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6章:我张天逸何时需要装?

    这里虽然消费不是剑门县最高,但同样也不低,能够来这里吃饭的,自然是见闻身份,都十分不俗之人,很快就认出了黄子墨的身份。

    虽然他也是第一次出现在剑门县,但他的恶名,早已经在这里传播了。

    所有人瞬间就不约而同的放下了杯碗,把目光都看向了张天逸所在的方向。

    “小子,刚才好嚣张啊,怎么,拿了我的钱,这么快就过来享受了?”

    “哟,吃的不错嘛,还真是穷人乍富,存不住粮啊!”

    黄子墨大摇大摆的坐在张天逸的对面,讥讽的说道。

    “你谁啊!没空搭理你!”

    张天逸抬头眯着眼说道,继续对付面前的一个红烧肘子。

    这天云斋的味道,还这是不错。

    但张天逸毫不在意,一旁的关童筱就不一样了。

    之前吃饭的时候,她已经在手机上搜过这个黄子墨了,这家伙根本就是西南一霸,手下已经有很多条性命了,只不过没有证据,所以任谁也拿他没有办法。

    走到哪儿,只要知晓他身份的人,都是畏而远之。

    黄子墨身后的黄家,乃是西南地区的矿业大佬,家产数十亿。

    千万不要与其他的数十亿的富豪相提并论,因为黄家经营的主要是煤矿,所以现金流极为恐怖,基本上不受任何人制约,所以即便是其他富豪大佬,也极为忌惮,这才让这位黄子墨无法无天。

    不仅仅是他,还有他的兄弟姐妹,更是一个比一个嚣张!

    “哟,还是这么狂啊!”

    “你也没想到我们会这么快就再次见面吧,之前咱们的账,是不是该好好算一算了?”

    黄子墨用手指轻轻的敲着桌面说道。

    “算账?什么账?”

    张天逸这才小心翼翼的抬起了头,一脸玩味的看向了黄子墨。

    这家伙还真是锲而不舍的找死啊,自己刚才放过他也就算了,线不到这家伙还能自己再次找上门来。

    “什么账?你给我装傻充愣是不是?”

    “你撞了我的车,拿了我的钱,这么快就忘了?”

    “当时你不是很嚣张么,现在我倒是要看看,你还能不能,跟之前一样的嚣张。”

    黄子墨眯着眼睛说道,看着张天逸的目光之中,再度露出了几分讥讽。

    “我告诉你,得罪了我黄子墨的人,从来都没有好下场。”

    听到他的话,周围的人顿时一个个都面色变化起来了,原来张天逸是得罪了黄子墨。

    瞬间,他们的脸上,就露出了同情之色。

    张天逸得罪了这么一尊瘟神,自己竟然都还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但下一刻,他们所有人脸上,就都露出了震撼。

    “滚蛋,别打扰我吃饭!”

    张天逸将筷子在碗边敲了敲说道,仿佛根本就没有听到黄子墨说的话。

    “什么?你刚才说什么?”

    黄子墨瞬间就愣了,到了这种时候,张天逸竟然还如此嚣张?

    “我说,让你滚蛋!”

    张天逸再次冷冷说道。

    “好小子,果然是好嚣张!”

    “浩哥你看到了没有,这家伙竟然敢叫我滚蛋!”

    黄子墨哭笑不得的说道,仿佛听到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旁边的人更是一脸的愕然。

    都到这份上了,张天逸竟然还敢如此嚣张,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黄子墨滚蛋。

    旁边的关童筱更是一脸的呆滞,跟张天逸待了几天,自然已经稍稍清楚了张天逸的脾气了。 张天逸者明摆着是要找事啊!

    碰到了黄子墨,他竟然不是回避,反倒是故意挑事!

    “呵呵吗,的确是有些脾气,也有些胆量,可惜,这些脾气,这些胆量,都用在了自己不该用的地方。”

    这是,正好微笑这也坐了下来。眼神轻蔑的看着张天逸。

    与之前的默默不语不同,他现在的态度,也有些玩味起来。

    “我真是有些佩服你了,到了这种情况,你竟然还能够心安理得的吃饭?”

    “你是真的不知道我们是谁,还是故意装的这么心思沉稳?”

    郑浩淡然说道。

    “装?我张天逸何时需要装?你们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我有必要怕你们?”

    “两位,你们是不是吃饱了没事撑的?要是你们还没吃,麻烦你们自己去找位子点菜,我这里,不请客。”

    张天逸一脸无所谓的摇头说道。

    周围的人再次愕然起来,张天逸这分明就是在故意嘲讽黄子墨两人是叫花子,想要在自己桌子上吃饭。

    “小子,你知道你是在跟谁说话么?”

    “这位是西南矿业的黄大少,家中资产数十亿,这位,是西岭药业的郑公子,乃是西岭省,最有钱的大少!”

    旁边一名年轻跟班冷冷的高声说道。

    说完,一脸傲然的看着张天逸两人,脸上的讥讽,毫不掩饰。

    黄子墨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居高临下的冷冷逼视着张天逸,“现在,你知道你得罪的,究竟是什么人了吧?”

    “这里虽然是四江,但我黄家在整个西南,那都是头号家族。”

    “至于浩哥,那可是西岭省,当之无愧的第一大少!”

    “所以,你现在明白了?”

    黄子墨傲然的说道,旁边的郑浩,则是冷冷一笑。

    他们两个虽然不知各自家族之中的地位最高的年青一代,但在西南这片地面上,的确是没有人敢招惹。

    就算张天逸乃是一个古武者,但无论是在黄家还是在郑家,都同样有高手坐镇,无论是哪一方面的人,都必定会给两家,一些脸面。

    张天逸不过是一个内力武者而已,根本就不会放在眼中。

    折在他们手里的内力武者,已经不是一个两个了。

    “小子,我也不为难你,现在你当着这里所有人的面向我们磕头道歉,我或者,可以稍稍放你一马!”

    黄子墨冷冷一笑道。

    “让我磕头道歉,你有那个资格吗?”

    张天逸轻笑一声。

    “资格!我没有资格?我现在就让你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资格!”

    黄子墨冷冷大笑,一把抓起桌子上的一个空酒瓶,就向着张天逸的脑袋,狠狠砸了下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