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4章:连男人都不是了!

    被动!太被动了!

    刚刚的主动,现在完全陷入了被动!

    自己被张天逸的剑锋紧紧逼着,但与自己展开合击的人,却一直跟在张天逸的身后,无可奈何。

    甚至很快,他还再次发现,麻衣老者的追击的紧一分,张天逸对自己的追击,也就同样会紧一分!

    仿佛此时此刻,他面对的不是张天逸,而是自己的兄弟。

    这种感觉,顿时就让他再次感觉到头皮发麻起来。

    但现在的自己,同样是没有任何办法,除了退,就只有退!

    但越是退,这种劣势,就越是明显,这种压迫,就又是强烈!

    他已经陷入了一个死循环!

    现在,他唯一的情绪,就是彻头彻尾的憋屈!极度的憋屈!

    若是换做其他任何一种战斗的方式,不管是正面对抗,或者是旁敲侧击,都绝对不会有何种情况出现。

    但现在,这种情况,就是出现了!

    “今天,要翻船!”

    他的心理,莫名奇妙的有一种不祥的预感,那就是今天这一战,自己要翻船!

    嘭!

    这里是山区密林,就算是再没有人,他的后退,也有限度!

    在被张天逸重重压制,修为无法完全展开之下,他的防护内功的施展,也受到了极大的限制。

    一颗至少有四五人才能合抱的大树,被他的后背撞断。

    这是一株铁杉木,其硬度,与普通的铁器,没有多少区别。

    将这株巨树直接撞断之后,他的后背,已经一片糜烂,发出撕裂的剧痛。

    但这,仅仅是开始而已。

    张天逸似乎也明白了他现在修为被压制的状况,剑锋不断转动,故意将他逼迫的不断转移方向,不断的向这些大树上面碰撞。

    不仅仅是去撞大树,还去撞石头,尤其是专门一路撞入这里随处可见的荆棘丛!

    不过几分钟时间,他的衣服,就被撕裂成为了碎片。

    甚至不仅仅是衣服,还有他的裤子。

    在接连一段时间的撞击之后,他全身的衣服,都已经不见了踪影。

    这一刻,他整个人,直接成为了一丝不挂的状态!

    但没有了衣服,并不代表着这样的情况,就不会继续。

    张天逸的追杀越来越狠,越来越快,气势越来越强!

    他依旧还是没有任何办法,没有了衣服,他就只能用自己的皮肉,往树上撞,往石头上撞,往荆棘丛上撞!

    现在的古武者修炼,因为特殊原因,很少有将全身的防御力,都同时修炼的,而秦家两人,更是几乎没有修炼过任何的炼体防御术。

    在这种不要命的撞击之下,他的后背,很快就成为了一片稀烂!

    这还并不是最要命的,更加要命的是,那些荆棘丛,并非如同大树以及巨石一样的坚硬,被直接撞碎而是会随着自己的撞击,伏倒下去,然后,从自己的双腿间,狠狠的扫过!

    这下就要命了!而且还是要了老命了!

    那个位置,本身就是每个人最为脆弱的位置。

    不仅仅是皮肤脆弱,其他的东西,更加脆弱。

    那里可是随时随地,都被重重布料严格保护起来的部位,怎么可能,经得起这样的杀伤?

    他虽然是古武者,体质本身就比正常人强悍很多,但再强,那也有一定的限度。

    一次两次可以,三次四次也可以坚持,但接连不断的撕裂之下,就是他也承受不住的发出了惨叫。

    尤其是这一次,一截被他撞断的树桩上的尖刺,仿佛刀锋一般的从后到前,一路狠狠刮过来之后,他再也忍不住了。

    这些尖刺的虽然没有多么锋利,但无奈他的速度快啊,就像是飞机撞鸟一般,在他这样恐怖的撞击速度之下,在愚钝的尖刺,也可以成为锋利到了极点的刀刃。

    瞬间,那些切开的口子也就罢了,他惨叫的,是他作为男人最最最重要的要害,在这次的伤害之中,直接被划破!

    没了,男人的标志,没了!被这些荆棘,被这些树桩,被这些尖刺,给直接报销了!

    他的眼睛瞪得滚圆,眼睁睁看着自己,竟然被这些树枝,被这些树桩,被这些荆棘丛,变成了太监!

    没了,真的没了!

    没了,全都没了!

    那些树桩,那些树枝,那些石块,那些荆棘丛,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绞盘,就像是一个绞肉机,将它们绞的干干净净!

    黑衣秦家老祖无比悲剧的发出了惨叫。他心中的愤怒,已经到了极为恐怖的地步。

    但……他依旧还是没有任何办法,因为张天逸的剑锋,从一开始到现在,就没有离开过超过他眉心一厘米的距离!

    他想要反击,他想要报复,但他做不到。

    在张天逸的不顾一切的压制之下,他能够做的,只有不顾一切的继续后退。

    他只能看着自己的男人标志消失不见,只能看着那里的伤口,还在不断扩散,不断被撕开,越来越糜烂,越来越皮开肉绽,几乎就已经没有任何完整的地方了!

    他都快要哭了!

    这还是在打架吗?这还是在战斗吗?怎么自己感觉起来,自己仿佛就是在经历着某种只有黑暗时期,才会出现在反动派监狱里面的一种酷刑!

    他们从来都没有经历过如此憋屈的战斗,从来都没有面对过如此恐怖的局面!

    明明是自己两个人在埋伏一个人好不好?

    但结果到头来,人家一个人牵着自己两个人的鼻子走也就罢了,现在男人都做不成了!

    不仅仅是男人都做不成了,连假男人都做不成了!

    要是这种情况再这么继续下去,自己不仅仅是男人做不成了,不仅仅是假男人做不成了,估计,连人,特么的都做不成了!

    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荒郊野外,最不缺的,就是树,最不缺的就是石头,最不缺的就是荆棘丛,这么被逼下去,再这么划拉下去,他整个人都得被划拉不见了!

    他再也忍不住了,体内修为,不顾一切的爆发,要准备进行反击!

    他要是再这么下去,他必死无疑。

    他不是被张天逸杀死的,他是被自己,给憋屈死的!

    只有反击,才能够争取到这最后的一线生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