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6章:你没有在我面前嚣张的资格!

    所有人都再次目瞪口呆。

    尉迟城败了,跟秦侯一样的败了!

    但他可是拿着他师傅的灵器长枪啊,竟然连张天逸的一招都没有挡得住!

    所有人都再次忍不住的想起了之前关于张天逸的传闻。

    不是说张天逸是用了卑鄙的方法,才坑了秦侯,然后是趁着尉迟城练功的时候,将他击败的吗?

    现在看起来,完全都不是啊!

    这实力,根本就是一边倒啊,而且还比之前传闻之中说的更加彻底!

    秦家的人都一个个羞红了脸,低着头。

    他们之前污蔑张天逸是使用了卑鄙的仿佛,但现在,事实可是真真切切的打了他们的脸啊!

    上次说是陷阱圈套,那这次你这么说?

    王洛冰也同样是震撼无比。

    她一直都认为,张天逸不可能是尉迟城的对手,他之所以能够被家里人看中,就是因为他的神师师傅还有神师师姐。

    但现在,她终于知道,她看走眼了。

    原来这个张天逸,是有真本事在身的!

    不仅仅秦侯不是他一合之敌,连同带着他师傅神兵灵器的尉迟城,都被张天逸一招击败!

    或者说,这根本就不是击败,而是碾压!

    不仅仅是他们,旁边的令狐危都是一脸的懵逼,他竟然又一次没有看清,张天逸是如何出手的!

    接连两次,张天逸当着自己的面,将人一招秒杀,自己竟然都没有反应过来。

    一次是巧合,两次,难道还是巧合?

    令狐危双目愣愣的看着张天逸,如同看到了鬼魅!

    “这就是你说的我今天死定了?”

    “这就是你说的我的福气?”

    “就你这么一点本事,就算跟我战一百场那都是白战,就你这种废物,也配用王洛冰来打赌?”

    “你脑子被驴踢了,是吧?”

    张天逸的脚踩在秦侯的脸上,手中玩转着金色长枪,慢悠悠的说道。

    “张天逸,赶紧放开我,将灵器还给我!”

    “不然的话,我就告诉我师尊,你敢抢他老人家的灵器,你死定了!”

    尉迟城不肯认输,即便是被张天逸踩着脸,也依旧怒骂道!

    他的话才刚说完,张天逸就抽回了踩在了他脸上的脚。

    不过,正当他以为张天逸是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准备收手的时候,张天逸却是直接一脚踢了过来,脚背狠狠的砸在他的脸上,将他整个人再次踢飞,在空中轮转了不知多少个圆圈之后,这才砰的一声,重新落地!

    “你还真是脑子被驴踢了!”

    “到这种时候了,你竟然还敢威胁我!”

    张天逸缓缓的向着落地的尉迟城走了过去。

    一路上,人群自动让开一条通道,没有任何人,敢阻拦他半分!

    尉迟城趴在地上不断的颤抖,这一脚直接踢在他的脸上,他的鼻子都碎了,牙齿也不知道掉了多少颗,眼睛更是肿成了满头,什么都已经看不清了。

    “上次给你师傅面子,放你一条生路,谁知道你竟然这般不识趣!”

    “你以为你师傅是天机宫二元首,就可以无法无天了是吧?”

    “告诉你,被说是你师傅不在了,就算是你师傅在这里,又能如何?像你这种废物,我照打不误!”

    话音落下之时,他再次一脚提出,砰的一声,尉迟城如同皮球一般,再次飞了出去。

    落在地上时,地面直接被砸出了一个人形的坑,他张口噗的吐出一口带着内脏碎片还有牙齿的黑血,不断的咳嗽起来。

    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了任何之前的得意,苍白没有一丝血色。

    他的身体难受的弓起,肋骨已经断裂了不知多少根!

    静!

    整个大厅中,出乎意料的静了起来,能够听到的全部都是砰砰的心跳还有不断的吞咽口水的声音。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神色惊恐的看着张天逸。

    现在他们终于明白了,之前的传闻,全部都是真的,没有半分的虚假。

    张天逸的实力,竟然真的如此恐怖,秦侯败了,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现在尉迟城同样也败了,同样是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或者说都带着惊恐的神色看向了洛尘。现

    “任何人都可以嚣张,任何人都可以狂妄,但在嚣张和狂妄之前,你必须先拥有嚣张和张狂的实力!”

    “可惜,现在我有这个实力,而你没有!所以,你没有在我面前嚣张的资格!”

    砰!

    张天逸冷笑道,再次一脚将尉迟城踢飞。

    而这一次,好巧不巧的是,尉迟城落下的方向,赫然是厕所旁边,直接撞碎了厕所门,如同一条死狗一般,滚进了厕所之中。

    至于是不是滚到了什么特殊的位置,有么有碰到或者吃到什么,那就无人得知了。

    无数的目光直接呆滞了。

    之前还在张狂的王天风等人,现在都纷纷惭愧而且恐惧的低下了头。

    连尉迟城都不是张天逸的对手,自己会是?

    连尉迟城的背景都不怕,还会怕自己的背景?

    虽然还有令狐危在这里,但看眼前这架势,就算是张天逸把自己宰割八次十次,令狐危未必都可以救援到自己!

    人家跟自己,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好不好!

    就算是令狐危出手,那也是神仙打架!

    自己这个池鱼遭殃不遭殃,谁在乎?

    他们纷纷口干舌燥的不断向后退步,生怕张天逸一个不高兴,也给自己来个几脚!

    自己可不是尉迟城,这么几脚下去,自己非去见阎王不可!

    当然,这个时候最为震撼的,还是要数王洛冰。

    她呆呆的看着张天逸,眼神之中,露出了前所未有的疑惑以及犹豫。

    这……这就是那个自己一直看不上的人?自己认为除了有一点挣钱的小聪明,其他什么都不值一提的穷乡僻壤的人?

    这就是那个自己一直认为,根本就配不上自己的美貌的人?

    这就是那个,就会嚣张跋扈,一逞口舌之快的疯子?

    但就是这个人,将自己认为配得上自己的男人尉迟城,碾压的体无完肤,就是这个人,面对四大家族的威压,却脸不变心不跳,从容不迫,稳如泰山!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