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4章:精深法剑!

    张天逸一脸淡然的看着这一剑,就与之前,面对黑衣男子的一刀,一模一样。

    而就在这一剑,即将落在自己身上的瞬间,他再次缓缓抬起手。

    不过,这一次却是没有用手指去夹剑,而是如同驱赶蚊子一般的,轻轻一挥手!

    轰隆!

    恐怖的爆音瞬间从他指尖爆发而出,这明明是轻飘飘的一巴掌,却是在瞬间,就掀起了狂暴的劲气飓风,仿佛一座山岳倒塌而来般,滔天的力量,瞬间就拍到了血剑的剑身上!

    砰!

    黑衣男子的眼睛瞬间鼓起,口中发出无法形容的惊呼,他感觉到,此时此刻的自己,仿佛是被什么无形的力量,直接锁定在了半空,无论他如何驱动修为,都无法再前进分毫。

    而张天逸的一掌落在他的血剑上时,后者立刻就仿佛一块烂木头一般的碎裂开来,直接化作了一块块碎片,飞射开去。

    而且这股巨大的力量,还沿着剑身传来,直接落在了他的手臂上。

    无形巨力在他手臂上爆发,瞬间就将他握剑的手臂,直接冲击成为了肉末!

    “啊……”

    惨叫发出,黑衣男子捂着自己已经消失的右臂,看这张天逸的双目之中,露出了无尽的恐惧,不顾一切的后退。

    他现在终于知道,自己在张天逸眼中,根本就什么也算不上,完全是一直待宰的羔羊!

    他现在已经对这次自告奋勇的刺杀任务,后悔到了极点。

    一个如此强悍的高手,只怕药王谷那些空冥境界的武法双休的高手,在这样的实力之下,也根本不是一合之敌!

    但张天逸怎么可能给他逃脱的机会。

    “既然来了,那就不要走了。”

    张天逸淡淡一笑,一步迈出,拳头轻轻扬起,仿佛是随意的伸了一个懒腰。

    但恐怖的拳风,却如同天雷轰鸣,周围的天地空间,更是仿佛在这一刻,猛的一缩,如同塌陷,要将黑衣男子,彻底碾压在其中。

    在这种威压之下,他根本就无法做出任何回避,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拳,落自己的胸口。

    无形的力量,仿佛来自洪荒,在碰触到他身体的瞬间,他的衣服,就直接化作了飞灰,随后就是他的血肉,他的肋骨,还有他的心脏,还有她的一切一切,全部都在这一拳之中,彻底被轰爆成为了血雾。

    “哼,跳梁小丑,也敢在我张天逸面前来蹦跶。”

    仿佛仅仅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消失,张天逸看了看已经消失成为了一片血雾的黑衣男子,指尖一弹,一道火星飞出,瞬间就将这些血雾,全部灼烧成为了灰烬。

    随后,他稍稍转身,看向了阳台远处的一片空间,眼中露出了毫不掩饰的讥讽。

    “是你自己出来,还是我把你揪出来?”

    他仿佛是对着空气说道。

    数秒钟之后,他所凝望的凡响,并没有任何动静出现。

    “不出来是吧,那我就不客气了!”

    张天逸的嘴角露出玩味的笑容,手一抬,霹雳啪的蓝光闪烁之中,一道如同是藤蔓一般的电芒,瞬间从他掌心之中,喷薄而出,仿佛是一条雷电绳索,从阳台上一瞬间窜出,横跨数十米的距离,向着仿佛是一无所有的地方,抽击而去。

    刺啦!

    惊人的一幕出现了,这一道雷鞭,明明就是抽击在空处。

    但在雷光落下之时,那片区域之中,却是有一阵波纹,蓦然间涌动起来,如同是一面镜子,被一瞬间撕碎,空间一阵波动之后,原本的植物,瞬间消失不见,而是露出了一个漆黑的身影。

    这声音漂浮在空中,一身长袍,同样是看不到丝毫面孔,但在他出现之后,四周的虚空之中,却是忽然传出了此起彼伏的鬼哭狼嚎失声,如同是九幽地狱,被一瞬间打开!

    “哼,想不到,要顽固之中,竟然还有你这种邪修!”

    张天逸冷哼一声,嘴角露出不屑的讥讽,眼中精芒闪烁,大手一张,噼里啪啦的雷光,瞬间再次汇聚而来,化作了一只雷光大手,向着这黑影,一把抓去。

    “该死!”

    “张天逸,你不要逼人太甚!”

    那黑影立刻发出了惊呼,身形一闪,就直接消散无踪,仿佛一团黑色的烟雾,被微风吹散。

    但下一刻,这黑影又一闪的出现在了数米之外,重新凝聚,与之前一模一样,仿佛根本就没有任何损伤。

    “张天逸,你不用浪费时间了,我乃无形之体,意念化神,根本伤不了我!”

    黑影重新凝聚而出,冷笑一声说道。

    “伤不了?你说伤不了就伤不了?”

    张天逸冷哼一声,伸出右手,双指并剑,体内修为之力,瞬间疯狂暴涨。

    一丝耀目的金芒,一瞬间就在他的双指上凝聚而出,急速闪烁之中,化作了一道三尺长短金色剑锋!

    “御灵法剑,专克鬼魅邪物,你区区一个残魂之体,看我能不能伤了你!”

    张天逸厉喝一声,金色长剑剑芒暴涨,如同火焰冲天,携天地之威芒,仿佛要将这一方空间,都直接摧毁成为虚无!

    “该死,你怎么可能会拥有这种秘术!”

    “这种秘术,怎么可能现在还存在,你到底是什么人……”

    见到这一剑,原本还满不在乎的黑影,瞬间发出惊呼。

    同时他身形不断闪烁,不顾一切的疯狂后退。

    “现在才要想要走,是不是太晚了!”

    张天逸淡然一笑,身形游走,手中金剑仿佛一条金色的游龙,在天地间肆意遨游。

    “这……不可能,你怎么可能,将这法剑之术,修炼到这种程度!”

    “这剑术,竟然……竟然比峨嵋的法剑,还要更加强悍,你到底是从哪里修炼的。”

    越是退避,这黑影的惊恐就越是强烈。

    这金色的法剑,仿佛长了眼睛一般,自己无论往哪里逃开,这法剑,都会如影随形,追击而来。

    仿佛无形之中,自己身上,有什么东西,被直接锁定了!

    “你逃不掉!”

    张天逸嘴角露出绝对的讥讽,对于黑影的逃避,毫不在意,仿佛随意而行。

    但他手中的金色长剑,却仿佛是拥有了自己的意识,自动向着对方,追击而去。

    “该死!”

    金色剑芒最终还是落在了黑影的身上,后者直接被撕裂成为了数块,发出一声声惨烈的嚎叫,似乎极为痛苦。

    足足数分钟只有,这黑影,才最终重新凝聚成为一团。

    不过,此时此刻的它,不仅仅体积缩小了不少,也再不是人形,而是成为了一个额头生角、獠牙独眼的恶鬼模样。

    这,才是它的真正原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