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6章:有便宜不占,那是傻子!

    “你确定,都拍下来?”

    “这里有很多东西都对咱们没有什么用处的,纯粹是用来显摆的。”

    “这么大的宝石,戴着重都重死了。”

    付云岚有些不理解的说道,但手里的速度,却是丝毫不满,不断的举牌,不管是有用的没用的,全都拍下来再说。

    同时她也在心中疑惑,这些东西的价格,为什么会这么便宜。

    她也更加在疑惑,为什么所有的东西,只要是自己一出手,就没有人再竞拍了。

    “管他那么多,先拍下来再说嘛,就算是咱们没有用,拿回去随便一转手,就可以挣一大笔钱。”

    “人家送上门来的,不要白不要,要了也是白要!”

    张天逸满不在乎的说道,手里把玩着那张金色的卡片,似乎是从这上面,感受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好,那就买,反正这么便宜。”

    付云岚狠狠的点了点头,深以为然,有便宜不占,那是傻子。

    买买买!

    不停地的买!

    于是乎,拉砍湖拍卖会,从成立以来,最为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今天的拍卖会,仿佛成为了一个人的专场,从头到尾,没有其他任何人拍卖到任何物品,全部都被张天逸一个人收入了囊中。

    而且更加诡异的是,除了最开始的几件东西,价格十分离谱之外,剩下的所有拍品,竟然全部都是用底价拍下来的,在拍卖行,底价,那就与白送,没有多少区别!

    在场的参与拍卖的所有富豪以及超能者高手们,倒是没有什么,他们顶多就是拍不到东西,当成看戏一样而已。

    但拉砍湖拍卖行的老板们,却是一个个都懵逼了,后台那里,几乎都是一片哀嚎。

    亏大发了,亏大发了。

    这一次的拍卖,几乎把他们这几年的利润,全部都赔了一个底朝天!

    唯一高兴的,只怕就是阿卡嘉尔了,眼看着拍卖就要结束,张天逸这尊瘟神,就要送走了。

    至于钱财, 对于他来说,根本就是一个普通的数字而已。

    他来参加这个拍卖会,一方面是想着要交换一些自己需要的物品,而另外一方面,将自己找来的一些宝物,换成现金,用来款待自己手下的人。

    他虽然是独来独往,没有任何的宗门以及家族依附,但他既然是以修炼为主,那么自然就不肯能所有的事情,都需要自己亲自动手。

    尤其是一些凡俗的琐事,哪怕是自己修为再强大,再高超,在现代社会的背景下,也有一大堆的事情,需要处理。

    比如自己的亲人什么的,都需要照顾。

    俗话说的好,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自己虽然是孤家寡人,自己的前面虽然没有宗门,没有组织,也没有家族,但在自己身后,却是因为自己的存在,崛起了一个庞大的团体。

    这些人的一些事务,都需要培养的一些下属去处理。

    “哎,结束了,终于结束了!”

    “这种人,这种强盗,老夫一辈子,都不想再跟你见面。”

    看到最后一件原本至少都要拍出十多个亿以上的宝物,最终被张天逸以不到一千万的超低价买走,而且下面的美女主持人终于宣布今天的拍卖结束,他终于再次送了一口气。

    虽然今天晚上,自己损失了一些药材,同时又损失了不少钱财,但总算是避免了与这个碰瓷犯的接触。

    张天逸在这里,多留一点时间,他就觉得,自己的心脏,会多受一些压迫。

    要是这么长时间担惊受怕下去,自己说不定,会被搞成心脏病高血压!

    不过很快,他脸上的笑容,就僵硬了下来。

    因为他发现,在拍卖会结束之后,张天逸竟然并没有要立刻离开的意思。

    整个拍卖行的人都在缓缓撤离了,张天逸竟然依旧是毫无动静。

    “他……他这是什么意思?”

    “他现在还不走,还想干什么?”

    拉卡嘉尔有些懵逼的向旁边的小年轻问道。

    “那个……那个老祖,之前交易会的东西,都还没有过手呢……他们自然是……不会现在就离开的!”

    旁边的小年轻有些尴尬的说道。

    拉卡嘉尔的眼珠子,瞬间就瞪得滚圆,随后一拍脑袋,整个人几乎就要爆炸了。

    “我去,我怎么会忘了这件事!我竟然犯了如此低级的错误。”

    他这个时候,才忽然想到,前来参加交易会的人,都不可能带着所有的东西一起来,之前的交易会,达成的仅仅是交易的意向而已,而在拍卖会完成之后,大家才会将让人将东西带来,完成最后的交易。

    他狠狠的跺了跺脚,后悔到了极点。

    自己这是干了什么?自己竟然会摆出如此恐怖的乌龙!

    “麻痹的你怎么不早说,你怎么不早一点提醒我?”

    他恨不得现在一下子将眼前这小子给掐死。

    麻痹的你早就知道这件事,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提醒我呢?

    麻痹的你就是想要看着我出丑是不是?

    “那个……老祖,我刚才一直都想要告诉你的,但你一直都说你的一切都是计策,我就以为,这些都是在你计划之内的!”

    小年轻瑟瑟抖了一下,全身冒出了无数的鸡皮疙瘩。

    他想不通,老祖平日里都是脾气十分好的人,但现在却为什么会因为张天逸的出现,而变得如此暴躁。

    而且看他的样子,显然是对张天逸,忌惮到了极点。

    他想不通,不就是一个年轻人吗,怎么就会让老祖,害怕到了这种程度!

    “那好,那好,这样,你等会儿,等会就代表我去完成这个交易,你就说,所有的东西,都是你的,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

    “就这么办,就这么办,你一定要记住,千万千万,不要提我的名字,不要提到我的身份!”

    交代完之后,不等这个小年轻回话,他就已经直接一闪身,直接就从小年轻面前,直接消失不见了,让这个小伙子,瞬间就一脸懵逼。

    数分钟之后,拉卡嘉尔出现在了拉砍湖旁边的一条林荫小道上,脸上再一次浮现出了笑容。

    “哈哈,躲过了,终于躲过了,妈的,终于躲过这个瘟神了。”

    “不行,我以后出门一定要看看黄历,一定要好好打听打听,绝对不能让这家伙看到我!”

    “要是让他看到了的话,我的药园,无论也保不住的!”

    他搓着双手自言自语道,准备立刻就离开这里,远离张天逸。

    “什么,你竟然还有一座药园?”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让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声音,在他的身后,忽然想起,让他整个人,瞬间就是一愣,心中无比的苦逼起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