

    此人站在张天逸划出的沟壑圆圈的边缘,一抬手,就让那些之准备围攻张天逸的峨嵋门人们,一个个都脸色崇敬的后退,虽然依旧愤怒,但却已经将杀机直接收敛!

    “不过,那是上一场战斗了。现在嘛,我乃是峨嵋七子排行第六,傅宽,我要向你,发起挑战!”

    “你可以拒绝,但你若是拒绝的话,我可以认为,你就是看不起我,就是在扫我的面子,就是故意招惹我,故意……冒犯我。”

    “我记得你之前说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杀人,是吧!”

    他的嘴角微微翘起,一股杀机,瞬间如同寒潮,急速涌开,席卷八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