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3章:郑家的慌张!

    而正如沈迁良以及柳行知两人所说,此时此刻,西岭省,郑家主宅之中,所有的家族高层,几乎都已经到齐,即便是没有到齐的,也正在用最快的方式聚拢。

    郑家主宅后面的小型机场中,直升机刚刚停下没有多久,就会再次起飞。

    今天的郑家,聚合的比往常任何一次新年都要齐整,但气氛,却是前所未有的阴沉。

    当日与张天逸有过一面之缘的郑浩,正战战兢兢的站在大厅的中央,脸色苍白全身颤抖,默默不语。

    而在他身边,则是一张轮椅,上面赫然是全身都被纱布以及石膏裹满郑浩的哥哥,郑瀚!

    “家主,咱们郑家现在该怎么办!派出去的人已经确认了,黄家的确是完了,之前的传闻,也都是事实,并没有多少虚言。”

    老爷子郑玉山将手中的拐杖在地上笃了笃,气息有些虚浮的说道。

    同时他也看了看郑浩郑瀚两人,无奈的叹气。

    “还能怎样,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就不信,华夏武盟还有雷龙部门,会放任此人胡作非为!”

    郑宏辉神色严峻的说道。

    他没有想到,才刚刚接手郑家家主之位不到五年,竟然就遇到了这种惊天剧变。

    “武盟?雷龙?你不要想的太美好了,那可是神师!”

    “当今华夏,造化不问世事,生死只顾轮回,神师就是这世界的巅峰,何来的将挡,哪里的水能掩得住?”

    另外一名郑家老者也冷声说道。

    此人一头白发,眼神熠烁,穿着一身粗布麻衣,给人一种仙风道骨之感。

    他便是郑家的底蕴,半步神师高手,郑鸿云。

    “我原本以为,再有两三年时间,我就有极大的可能,突破神师境界,那时的郑家,就可以一跃成为华夏巅峰家族。”

    “但想不到,郑家竟然会因为一个药膳的配方,招惹了如此强敌!”

    “华夏怎么会突然出现一个如此妖孽的高手?”

    郑鸿云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谁又能够知道,那药膳的拥有着,竟然就是他本人?”

    “此人如此低调,实在也是我郑家倒霉!都怪黄家那些废物点心、土包子,不知天高地厚的暴发户。”

    郑宏辉一脸阴沉的说道,狠狠的拍了拍自己的膝盖,显然是后悔到了极点。

    “不要说这些废话,归根结底,还是你的那些小心思惹的祸,若是不去贪图那个什么狗屁药膳,怎么会弄到现在这步田地?”

    郑鸿云唉声叹气道。

    “如今之计,只有想办法,付出一些代价,看看我的那些好朋友能否出面,尽量帮我郑家,说说人情吧。我只希望,这个时候,他们不要落井下石才好!”

    “实在不行,请出仙君,破财免灾吧。”

    最终郑鸿云只能无奈摇头,起身迈步而出,离开了大厅。

    而他的背影之中,无法形容的带着几分萧索。

    “什么!仙君!”

    听到郑鸿云的话,郑宏辉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无法置信之色,整个人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瘫倒在了座位上。

    “爸,真的就没有办法了么?他就那么可怕?他不过就是一名九品宗师而已啊!”

    “况且传闻不是说了么,对黄家出手的,并非是张天逸,而是他的师尊。”

    郑浩郑瀚两人,有些不以为然的说道。

    “哼,你们还好意思说?”

    “你知道为了得到张天逸的消息,我们花费了多大的代价?他的确应该仅仅是一名九品宗师,这样的修为,对我郑家来说,的确不是应该忌惮的存在。”

    “但你们知道他的另外一个身份吗?他是一名通天彻地的神医,四江冯家的冯瑞风被人陷害,几乎成为废人,却在他治疗之下,不但伤势尽数恢复,还修为大涨,一日千里!”

    “这都不算什么,我们还得到消息,他为雷龙炼制了一种特殊的药丸,服用之后,宗师之下,全部都可以没有任何后遗症的提升五年以上的精纯功力。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若是得到我郑家的帮助,用我郑家库藏之中的千年灵药,他能够炼制提升十年甚至数十年的极品丹药,也未必不可能!”

    “若是那样的话,我郑家,就可以在一夜之间,制造出数量恐怖的古武高手,内力、宗师,全部都不在话下!”

    “你们想一想,这样的人,虽然他是一名九品宗师,但整个华夏,谁人能够不忌惮!”

    郑宏辉说的斩钉截铁,每一句落下,都会让郑浩两人全身颤抖,如遭雷击!

    “我千叮咛万嘱咐,让你一定要小心行事,甚至他的资料,我都担心会在网上泄露,电话也怕被人监听,所以才会用纸质的方式给你送来。这样的机会,千载难逢,但却被你们两兄弟,搅和成为了现在这幅模样!你们说,可惜不可惜,心痛不心痛!”

    “这样的人,被华夏任何一个家族得到,都足以在极短的时间之内,改变整个华夏武道界的格局!这样的人,只要他愿意将自己的身份暴露出来,一声号令,将会有无数人的古武者,心甘情愿的为他卖命,你们说,可惜不可惜,心痛不心痛!”

    “他自己的医术尚且如此,那么他的师尊呢?现在我们不但错过了一名神医,还顺带错过了他的神师师尊,你们说,可惜不可惜,心痛不心痛!”

    郑宏辉越说越是激愤,越说越是后悔。

    说到最后,干脆狠狠跺跺脚,其他的郑家高层也同样愁眉不展,既是心痛,又是悔恨。

    好好的如意算盘,算到现在,却成了一手烂棋!

    不过,就在此刻,郑宏辉的脸色,却是蓦然间一变,从之前的痛恨,瞬间就化作了骇然。

    不仅仅是他,大厅内所有的郑家高层,此刻都面面相觑的看着靠窗的一个座位。

    那里原本是个没有人坐的空位,但不知何时,竟然已经多出了一个人。

    一个年轻人。

    而现在,这个年轻人,正在好整以暇,一脸玩味的看着他们。

    这个年轻人他们虽然是第一次见到,但却是瞬间就已经认出来。

    张天逸。

    张天逸正懒洋洋的坐在座位上,嘴里还咯嘣咯嘣的磕着瓜子,看他面前小桌上的一对瓜子壳,显然是已经在这座位上,停留了不少的时间。

    “阁下……可是四江张天逸?”

    一名老者颤颤巍巍的站起来,吞了一口口水说道。

    “郑家的待客之道,还真是不怎么样。”

    “客人都来了这么久了,竟然都不知道奉上一杯茶,一直都听说郑家的修武茶,对古武者修炼,有着潜移默化的促进作用,看来是喝不到了。”

    张天逸将手中最后一颗瓜子磕完,弹开瓜子壳,随后有些无语的说道。

    “我说郑家人怎么会找到不知好歹的找上门来,原来我在你们眼中,竟然还有如此大的用处,原来我在你们心中,竟然还如此的被忌惮。”

    “那既然是如此,郑家主,你说,咱们之前的账,该怎么算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