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1章:把你砍成鱼片片!

    什么意思?这是什么意思?

    所有人都愣了愣,张天逸这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他抢了尉迟城的长枪宝物,现在还想来抢令狐危药王鼎?

    再看看张天逸的眼神,哪里是遇到了威胁的样子,分明就是发现了金矿一般的惊喜啊!

    就连令狐危都忍不住心中咯噔一下。

    “你想夺我的药王鼎?这你就是痴心妄想了!”

    “此宝仅仅只有修炼了药王谷特殊功法的人才可以驱使。别说你根本就夺不走,就算你夺走了,那也不过是毫无用处的一件古董而已!”

    令狐危嘲讽的一笑,他根本就不认为,张天逸有这个实力,将自己手中的宝物夺走。

    你想要夺走,你总得先打败我再说吧。但现在我有护甲在身,你根本就打不穿我的防御,又能奈我何?

    “用不了就用不了,那有什么关系?”

    “大不了我就拿来茶香拜灶王爷好了,实在不行,我就拿去当古董拍卖了换几个钱吃混沌!”

    张天逸满不在乎的摆手说道。

    这句话,顿时将令狐危气的二佛升天啊。

    你小子纯粹恶心我是不是?

    这可是药王谷的至宝啊,你竟然敢说拿来当香炉!

    还拍卖了换混沌吃?

    你得多大的肚子,才能够吃完那么多的混沌?

    要是被人知道,药王谷的传承至宝,竟然被人用来拍卖了,拿来换混沌,那整个药王鼎的脸,都被丢到下水道去了!

    “张天逸,你不要在逞口舌之利了,你那就是笑话而已。”

    “想从我手中夺走药王鼎,下辈子吧!”

    面对令狐危的嘲讽,张天逸岿然不动,脸上发出了冷笑。

    “不需要下辈子,我现在就来满足你的愿望!”

    言罢,他脚步一迈,身体一晃,就闪动而出了。

    其速度之快,竟然在原地留下了一道幻影,直到他的人已经出现在了令狐危面前之时,这幻影,才渐渐淡化消失。

    而这时,令狐危脸上的嘲讽,竟然都还没有消失!

    “剑来!”

    张天逸低沉的声音发出,四方八面,无数的光线顿时汇聚,在他手中光满闪烁,化作了一柄晶莹的长剑。

    无法形容的锋芒,如同要将这天地都撕开。

    令狐危脸上的表情,瞬间大变,但想要做出反应,已经迟了!

    这一剑之中的锋芒,如同要将他,直接撕开!

    刺啦!

    他的双目瞬间鼓起,眼神之中,露出了惊恐。

    这一剑太可怕了,他发誓,即便是在药王谷中,他的那些师尊长辈们,也从来没有发出过如此强悍如此锋利的一剑。

    他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剑落在自己身上,他的衣服瞬间破碎,那让他有恃无恐的护甲,更是一瞬间就被撕开了一道裂缝!

    剧痛传来,血剑飚射而出!

    他的胸口处,出现了一道足足有十厘米长的伤口,鲜血横流,里面的肋骨,更是已经被齐齐切断,要不是他在最后关头,强行后退了半寸的距离,避过了锋芒,现在他的心脏,都已经被切成两半了!

    这一瞬间,令狐危全身的汗毛,陡然竖起。

    无法形容的生死危机,瞬间就将他包裹,全身冒出了无数的鸡皮疙瘩!

    刚才的他,距离死亡,竟然是如此靠近!

    身为药王谷的精英弟子,他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竟然会有可能,被人斩杀!

    但刚才,他竟然就切切实实的体会了一会!

    虽然最终没有死掉,但越是如此,却反而越是让他对死亡的可怕,更加清楚!

    但还不等他想到更多,他的神经,就完全绷紧了起来。

    因为张天逸的第二剑,已经来了!

    咔咔咔!

    令狐危强行躲避,但这一剑依旧还是擦着他的肩膀切下,护甲再次碎灭,他的肩膀上,直接被切下了一片肉皮,血淋淋的,好不恐怖!

    唰唰唰!

    接连三剑,令狐危的身上,顿时再度多出了三道伤口!

    此时此刻的令狐危,已经狼狈到了极点,连一边的脸颊上,都被切开了一道口子,嘴唇裂开,露出了森然带血的虫牙!

    “来啊,你的药王鼎呢,施展出来啊,你不是要将我炼成烤肉么?”

    “来啊,你不是有恃无恐么,看着破护甲,能不能挡得住我?”

    张天逸一剑一剑不断挥洒而出,口中更是不断的讥讽怒骂。

    令狐危都快要哭了!

    他怎么能够想到,张天逸的实力,竟然强悍到了这种地步,这他么的神师也不过如此吧?

    关键是他手里的这把剑也太恐怖了,切开自己的护甲,就跟切豆腐一样。

    这样也就罢了,你这攻势能不能稍微缓缓?

    没看到我现在连运转修为使用药王鼎的时间都抽不出来?

    你这左一剑右一剑的,难不成是想要将我多切几个口子,好腌制一下,把我烤了!

    我不过就是说了一句让你变成烤肉而已,你也用不着报复到这种程度吧。

    周围的人都忍不住的闭上了眼睛。

    张天逸这哪里是在战斗,这根本就是在虐菜好不好。

    一剑两剑三四剑,五剑六剑七八剑,九剑完了再十剑,把你砍成鱼片片!

    开始的时候,令狐危还能做出一些像样的躲避,但越是到后来,他就越像是一条任人宰割的死鱼,只等着被片成片!

    令狐危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的狂妄了。

    他现在终于知道了,自己跟张天逸,那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的对手。

    自己手握重宝,但根本就没有任何施展的机会!

    话说他想到这里的时候,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起来。

    抬头一看,双目立刻就险些爆炸开来!

    自己的鼎呢?自己一直拿在手里的药王鼎呢?怎么就不见了?

    他绝望的向张天逸那里一看,脑袋顿时猛的一炸,险些直接自己被自己震晕了过去。

    麻痹的自己的鼎,现在已经在张天逸手里了。

    自己竟然连什么时候,被人夺走了都不知道!

    他这时候真的哭了出来。

    没办法不哭啊,张天逸你这个混蛋,你都已经要药王鼎抢走了,你还这么对我狂劈乱砍什么意思?

    现在的令狐危,除了一些关键部位之外,以及没有一片衣服,已经没有一寸护甲,更没有一块好肉了。

    他的全身,都仿佛已经被张天逸,剁了一遍!

    不错,就是剁!只有这个字,才能形容令狐危此刻的凄惨景象!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