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0章:因为,有我张天逸!

    冯芊芊顿时一脸的无语。

    若是换成别人,可能会认为张天逸有些故作镇定的成分,但她与张天逸相处日久,对张天逸早已经十分了解。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中是绝对的自信。

    那就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他真的不担心秦家,更不惧怕秦家。

    “可秦家……毕竟太大了,咱们现在……是不是应该谨慎一些?”

    冯芊芊心中依旧还是有些担忧的说道,现在冯家与张天逸同气连枝,她并非是在担心张天逸给冯家招惹麻烦,而是真的在为咋好难过天逸担忧。

    “不用担心,一个不过就是一个超级家族而已。”

    “我向你保证,用不了多少时间,冯家就会成为与秦家,一样的存在!”

    张天逸吧唧在冯芊芊脑门上亲了一口。

    “因为,有我张天逸!”

    极为平淡的语气,极为轻柔的声音,极为悠然的表情,但这句话从他口中吐出的瞬间,却是有一股极为霸道的豪气冲天而起,一股睥睨天下的豪迈之气,纵横而出!

    冯芊芊苏佳瑶两人瞬间眼中冒出无数的小星星,这一刻的张天逸,仿佛是封建时期的帝王,挥手之间,运筹帷幄,霸气侧漏!

    “好,我们听你的,不管你做出什么决定,我们都会跟在你身边,站在你身后!”

    两女同时狠狠点头,认真的说道。

    今天,无忌集团的开业晚宴,注定是林都市前所未有的大场面。

    蒋毅还有柳曼柔今天可是彻底知道了什么叫做阵仗以及气势,几乎整个四江省,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全部都到场了,即便是有些身份特殊的官方人员,也都不怕麻烦的亲自上门参加宴会。

    现在他们两人总算是明白了,自己当初,是在跟一个什么样的人作对。

    这样的阵势,这样的架势,那些曾经在自己面前,不可一世,让自己不得不卑躬屈膝面对的人,现在竟然仅仅是因为自己与杨梦梦一起,同张天逸多说了几句话,就对自己刮目相看,说不清的大佬都来跟自己握手。

    见到这样的一幕,蒋毅和柳曼柔,甚至都开始有些庆幸当初得罪了张天逸,从而得到了机会,靠上了冯家这颗大树了。

    “张天逸,你最好还是赶紧将我们放开!不要以为打败了我,你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一间套房之中,秦侯秦烨等人,被堆垃圾一般的堆放在一起。

    秦侯满脸怒容的嘶吼道。

    “别喊了,再喊都没用。既然敢过来骚扰我张天逸,那就要有承受代价的准备。”

    张天逸无所谓的说道。

    “哼,我知道你很厉害,但在秦家的实力和地位面前,现在的你,还上不了台面。”

    秦侯依旧是讥讽的说道。

    “等到秦长老来的时候,你就会知道,你死的有多难看了。”

    “你们秦家还真是可笑,养出你们这两个笨蛋废物也就算了,竟然还这么迂腐!”

    “都什么年代了,还长老,你怎么不说护法呢?”

    张天逸淡然开口道。

    “你现在应该担心的,不是我该面对什么,而是你自己应该面对什么。他要是没有准时出现,你们这些废物的小命能不能保住,我可说不定!”

    言罢张天逸,便是从容离开了。

    而于此同时,林都市郊区,一座极为别致民宿之中,不少旅客,正在享受四江郊区,已经快要消散的雪景。

    不过就在此刻,一股强悍的劲气,莫名其妙的凭空出现,将这四周地面上的积雪轰然居然开,如同是有一颗炸弹,在这附近爆炸。

    “怎么回事?”

    不少人纷纷惊呼道,但所有人在四周好好检查了一番之后,却又什么都没有发现。

    而且经过这么一番变化,原本已经十分平淡的雪景,反倒是出现了不少新奇的趣味。

    不过他们丝毫都没有意识到,这些变化,都是成一个巨大的圆形出现的,而这圆形的中心,便是名宿之中,最为幽静的一间。

    而造成这一切的,也不过就是住在其中的一名男子,轻轻的一声冷哼而已。

    此人穿着一身灰色的棉布长袍,一头长发,面容俊逸,看起来三十多岁,一身的打扮,就仿佛是古代读书的学子一般。

    而这样的天气,他穿着一身单衣,房间里也没有开空调,他却丝毫也没有感受到寒冷。

    “好,好,好!”

    “好一个少年宗师,看来我秦宏图几年不杀人,华夏都已经将忘了我的名号了。”

    “我看秦家也该重新立立威了,也罢,就从你四江开始吧。”

    秦宏图一声冷哼之后,声音冰冷无比的说道。

    其目光一闪,一道如同刀锋一般的寒光顿时迸发而出,将他面前的茶几,直接撕开成为了两半!

    此人,便是秦家天才之一,传说之中的神师之下第一人。

    秦宏图!

    无忌集团开业的晚宴正在举行中。

    不过,随着今天的秦侯的事情传开之后,原本就已经声势浩大的宴会,现在更加火爆了起来。

    除了四江以及西岭、青原、南湖、重治的诸多大佬之外,还有不少不速之客,也悠然而至!

    “爷爷,你说张天逸会不会给俺们这个面子?”

    上岛春天酒店门口,一名白发老者被一名年轻人搀扶着往大厅走去。

    老爷子淡淡一笑:“傻小子,张天逸究竟会不会给这个面子,根本就不重要。”

    “重要的是,咱们春家在这个时候,是在为秦家出力。”

    年轻人听到这句话,先是一愣,但随后就明白了过来。

    云西与四江接邻,现在张天逸同秦家发生了冲突,若是被秦家横扫,那么云西春家,就可以顺势而为,瓜分四江的庞大地盘。

    甚至完全占据,也不一定。

    “可是,张天逸也同样很强啊,而且据说他还有一名神师级别的师父护着呢。”

    年轻人又有些疑惑的说道。

    “笨蛋,张天逸是张天逸,他师父是他师父。”

    “即便是他真有个神师师父,秦家也是丝毫不惧,所以咱们今天这一场,是稳赚不赔!”

    老爷子十分得意的说道。

    他已经是活了七八十年的人精,对于这人世常情,看得无比通透。

    “原来是这样。”

    年轻人顿时更加明悟了起来。

    不过,很快,老人的脸色,就有些阴沉了起来。

    因为前去通知张天逸的人已经回来了。

    对于云西春家家主的造访,张天逸的恢复很简单干脆。

    不见。没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