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2章:叶申再遇袭!

    当然,对于这些事情,张天逸并不怎么在意。

    此时此刻的他,正在林都市叶家所在的别墅之中。

    自从发现了叶申的下毒时间,以及叶梓蓓被刺杀的事件之后,张天逸就对叶申,进行了特殊的保护。

    恐怕就是叶申自己都不知道,叶家的别墅之外,时时刻刻,都有两名宗师高手照拂。

    以张天逸现在的实力,想要找到两位宗师高手帮忙,自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而就在昨天晚上,叶申所在的别墅,再次遭到非同一般的入侵,虽然这些入侵都已经被暗中照拂的宗师粉碎,但却让叶家父女,以及张天逸同时都认识到,恐怕更大的麻烦,还在前面,等着自己!

    “杀手的身份,还是没有查清楚?”

    张天逸坐在沙发上,同时在他身边的,还有林天正。

    “这些人本来都不是明面上的人,而且都是死士,想要调查他们的身份,根本就是极为困难的事情。”

    “不过我们还是偶然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这件事恐怕……跟秦家有关!”

    林正天神色严肃的说道,他现在的身份,也随着冯家的崛起而水涨船高,但现在竟然在自己眼皮子地下,发生了这种事,这让他感觉十分难堪。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一个带着一点血丝的指头大小的东西,放在了张天逸面前,这貌似是一个什么微型一起,上面还有一个小小的芯片。

    “这是什么?”

    张天逸不解的问道。

    “这是一个小小的定位仪,也是一个特殊的神经起爆装置。”

    “这一般都是植入在死士的体中的,寻常时候发射信号,可以用来追踪,若是死士被抓,它可以在瞬间释放出强大的点击,通过刺激神经,让死士瞬间死亡。”

    林天正眉头一皱,他发现现在自己在张天逸面前,竟然会越来越紧张了。

    “这个似乎是出了一点小问题,我们找人将其强行激活了一下,虽然只有短短的半秒钟,但我们还是追踪到了接收他信号的位置,就是秦家在四江一家小公司的内部。”

    “我们暗中调查了这小公司的背景,证实就是秦家在四江的秘密据点。”

    张天逸的眉头同样是紧紧皱了起来,反复思索,却是不得其宗。

    现在叶申基本上已经完全放弃了叶家企业的工作,甚至连同股份,都已经全部放弃,可以说,他现在完全就是闲人一个,暗杀他没有任何价值。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却值得秦家这样的大型家族,几次三番的对他出手。

    这其中必然存在他无法想象和猜测的秘密。

    “叶叔叔,你真的不知道其中的原因?”

    张天逸再次问道,就连旁边的叶梓蓓,都感觉到有些无可奈何,被人暗杀了几次,竟然都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被暗杀,这件事听起来都可以感觉到十分郁闷。

    “我要是知道了,早就告诉你了。他们明显是冲着我的性命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死!”

    “但让我死了,有什么好处?我也反复想过,我这些年虽然得罪的人不少,但还没有到这种反复派高手来暗杀的地步。”

    叶申也是一脸的茫然。

    “呵呵,有趣,有趣!”

    张天逸忍不住摇头到。

    他想起了迄今为止,叶申遭遇到的三次危机。

    第一次是中毒,若是没有自己出手的话,他应该是会被人认为重病离世的。

    而第二次是在高速上,虽然动用了枪械,但若是没有他突然改变行程的话,也应该会作为一种意外的方式死亡。

    而这一次这些杀手虽然没有对叶申造成威胁,但张天逸相信,最终恐怕他依旧会被伪造成意外身亡的方式。

    也就是说,对方的目的,是让叶申自然或者意外身亡!

    但这样的死亡方式,会有什么好处呢?

    “只能继续注意了,没有查清楚之前,叶叔叔你还是尽量减少外出吧,出去的时候,一定要带着人。”

    思索无果之后,张天逸只能疑惑的离开。

    不过上车之后,张天逸却是立刻拨通了孔高歌的电话,让他帮忙调查一下叶申有没有什么其他特殊的身份或者经历,以及他曾经接触过的仇家对手等等。

    有时候,自己未必就是最了解自己的人。

    时间很快过去,已经造足了势头的武技集团正式开业的日子,终于到来了。

    按照无忌集团官方发布的流程,无忌集团将会在无忌大厦剪彩,然后在上岛春天大酒店,举行盛大的宴会。

    天色刚刚大亮,早早起床的人们就惊骇无比的发现,上岛春天的停车场,依旧周围方圆一公里之内的所有停车位,都已经被专人守候占据了。

    若是有人想要停车,立刻就会有人前来劝阻,并且直接以代付停车费甚至打车费的方式,邀请这些人前往他处停车。

    这样做虽然看起来十分霸道,但一了解到是无忌集团的盛典,并且对方的态度足够诚恳,且给予了足够有诚意的补偿之后,所有人也就欣然离开了。

    无忌大厦。

    为了迎接今天的剪彩,整个无忌大厦,被打扫的窗明几净,装点的富丽堂皇。

    “老板,时间已经到了,剪彩马上就要开始了。”

    尽管已经见过了这种的大场面,但颜靖茹此刻的心情,依旧还是有些紧张。

    她现在对于当初自己的决定,已经兴奋到了极点。

    颜家重男轻女,她无论帮家里挣到了多少钱,最终的结果都一样,不会有人真正看中自己,因为按照父亲还有兄长们的理论,自己终究是要嫁人的,所以无论是自己表现出如何的商业天赋,她在家族之中,都无法真正的掌控权势。

    但现在,她离开了家,自立门户,仅仅数月时间,手中掌控的资产,就已经翻了数倍。

    而且更加让她欣慰的是,张天逸并没有轻视女人的想法,所有的权力完全下放,自己可以充分的展现出自己的能力。

    “你先去吧,我这里还有一个朋友。”

    张天逸靠在作为上懒洋洋的说道。

    “那好,我过十分钟再来找你。”

    颜靖茹目光在房间里一扫,这才发现,在窗口的位置竟然还有一个人。

    这是一个看起来也在二十岁出头的年轻女孩子,穿着十分传统的袄裙,长长的秀发简单的扎在脑后,整个人看起来十分清透和干净,像是小路边生长的向阳花。

    虽然只能看到此女的半个侧脸,但即便是如此,她也在瞬间就万分确定,这一定是个绝世美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