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2章:的确是很嚣张!

    “哟呵,看来薛大少也不愿意说,那王大少,您来试试?”

    张天逸讥讽的一笑,转身又看向了王天风。

    “来,大舅哥,你来说说,我张天逸有没有资格,让你们道歉?”

    “跟我张天逸相比,你们几个,是不是跟废物,没有什么区别?”

    王天风快哭了。

    张天逸没见过你这样的。

    你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你还想干嘛?有本事你到王家的时候,再跟我牛逼啊!

    现在王家的长辈都不在这里,王家能打的高手也不在这里,你自然可以牛逼!

    但你就会欺负我算什么本事?

    有本事你去找秦家的人来斗啊,人家有药王谷的帮手在呢!

    麻痹的你就会找软柿子捏!

    咦?不对,这不是骂自己是软柿子么?自己怎么可能是软柿子?

    就算真的是,那也不能由自己说出来啊!

    他有些无语的并且带着求助的看向了王洛冰,狠狠使了使颜色。

    大姐啊,你好歹是他即将订婚的未婚妻,这家伙在外面欺负人啊,你就不能管管?

    王洛冰自然知道王天风是什么意思。

    但现在你们都不敢说什么,难道我还敢乱说话?他连你们都不放在眼中,又怎么会听我的劝说?

    再说了,我现在巴不得张天逸还能再嚣张跋扈一些,再骚包一些,再多惹一点事,最后将你们揍的再很一些。

    因为这样的话,我的婚事被取消的可能性,也就更大一些。

    最好是张天逸惹出来什么无法挽回的大错,这样的话,我的婚事,就可以彻底泡汤了。

    自己就可以彻底摆脱这个笑话一般的婚姻!

    “张天逸,今天的事情,是我们不对,不应该针对你。”

    “不过,现在你也出气了,应该也够了吧,再闹下去,真的惊动了老爷子们,大家的脸上,都不好看。”

    “我就不信,你就真的不怕!”

    短暂的犹豫之后,他还是强撑着胆量说道。

    这个时候,示弱是最有效的办法。当然,他的言语之中,也带着不俗的深意!

    你现在可以牛逼,但你既然是来订婚的,那你总得到王家吧。那个时候,看我怎么收拾你!

    而这个时候王洛冰总算又稍稍放松了一些。

    她的心底,竟然是忍不住的,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在她看到了张天逸此刻如此霸气侧漏,竟然又有些兴奋了起来。

    女人,不管是什么女人,不就是期盼自己的男人,是天底下最最强悍的霸王吗?

    虽然张天逸现在的霸气侧漏,看起来十分愚蠢,但再愚蠢,那也是霸气侧漏不是?

    她的脑海中,竟然已经不由自主的想起,若是现在,自己已经是张天逸的未婚妻,那是不是现在张天逸的嚣张跋扈,也有自己的一份?

    这样的嚣张跋扈,应该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而就在这个时候,就在王洛冰纠结的时候,一个冰冷之中,带着讥讽的声音,却是忽然传来。

    “嚣张,的确是嚣张,的确是很嚣张啊!”

    “能够嚣张到这种程度,张天逸,看来你的本事,果然不小啊!”

    随着这个声音,大厅旁边的一处侧门中,一行人气势不凡的走了出来。

    这些人不是别人,正是秦侯,蔡文通,还有令狐危,另外还有的不少小跟班!

    而开口说话的人,不是别人,赫然正是令狐危。

    他们之前因为张天逸已经离开,所以干脆到旁边的小室去私聊一些其他的事情了。

    想不到的是,被薛家带走的张天逸,竟然还能够全须全尾的回来。

    不仅仅回来了,而且还比之前,更加嚣张了。

    一言不合,就将三位大少,吓的肝胆俱破!

    “张天逸,千万不要再乱说话了。”

    王洛冰赶紧提醒张天逸说道。

    这个时候,张天逸若是还乱说话的话,那情况可就截然不同了。

    五大家族虽然都在京城,但年青一代中,却是秦家之人,古武境界更高。

    更加恐怖的是,秦侯今日可是有备而来,还有令狐危撑腰,那可不是王天风李继云还有薛佳隐这些人那样可以镇压羞辱的。

    “啧啧啧,想不到我才离开一会儿,张大少你竟然就摆出了这么大的阵势,将三位大少都吓成了这副模样。”

    “你是不是以为我令狐危已经走了,所以才敢如此张狂?”

    令狐危冷笑着说道。

    他的意思十分明显,张天逸就是看着令狐危不在,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这才敢如此张狂的。之前的骂人,不过就是一逞口舌之快而已。

    “不要意思,我令狐危今天既然也受到了邀请,那就有义务,不要让一些阿猫阿狗的,将这样盛大的场合给破坏了。”

    听到他的话,之前整个大厅,被张天逸的气势吓跪了一大片的观众们,此刻都纷纷站起来。

    令狐危这明摆着就是要多管闲事啊。

    之前张天逸把他筹码了一顿,他早就向着要报仇呢,这样的机会,怎么可能就轻易的放过?

    “呵呵,张天逸,你之前出言不逊,先后侮辱京城五大家族,以及药王谷,这件事,可不能这么算了。”

    秦侯冷声讥讽说道。

    要说是对张天逸的憎恨,现场这些人,只怕是没有人比他更甚!

    现在明摆着,他们是准备要对张天逸出手了。

    “哟呵,正想着你钻到哪里去了呢,我还以为你是找个没人的地方躲起来了。”

    “现在,你竟然还敢出来?”

    张天逸面无表情的说道。

    “张天逸,你能不能收敛一点,一定要弄到没有挽回余地的程度么!”

    王洛冰冷漠万分的说道。

    令狐危都明说了要出手了,你竟然还敢这么嚣张?

    “张天逸,今天遇到我,是你的命!”

    令狐危讥讽的说道。

    “不过就是从药王谷出来的而已,跟他们一样的废物,一样的不值一提。”

    “就你这样一个在温室里面养出来的废物,又能奈我何?”

    张天逸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的说道。

    “现在,给你一个机会,跪在地上,向我的秦侯师弟道歉,我或者可以考虑,饶你一条小命。”

    令狐危一脸嘲讽的说道。

    “你是说他?”

    张天逸淡然开口,声音落下时,他的身体一晃,就直接从原地,消失不见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