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7章:很不好意思,我不差钱!

    “误会?没有误会!”

    “你黄家之人气势汹汹,光天化日,毁我院门,此事,不是误会!”

    “堂堂内力高手,对我手无寸铁的父母痛下杀手,对寻常世人,耀武扬威,这不是误会!”

    “你黄家出错在先,出言不逊威胁我在后,此事,更不是误会!”

    张天逸冷冷一哼,气势隆隆爆发,如同雷鸣爆发。

    “区区黄家,竟敢如此猖狂,我就向你,要个说法!”

    他步伐稳健,一步步不断踏出,直奔黄翔而去。

    “站住,休要在黄家家主面前放肆!”

    见到张天逸就要出手,周围人影顿时闪动,十名内力武者,瞬间阻挡在了张天逸面前。

    但区区内力武者,对于张天逸来说,不过就是废物而已,如何能够吓得住他?

    他直接充耳不闻,继续踏步向前,向着黄翔,狠狠压迫过去。

    “放肆!”

    十名内力高手,再也没有任何犹豫,结成阵势,以十敌一,向着张天逸,为了过去。

    自己可是黄家供奉的古武客卿,若是让人当着自己的面,伤了黄家家主,那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他们虽然是内力武者,但经常修炼一种阵势,威力奇大,与黄家供奉的宗师高手切磋之时,即便是七品甚至是八品宗师,都无法应对。

    所以对于突然出现的张天逸,他们有绝对的信心。

    见到这十人出手,黄翔也终于稍稍放松了下来,有这十人大阵出手,张天逸便也翻不起什么大浪了。只要先将他拿下,剩下的事情,自然就可以慢慢解释了。

    即便是无法解释,他堂堂黄家,也并不惧怕真的得罪一名宗师。

    “雕虫小技!”

    张天逸面对十人的围攻,丝毫不惧,轻蔑一笑。

    只见他仿佛拍蚊子一般的随手一挥,一股浩荡劲风顿时横扫而出,右手边的三名内力高手,顿时惨叫倒卷,口中喷出鲜血,全身骨头发出砰砰之声,不知断裂了多少。

    坚硬的花岗岩地面,直接被杂碎。

    而三人落地之后,便是再也没有了声息,生死不知!

    但这仅仅是开始而已,他单手再次一挥,左手边三人,顿时步了前者的后尘。

    至于剩下的四人,则是在张天逸冷冷一哼,一步踏出,身体直接撞过去,前方的两名内力高手,顿时就被直接恐怖的气劲撞飞,同样是口喷鲜血,生死不知。

    而后方的两人,则是在冲击而来的过程之中,一股巨力凭空落下,如同两只巨大的铁拳,瞬间就两人砸落在地,狠狠砸入了地面之中,身体弯折成为一个诡异的角度,死得不能再死!

    “这怎么可能……”

    “这也太恐怖了……”

    “他到底是谁!”

    这一下,所有人都脸色巨变。

    尤其是黄翔,他身为家主,自然是对这十人的阵势的威力,极为清楚。

    而这十人,也是他经常待在身边的防护高手,连宗师都不止杀过一人。

    但现在,他们已经组成阵势,以逸待劳的情况下,竟然连张天逸的一片衣角,都无法碰到!

    张天逸,竟然恐怖到了这种地步!

    他不过二十岁而已,难道实力已经到达了八品甚至九品?

    这样的高手,绝对是古武修炼之中,天才中的天才。

    不过,黄翔震撼虽然震撼,但却依旧还没有多少畏惧。

    他的眉头一皱,稍稍犹豫之后,还是淡淡开口。

    “沈老,还是请你出手吧。”

    随着他的声音落下,他的面前,一道人影一晃出现。

    这是一名穿着麻布长衫的老者,虽然须发皆白,但却眉目奇骏,举止风度翩翩,如同一名与世无争的书生。

    此人,比那时黄翔经常随身的防护之二,九品巅峰宗师,沈孤绝!

    黄家家大业大,难免造人嫉妒,但偏偏又没有家族之人修炼武道,自然就会成为众多江湖高手眼中的香饽饽。

    若说在华夏,哪个家族的儿女人口最多,或者没有人说得清,但若是那个大家族之中,遭受的绑架勒索最多,那绝对是黄家!

    黄家每年收获的金钱无数,其中有大部分,都用在了豢养古武高手上。

    这位沈孤绝,已经不止一次的救过黄翔的性命了。

    “后辈,俗话说的好,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为人处世,还是知道适可而止的好。”

    “我黄家之前的确是对你不敬,但你先是伤了黄家后辈,随后杀入黄家住宅,连伤十名内力高手,就是有再大的怨恨,现在也应该泄气了。”

    “不如,阁下就此罢手,我黄家可以再为之前的冲撞,做出赔偿,就以十亿为限,如何?”

    老者坦然开口说道,面带微笑,似乎完全没有将之前的事情,放在心上,更没有将之前张天逸的实力,放在心上。

    “呵呵,就此罢手?你说的倒是轻巧。”

    张天逸却是冷笑一声,“对我父母出手,伤我逆鳞,岂能你说算了就算了?至于钱?很不好意思,我不差钱!”

    “那,阁下到底想要如何?”

    沈孤绝淡然开口说道。

    “很简单,就像我之前所说的,让黄家主当众向我磕头道歉,向我父母道歉,此事,便可作罢!”

    “古武界中有个约定俗成的规矩,祸不及父母,你们既然过分在先,那我过分在后,不算稀奇吧!”

    张天逸踏前一步说道。

    老者双目一眯,神色有些阴冷了起来。

    “阁下还真是得寸进尺,我黄家家主是什么身份,且能向你磕头下跪?”

    “既然阁下没有诚意,那就不必要多说了,快快离开,我可以不取你性命!”

    张天逸一愣,但随后便是再次发出了冷笑。

    “哼,我之前有诚意,但是你黄家却大言不惭。现在,本公子,已经不需要诚意。”

    “今日,你就是道歉也罢,不愿意道歉也罢,你黄家,都是在劫难逃!”

    张天逸踏出一步,砰的一哼,整栋楼宇都猛的一晃,地面上被他一脚,踏出了一个巨大的坑洞,密密麻麻的裂缝,如同蜘蛛网一般的蔓延看来,原本富丽堂皇的大厅,瞬间就变得极为刺眼起来。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

    “既然如此,那就休要怪我不留情面了。”

    “家主且后退,待我将他拿下,看他还能如何嚣张!”

    老者冷哼一声,轻飘飘的一步踏出,整个人顿时化作了一道清风,以一种无法形容的恐怖速度,瞬间就贴近到了张天逸的面前。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