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3章:一步退,步步退!

    “好快的拳头!”

    “不过,你确定你够快吗?”

    面对这一拳,黑衣秦家老祖却是嘿嘿一笑,不慌也不退,张开大手,一掌往张天逸的拳头拍击而来。

    张天逸眉头一皱,这种战斗方式,感觉就是在蛮干一般。

    而正在他疑惑的瞬间,一股生死危机,瞬间笼罩而来。

    还来不及回头一看,他的后背,一股劲风,就贴近而来了。

    他这时才赫然发现,那一只站在池塘边上的麻衣秦家老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

    砰!

    这一幕出现的太过突然,张天逸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已经被这一掌,拍中了后背。

    他整个人,就如同一颗炮弹一样的飞了出去,直接砸落在十多米之外。

    一路上,他接连撞碎了四五棵大树,拉出了一条深深的壕沟,这才堪堪停止了下来。

    这一幕,让张天逸顿时大吃一惊。

    他现在终于明白了这两人之间的诡异,还有他们自信心的来源了。

    这两人也不知是修炼了什么身法,其速度之快,简直无法形容。

    而且两人的配合,堪称一个人!

    他刚刚从地面上站起身,还来不及转身,一股惊人的呼啸之声,就已经再次迎面而来。

    在自己被一掌击中时,就已经诡异的消失不见的黑衣秦家老祖,诡异无比的再次出现。

    此刻他化掌为刀,手掌中腾起一股黄色的火焰,向张天逸的头顶,斩落而来。

    这也不知是什么火焰,似乎将空气都可以被其点燃。

    一掌斩杀而来,火焰刀光不断膨胀,落在张天逸面前时,已经有两米之长。

    而且刀锋隐现,如同成为了实物,要将张天逸,直接斩杀成为两半!

    化虚为实!

    这分明就是造化境的修为,已经到了极为凝练的程度。

    他这时才豁然开朗,秦家,最擅长的,不就是法武双俢吗?

    刚才的那种身法,分明就是一种修真术法!而现在的掌刀,同样是术法与古武的结合!

    但他还没有反应时,身后,又有一股热烈的风声贴近而来,那其中的惊人威压,比之面前的一记火焰掌刀,更加磅礴可怕!

    一前一后的夹击,顿时让张天逸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了。

    他现在,也终于明白了这两人埋伏的可怕。

    这种虚实不分的攻击,若是一般人面对,一时间,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适应。

    但这一次,他们面对的,是张天逸!

    “哼,以为这样,就可以挡得住我?”

    “或者别人不知道该如何破解你们的合击,但在我张天逸面前,你们这样的合击,根本就是漏洞百出!”

    “我没有发现的时候,或者你们还能有点出其不意的效果,但现在,呵呵,实在是不值一提!” 张天逸冷冷一笑,一抬手时,手中玄冰长剑凝聚而出,对于身后的掌刀攻击,根本不管不顾,体中修为轰轰运转时,磅薄的威压一瞬绽放,直奔前方的黑衣秦家老者攻杀过去!

    你们合击又能如何?联手又能如何?

    身法诡异又能如何?法武双俢又能如何?

    任你千万手段,我自一剑破之。

    张天逸手持长剑,修为绽放,其他的一切都不管不顾,只管对面前的黑衣秦家老祖,穷追猛打。

    “让你们也尝一尝,我刚刚修炼领悟的五行剑诀!”

    张天逸哈哈大笑,一剑横削,剑锋嗖的一声,眨眼间就爆发出大量的水汽,形成了水纹,如同他此刻的一剑,并非是凭空凝聚,而是一柄水剑!

    咻咻的剑音,不断的疯狂呼啸,四周空气之中,大量的细密水柱纷纷凝聚,同样是化作了一柄柄迷你小剑的模样,随着张天逸的一剑,如同蜂群,更如同是一场瓢泼剑雨,前方,笼罩而去!

    “这是水灵剑!”

    张天逸冷笑,整个天空,都在这剑光的耀目闪烁之下,仿佛成为了白昼。

    这声势浩大的一剑,顿时就让张天逸面前的黑衣秦家老者,头皮瞬间发麻,露出了无法置信,更露出了无法理解的神情。

    这情况不对啊,现在是我们在围攻你好不好,是我们在埋伏你好不好?

    怎么就看起来,你的气势,竟然还比我们更加充足的样子?

    怎么就看起来,好像埋伏的是你,被埋伏的,是我们的样子?

    麻痹的 这是什么情况!

    这一剑的威力实在是太过恐怖,他根本来不及思索,就做出了不可力敌的判断,毫不犹豫的向后急退,轰向了张天逸的一记掌刀,也瞬间收起。

    张天逸的实力他是早有听闻,这一招的碰撞,他没有任何信心。

    但不退不知道,刚刚退开一步,他的内心,就忍不住的咯噔一下,知道自己很有可能,已经犯下了一个天大的错误。

    强者对战,实力是一方面,但气势,同样也是一方面。

    而自己这一后退,气机顿时崩溃,被张天逸重重压制。

    这还仅仅是一方面,张天逸的攻势,如同时跗骨之蛆,紧追不舍,那犀利的剑锋,距离他的眉心,始终只有不到一厘米的距离!

    这种恐怖的压力,让他体中的修为,瞬间就被开始出现了颤抖。

    这种仿佛随时随地,都可能让他脑袋被刺穿的压力,让他再也无法施展出任何的招式,在后退开始的一瞬间,就再也没有了再次进攻的机会,剩下的,就只有后退!

    后退,不断的后退!

    而且这种后退,在越来越沉重的压力之下,后退的越来越快,而越是后退,他承受的压力,就越是恐怖,那种被压制的感觉,就越是强烈!

    一步退,步步退!

    步步退,就得一直退!

    而且,随着他的后退,或者说,是随着他的败退,张天逸与他身后,麻衣秦家老祖的攻击的距离,瞬间就被拉开!

    随着他的后退,张天逸原本的危机,瞬间就消失了。

    两人天衣无缝的攻势,在张天逸的强势进攻之下,瞬间瓦解。

    不仅仅是如此,他的后退,还陷入了一个如同绝境一般的死循环,越是后退,就越是被张天逸压制的更加恐怖!

    甚至于他原本的惊人速度,此刻也无法在展现出来。

    张天逸的剑锋,就在他的眉心闪烁,随时随时,都可以刺入,但偏偏又相差那么一点细微的距离。

    这种距离,给了他一线生机,但在同时,也给了他的所有气势,继续崩溃的蚁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