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7章:恕张某,无能为力!

    上岛春天大酒店,最奢华的总统餐厅,蒋毅亲自将张天逸送到了包间之后,便是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

    当初他和柳曼柔险些彻底得罪了张天逸,原本还在为蒋家不得不彻底臣服于张天逸以及冯家而感到不甘,但很快,他就开始万分庆幸蒋家的处境了。

    现在的蒋家,不仅仅产业翻倍,而且在林都市的地位,也与日俱增,尤其是在成为了张天逸无忌集团专用的酒店之后,四江省府的高层,也都可以轻松搭上话了。

    之前秦烨的消息,自然也是他报告给张天逸的。

    “张先生,请坐。”

    看到张天逸进来,秦烨丝毫没有要站起来迎接的意思,酒席也没有等张天逸到来就已经直接开始,他往嘴里送了筷子菜,似乎是对味道,有些不满意,将筷子扔到一边说道。

    张天逸淡淡一笑,没有在意。

    不过他已经打算好了,等会出去就招呼蒋毅,将这个不懂礼貌的家伙的房费还有其他消费,全部都打一百折!十倍!

    “你好,我京城秦家的秦烨,这次过来,是代表秦家,想要跟你谈一谈你们公司药酒还有保健品的事情。”

    秦烨满不在乎的说道。

    他已经了解过了张天逸的无忌集团,一个还没有毕业的大学生,能够在一开始就拥有这样的集团,的确已经只能用恐怖来形容,但对于秦家来说,这不过就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

    “哦?怎么,我公司的药酒以及其他保健品,和秦家有关系?”

    张天逸面色淡然的说道。

    他言中之意十分直接,既然是我公司的药酒还有保健品,那自然是和秦家,没有什么好谈的。

    “秦家是要大批量购买吗?说实话,这个事情,我还真不清楚。”

    “不如你去跟颜靖茹经理还有叶梓蓓经理谈一谈,这些方面的业务,都是她们在负责,据地有多少库存,每个月的产量是多少,我根本就是一窍不通。”

    “不过,若是阁下想要一个合适的折扣的话,我倒是可以做主。”

    听到张天逸的话,秦烨的眼中,立刻就露出了几分讥讽。

    张天逸竟然跟自己谈起生意来了。

    “我想张先生你想错了,我要买的不是药酒,我要买的,是你们药酒的配方还有制作工艺。”

    “说实话,贵公司的产品,与我们秦家的产业有些冲突,所以我们秦家,不喜欢你们公司的产品,出现在市场上。”

    “只要你开口,我可以给你一个满意的价格,直接将你们的药方还有厂房都一起买断,如何?”

    秦烨语气居高临下的说道,神色露出了轻蔑。

    在往常的时候,只要对手听到自己搬出秦家的名头,即便是省市首富级别的存在,都必须要给几分脸面。身为华夏五大超级家族之首,无人敢摄其锋芒。

    他相信,张天逸一定会好好考虑自己的意见。

    不过,很快他就失望了,因为张天逸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就直接开口拒绝了。

    “呵呵,这个……恐怕要让阁下失望了。药酒的配方,我们不准备卖,而且其他保健品的配方,我也不准备卖。至于和秦家的市场相冲突这件事,抱歉,恕我无能为力。”

    张天逸淡然说道,秦家竟然想要用这种方式来施压,绝对是打错了算盘。

    听到张天逸果断的拒绝,秦烨的目光,顿时一寒。

    “张先生,我想提醒你一下,以前也有不少人,不知天高地厚想要在秦家的市场上分一杯羹,但他们最后的下场,全部都是功亏一篑,公司破产,家庭破碎。”

    “况且,你以为秦家真的是怕您们的产品,只不过是不想做出一些无谓的竞争而已,反正最后胜利的,还是秦家。”

    张天逸淡然一笑。

    “这个……就用不着阁下操心了,即便是药酒和保健品失败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反正无忌集团,也不是靠这个东西来挣钱的。”

    “所以,阁下的提议,恕张某,无能为力。”

    秦烨的脸色更加冰冷了起来。

    事实的情况,当然不会是他说的那么简单。

    市场已经说明了情况,张天逸无忌集团推出的药酒的功效,是秦家药酒的十倍以上,但售价却不足秦家药酒的一半。而且现在还仅仅是普通版本的试销而已,秦家药酒保健品的销售,就已经缩水了七成以上。

    一旦无忌集团的药酒和保健品全面上市,秦家药酒以及保健品,很快就会丧失掉全部的市场。一年上千亿的收入,岂能轻易放弃。

    若非是如此的话,家族怎么会派自己前来,亲自处理此事。

    “张先生难道不想再认真考虑一下?”

    “要知道,我可是代表秦家来跟你谈这件事情的,你应该能够想象一下,在华夏,跟秦家作对,究竟是什么样的下场。”

    他声音冰冷的威胁道。

    同时他面向张天逸,两根手指轻轻一搓,一缕火焰,就从指尖爆发出来,再次端起之前的酒杯时,眨眼之间,那纯银的酒杯,就被灼烧的通红,化作一滴滴的银汁,滴落在地上。

    做完这一切,他的眼神便是瞬间得意了起来。

    “我可不认为,你的身体,有这个杯子这么经得住考验。”

    这一手,动用的是他在药王谷的修真修为,虽然他的修为不高,甚至还比不上自己的古武修为,但却可以让他在两种力量结合之下,轻而易举的碾压同阶武道高手。

    当然,更是用来恐吓对手的最佳手段。

    不过,很快他就失望了。

    因为张天逸的眼中,根本就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畏惧。

    反而是眉头一皱的看了一眼滴在地毯上的银汁。

    “哎呀,可惜了,这个杯子,你至少要赔三千块。这块地毯就有些贵了,你至少要赔三十万!”

    张天逸淡然的说道。

    “你说什么?”

    秦烨一愣,听清楚了张天逸的话之后,他的脸上,立刻噌的冒出了怒火。

    张天逸这个时候,竟然会说到自己砸坏了东西该如何赔偿上去,如此过左右而言他,这分明就是赤粿粿的在无视自己。

    身为秦家的一份子,他还从来没有在任何场合,收到过如此的轻视!

    “张天逸,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告诉你,这药酒还有保健品的配方,你是卖也得卖,不卖吗,也得卖!”

    他一拍桌子,高声怒喝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