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7章:剁了你的手,看你怎么画!

    他的心思立刻翻滚起来,犹豫了数秒钟之后,看向了旁边最后的一名女子。

    “夜凰,你去掠阵吧,这小子有些古怪,很可能是隐藏了修为!”

    旁边被称作夜凰的女子,先是眉头一皱,似乎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缓缓起身,身形一闪,就直接出现在了已经碎裂的冰湖表面上。

    而这个时候,红魔也已经调息完成,他和雪老一起,两人应战张天逸。

    不过,雪老修炼的功法以及术法,都极为特殊,每次供给虽然威力都极为恐怖,但消耗的修为却也同样惊人。

    所以大多数时候,都是雪老压阵,而红魔则是与张天逸,正面对抗!

    不过,经过了之前的被压制之后,两人现在可是小心翼翼的多。

    他们都十分清楚,张天逸表现出来的修为境界虽然很低,但实力,却可以将自己碾压,尤其是那让人无法捉摸的剑术,更是随时随地,都可以收割他们的性命。

    接连几招,张天逸都将他们两人,完全压制,让他们节节败退,整个战场的局势,分明就是一边倒!

    两人的神色越来越难看,尤其是看到,张天逸竟然还是一脸的轻松写意之后,心头的怒火,顿时疯狂爆发了出来。

    两人被一起压制,简直就丢死人了!

    而他们看到夜凰也终于下场之后,这才终于稍稍放松了起来。

    “夜凰,你小心一点,这小子太诡异了!”

    红魔招呼说道。

    “放心好了,他还没有强到这种程度!”

    夜凰冷冷一笑,抬手解开了自己发带,满头的长发,顿时飞扬起来。

    同时他的身后,一对足足有七八米巨大的蓝色浮光羽翼,瞬间展开,耀目的蓝色光辉在四周急速爆发,让她整个人的气质,瞬间变得无比的妖异。

    她的长发,也在这一瞬间,直接变成了蓝色,尤其是眉心之中,还有一道蓝色的缝隙裂开,如同打开了第三目!

    还有她的手中,同样是蓝色的长弓,不知什么时候出现。

    双翅一震,她凌空飞起,张弓搭箭,一支蓝光吞吐的长箭,顿时如同一枚导弹,呼啸而出,直奔张天逸!

    红魔以及雪老自然不会有任何疑惑,身形闪动,跟随在夜凰的身后,三人成品字形,直奔张天逸,围攻过去。

    “杀一个也是杀,杀两个也是杀,三个嘛,也不是什么难事!”

    面对三人的围攻,张天逸毫无惧色,爽朗一笑,双臂一震,体内的修为,瞬间喷发,战意如同火山,直冲霄汉!

    “都说峨嵋奶华夏至尊,我今日,就偏要战这至尊!”

    “我倒要看看,这至尊,到底有多牛逼!”

    三位元神境修真者,而且还是元神巅峰,化作任何一个地方,那都是可以与造化境高手一争高下的存在。

    但现在,张天逸竟然要一人面对三人!

    锵!

    张天逸随手一剑,迎面飞来的蓝色箭矢,就被击碎, 化作气浪席卷。

    但这不过是开始而已,夜凰悬浮空中,不断搭手,锐气逼人的箭矢,顿时如同狂风暴雨一般,不断向张天逸这里,攒射而来。

    这速度之快,瞬间就是千箭,而且这个速度,这个数量,还在不但攀升!

    这些箭矢的消耗极小,但威力,却极为恐怖,穿透力极强。

    夜凰就如同是一挺加特林机枪,不断的向张天逸,倾泻着火力!

    “先让你飞一会儿!”

    张天逸大手一张,修为滚滚而出,轰然凝聚,化作了一层强悍的护身罩,直接无视夜凰的箭矢,向雪老还有红魔两人杀了过去。

    趁你病要你命,这是战斗的基本法则!

    他的脚步急速闪烁,以最快的速度,直奔雪老!

    三人之中,他的攻势最为强悍,但同样的,顾忌也最多。

    但实际上,因为功法还有术法的特殊性,他的出手,却最是限制最多。

    到目前为止,他所剩的修为已经不多,所以绝对不会轻易再度出手。

    一旦他的修为的耗空,他就再也没有了任何威胁,但只要他还有留有一丝修为,就足以成为一股强悍的威慑力!

    所以,张天逸选择的突破点,是雪老!

    抬手一拳,与红魔的血光长枪碰撞,让后者直接碎灭,张天逸强行压制住这一股反弹的力量,速度不减反增,玄冰长剑横扫而出,璀璨的剑芒,如同一颗闪光弹爆炸,让人无法直视!

    “该死!该死!”

    雪老自然也知道自己这里的弱点,同样也猜到了张天逸会将自己作为突破口,但无奈的是张天逸的速度太快,更是直接无视了夜凰的攻击,自己就算是想躲也躲不开!

    而且更加关键的是,他现在已经只剩下了两次出手的机会。

    若是出手,两次之后,自己就成为了这场战斗的电灯泡了,直接暂时废掉了。

    但若是不出手的话,那自己现在就会被张天逸废掉。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竟然会遭遇到如此憋屈的战斗。

    出手也不是,不出手,更不是!

    关键止咳,他最终还是只能强行运转修为,弹破指尖,血指为笔,在面前虚空,快速书写起来。

    他现在要施展的,是一种可以限制张天逸行动的术法,只要成功,自己虽然会有重伤的防线,但后面两人,一定可以在这段时间之中,将张天逸彻底镇压下去!

    不过,他才刚刚划出一笔,就直接僵硬了下来。

    “画画画,画你麻痹啊画!”

    “老子剁了你的手,我看你还怎么画!”

    随着张天逸讥讽的声音传来,他正在作画的手指,突然间不听他的使唤了!

    不,不仅仅是手指,还有他的整条手臂,都不听使唤了。

    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一道血箭已经狂飙而出,他的整个右臂,从肩膀处,直接掉落了下来。

    张天逸如同浮光掠影的一剑,竟然已经将他的手臂,斩断了!

    雪老的脸色,瞬间就变得苍白无比起来,眼中露出惊恐以及不可置信。

    他可是雪老啊,他修炼的功法可是指天画地之术啊!

    但现在,笔没了,手也没了,那他还画个球啊!

    什么,你说我还有左手?

    麻痹的我是有左手,不过老子没有练过啊!

    左手一直都是用来每天晚上lu一lu的,用来作画,老夫不会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