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7章:我就偏偏要战,偏偏要胜!

    在这样的气势之下,所有人心头发颤,他全身的锋芒之气,比之之前, 强悍了何止十倍!

    而张天逸那里,原本崛起的气势,此刻却是开始风雨飘摇了起来。

    “这才是峨嵋高手的真正实力吗?”

    “那是当然,你以为峨嵋强悍的仅仅是修真道法?灵器,才是他们最强大的底牌。”

    “有灵器在手,寒剑的攻势,强悍了何止数倍,张天逸,绝对不会再有任何机会了。”

    “哼,那可不一定,你们怎么知道,张天逸就没有灵器呢?我可是听说,在药王谷的时候,药王谷老祖的灵器,就被他得到了吧?”

    “那又如何,说到底,那依旧还是会失败。在华夏,在整个东方,峨嵋的修真道法,都是绝对没有任何敌手的存在。”

    ……

    周围的人都纷纷议论道。

    唯有张天逸一方的高手们,都没有说话,而是目光严肃的看着战场。

    而很快,他们的心态,就稍稍放松了下来。

    因为面对如此强悍,已经拿出了灵器神兵的寒剑,张天逸的脸上,并没有任何慌张之色,依旧是淡淡的笑容,显然是并没有将此刻的寒剑,放在眼中。

    “我实在是想不通,你究竟是哪里来的自信!”

    “一把剑,就能够让你牛逼起来了?”

    张天逸这个时候,依旧还是淡然轻松的说道。

    而听到他如此嚣张的话,周围的人,顿时纷纷再次摇头。

    张天逸就是张天逸啊,随时随地,不管什么时候,都不会忘记装逼。

    自己都受伤吐血了,人家都已经拿出了灵器神兵了,你竟然还在这里嘲讽。

    不管你实力到底如何,到最后的到底能不能取得胜利,首先你这气势这心态,绝对是已经赢了!

    “张天逸,你的心态倒是很好,都这种时候了,竟然还能笑得出来。”

    寒剑同样是冷笑说道。

    “你说你想不通,实际上,我也想不通,我想不通,你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

    “你该不会以为,你今天还会有胜利的机会吧?”

    寒剑大笑,看向张天逸的眼神如同在看一个白痴。

    “你是笨呢,还是愚蠢呢?”

    “既然是比斗,那当然就有胜有负了,别说是我了,就算是一只蚂蚁来和你战斗,它也是有机会胜利的吧。”

    张天逸嘿嘿一笑的说道。

    “狂妄!给你几分颜色,你还想开起染坊了是吧。”

    寒剑双目如剑,冷冷的说道。

    不过下一刻,他的眉头忽然一皱,怒火再度滔天而起。

    “你什么意思,你竟然敢骂我,连一只蝼蚁都不如?”

    “呵呵,这可是你自己承认的,我什么也没有说。”

    张天逸的笑容更加灿烂了,而肖紫玉以及凌波两人则是无语的摇头,要是比嘴皮子厉害,十个寒剑都不是对手。

    他现在跟张天逸在言语上纠缠的越多,吃的亏也就越多。

    而且还有更加无语的事情,那就是张天逸现在,正在疯狂的汲取体内膨胀到药力,世家拖的越久,他的状态就越好。

    所以现在,张天逸根本就不怕寒剑拖延时间。

    “好好好!张天逸,你等着,我等会儿 要将你的嘴巴撕下来,喂狗!”

    寒剑在言语上吃了大亏,脸色已经阴沉到了极点,迟迟无法完全压制张天逸,反倒是被张天逸,反复的讥讽,已经让他的脸面,丢尽了!

    站在原地,直接敞开胸怀,背负双手。

    “呵呵,牛逼不是吹出来的,你要是真有本事,先做到了再说。”

    张天逸有些讥诮的看向了寒剑。

    “我知道你们很多人都以为,我张天逸今日必败无疑,认为我是狂妄,认为我是嚣张,更加认为我是鸭子死之前,嘴巴硬。”

    “但是,现在,我张天逸要趁着这个机会,告诉所有人,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是什么势力,哪怕是峨嵋,只要你敢来招惹我,敢来威胁我,敢来伤害我,我张天逸,就会让你付出代价!”

    “你让我痛,我就让你痛,你让我伤,我就让你伤,你想让我死,那么不好意思,我就只能,让你死!”

    张天逸纵声狂笑说道。

    他今天之所以一定要与峨嵋高手一战,不仅仅是为了自己的那个计划,更加是为了,再给所有人一个震慑 ,让他们知晓,青凰山,不可犯,无忌仙宗,不可犯!

    尤其是自己的亲人和朋友,不可犯!

    在说话的同时,他也自己的储物袋中,取出了神炎剑。

    这柄神剑原本是药王谷老祖之物,但落入自己手中之后,才真正展现出他恐怖的威能。

    轰!

    神炎剑出,一股恐怖的炽热之力,瞬间爆发,与寒剑那里的冰寒杀机,形成了正面的碰撞,很快就分庭抗礼,然后反向开始了压制。

    张天逸的脚下,一层层如同岩浆一般的火焰,不断爆发,层层荡开,使得张天逸此刻,如同从火焰之中,走出的战神。

    “我张天逸,从来没有主动招惹过峨嵋丝毫,甚至还可以说,是能忍则忍!”

    “但似乎是因为我的隐忍,让峨嵋与药王谷之类一样,恃强凌弱,反复对我出手。”

    “我现在再告诉你们所有人一次,我张天逸有丹药有丹方,但那是我张天逸自己之物!你们想要,可以付出代价来换取!”

    “你们可以来要,我也可以不给,但若是有人想要强取,那不好意思,我就会收掉你们的性命,作为赔偿!”

    张天逸手握神炎剑,纵声狂笑,豪迈之气,不断爆发,直干云霄!

    “你们峨嵋以为我不敢战是吧,我偏偏要战!”

    “你们都以为我张天逸必败是吧,那我就偏偏要胜!”

    “峨嵋的脸面,不容亵渎是吧,那就偏要亵渎,我不仅仅要亵渎,我还要杀你的人,抢你的地盘!”

    张天逸的声音逐渐冷了下来!

    “还是那句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杀人!”

    “今日,我就要当着天下人的面,告诉天下所有人,不要……挑战……我张天逸的……底线!”

    话音落下的数年,他手中的神炎剑上,炽热的火焰,再度喷发,火焰的爆裂声,如同巨龙发出嘶吼。

    随着这火焰的爆发,张天逸身上的气势,再度勃然爆发,如同一柄绝世利剑,傲气凌天,争锋天下!

    而下一刻,一人一剑,火焰如同,剑气如浪,直奔寒剑!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