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6章:拜访张家!

    带着疑惑,带着兴奋,更带着一丝莫名的紧张,张天逸来到张家。

    张家的新宅与新宅毗邻,乃是京城几大家族之中,最为特殊的存在。

    自己刚刚到,还不等有人传话,昨天见过两面的张天辰, 便是已经迎了出来。

    现在的张天逸可不是什么小鱼小虾了,经过了会所一事,他现在已经等同于华夏年轻一辈中,最最瞩目的天才。他的地位,与那些大型家族的家主,没有任何区别,是以张家的接待,自然会十分慎重。

    更不要说,自己已经神师高手。

    虽然旁人都一直认为自己还是九品宗师巅峰,但这样的消息,不可能瞒得过张家这正的核心高层。

    张天辰一直将张天逸带到了张家的祖宅最深处,一座至少已经有数百年的老院子面前,这才恭敬的退开。

    张天逸自然不会有什么畏惧,直接推门而入,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醒之意立刻扑面而来。

    这里的设置,也如同桃源一般,不过,这里的精致程度,可就要比冯老爷子的那座庄园,要好出不知多少被了。

    而且这里还种植了不少的奇花异草,灵药神木,若是长时间居住在这里,对于修为,将会有着极大的助益。虽然现在还是冬季,但这里的气温却已经如同仲春。

    张天逸淡淡一笑,这里可不是什么场面上的会面之地,倒像是私下里的聚会一般。而能够将自己带到这里来,那足以说明,对方对此次会面的看中。

    小院不大,张天逸随便转了转,就看到了一张掩映在绿叶之中的青石圆桌,一名穿着粗布麻衣的老者,正坐在其中一张石凳上,在自己看过去的同时,这老者,也正好看向了自己。

    老者面向和蔼,看起来只有六十多岁的样子,但此人体内修为精深,绝对不能以常理来看。

    修炼古武的大家族子弟,尤其是男子,只要之古武天赋超然,都会在年轻之时禁欲,因为筒子之身体内有一股先天元气,可以让修武之人,在境界的突破上,更加容易。

    一般情况下,家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都需要将修为,提升到内力巅峰,甚至是宗师以上,才会允许破除童子之躯。

    就如同自己当初在薛家那里见到那三人之中,就有两名男子,便是如此。

    当然,有些情况下,女子同样也需要如此,比如薛家的薛佳文。此女虽然看起来年轻,但实际的年纪,只怕是已经将近四十了。

    “张天逸,见过前辈。”

    张天逸恭敬的一拜道。

    此人的修为虽然极为隐晦,但自己依旧可以看出,分明已经到了神师级别。那么自然而然,他的身份,便是现在张家的老家主,张朝栋了!

    若是自己之前对于自己外公的身份猜测属实,那么眼前之人,就应该是自己的爷爷辈,即便是不属实,以此人的年纪,自己这一声前辈,也没有什么吃亏的。

    这里,自然不能与叶航邡一般相提并论。

    “呵呵,前辈这个称呼,老夫可是担当不起。”

    “阁下的修为已经与老夫相当,大家平辈论交即可,无需客气,还请坐下吧。”

    老者慈祥微笑道。

    张天逸也不客气,直接坐下。

    老者一抬手,一股虚无劲气涌出,将面前的茶壶抬起,轻轻巧巧的为张天逸斟满了一杯茶。

    “阁下就直接说吧,我相信,你来张家,绝对不是为了所谓的简单拜访一下的。”

    老者淡然问道,但他的眉头,却是在此刻,微微皱了起来。

    似乎也有些紧张的样子。

    见到这一幕,张天逸的内心,立刻忍不住微微一动,他明显的感觉到,今天对方特意直接将自己带到此处,似乎是已经知道了什么的样子。

    或者说,他本身就知道什么。

    “前辈,可知道……张朝浩!”

    犹豫了一下,张天逸还是直接开口说道。

    果然,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对方的眉头先是一皱,然后眼神立刻便是一跳。

    见到这一幕,张天逸就知道,自己之前的猜测,只怕是八九不离十了。

    自己的外公,很有可能,根本就是张家的人。

    甚至很有可能,跟眼前的这位老人,乃是兄弟,甚至是亲兄弟!

    沉默了半晌之后,老人这才幽幽的叹出了一口气,缓缓站起身,上前两步,看着楼亭外面难得一见的蔚蓝天空,静静的发呆起来。

    “来了,终于来了。”

    “我就知道,该来的,终究还是回来的。只不过我没有想到,竟然会来的这么快,而且……来的这么震撼!”

    再次沉默了几分钟之后,老者才有些感慨的说道。

    “其实,我一直都在关注你。”

    “昨天的事情结束之后,我就在想,你会不会,来到张家。”

    “不,确切的说,应该是你会不会,回到张家来。”

    话说道这里,张天逸自然明白,他之前的猜测,果然是全部属实了。

    “你跟我来。”

    低声说了一句,老者便是当先往前走去。

    离开了这座小院,没有走多远,两人便是来到了另外一处已经几乎完全荒废的院子之中,看这里的格局以及布置,分明就与之前的小院,一模一样。

    但这里显然是已经很多年没有居住,布满了厚厚的尘土,唯有门口的小路,房间门的把手,以及一些桌沿上有触摸擦拭的痕迹。

    显然,这里虽然没有人打扫,但还是有人经常在这里出入的。

    至于这个人是谁,那就不用多说了。

    推开门,老者忍不住再次叹出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再一次陷入了感慨,似乎想到了什么让其心酸的回忆。

    “这里,就是爷爷当初住的地方,跟我的小院毗邻,那个时候,他还是我的哥哥!”

    “那个时候,我们每天都在一起修炼,原本我们的修炼天赋不相上下,但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他的都可以比我更快的领悟,不管是修为境界,还是功法招式,每一次,他都可以超过我。”

    “这让我十分无奈,也十分嫉妒,到了最后,便成为了怨恨。怨恨他总是会在家人面前,抢走我的风头,怨恨他,占据了家族传承着的位置,但我,却只能成为他的备胎,作为他的后备!”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