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章:我信了你的鬼!

    “小伙子,不是我看不起你,这件事你可真要想清楚了,做手术可不是小事,而且这可是开腹手术!”

    “你毕竟是中医,实在不行,你看看能不能先缓解一下情况,等待后续的救援队到来?”

    钱老板脸上冷哼直冒的说道。

    原本他们只是想要趁着这里的雪景,拍摄两条广告而已,谁想现在竟然出了这样的事情。

    旁边一个主要的演员腿还断着呢,要是一不小心再弄死个人,那这件事可就大了,搞不好回去之后,整个公司都会面临整改和调查,那个时候,他就该哭了。

    “钱老板,你要是实在不同意做手术也行,不过我可是提前说好了,现在他的情况,几乎每过十分钟,危险就会增加一倍,越往下等,死亡感染的可能性就越大!”

    “我还是那句话,救援队在明天早上之前,救援队还有医疗队,是赶不过来的。咱们县上,更没有直升机什么的可以调用,他也不能移动,要是等到明天早上,他腹腔感染的可能性,将会在百分之九十以上,到时候就是神仙来了,也没有办法了!”

    一脸淡然的说完,张天逸便是两手一摊,好整以暇的在一旁静静等待起来。

    “这……”

    听到张天逸的话,钱老板立刻更加不淡定了。

    他虽然不是医生,但见识还是十分广博的,张天逸的话,实际上他也十分认同。

    但关键若是自己下了这个决定,不出事的话自然皆大欢喜,但一旦出事,事情就会比伤员直接感染死亡还要严重一些!

    “可是你……你连麻药都没有啊,这怎么做啊!”

    “他又不是关云长,他可是忍不住的!”

    钱老板无可奈何的说道。

    “麻醉的事情,包在我身上。”

    张天逸淡然一笑,取出一枚银针在钱老板眼前一晃。

    “针灸?”

    “小伙子,你该不会是开玩笑吧,我的确听说过针灸可以封闭经脉,让人感受不到痛觉,达到麻醉一样的效果。不过那仅仅是听闻而已,从来没有加过真章。”

    “你这么年轻,难道还能把针灸学到这种程度?”

    旁边的几位老医生见到这一幕,一个个都震撼非常起来。

    他们无法相信,张天逸如此的年纪,就能够拥有如此高超的针灸术!

    “哼,区区麻醉而已,对我来说,就跟吃饭喝水一样的简单。”

    张天逸一脸淡然的说道,这种事情对他来说,简直不要太小儿科。

    “不行,绝对不行。”

    “这玩意不是开玩笑的,你这手术我可不敢答应,绝对不行!”

    钱老板也把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行行行,我也懒得跟你们废话了,出了事情算我的好吧。”

    张天逸不耐烦的说道,一抬手,几枚银针咻咻的飞了出去,刺入了拼命拒绝的钱老板还有其他几名村医身上,这几人的经脉立刻就被封住,站在原地,无法动弹起来。

    “真是的,跟你们说话怎么就这么费劲呢!”

    “不过就是一个小手术而已,真费劲!”

    成功的让这几人闭了嘴,张天逸无奈的摇头,来到床前,手再次一抬,几枚银针落在伤员身上,后者立刻失去知觉的昏迷过去了。

    以现在张天逸的修为,经过他封住的经脉,你就算是把他放在火上烤熟了,他也不会有任何感觉。

    再次瞪了几眼钱老板几人,张天逸三两下将伤员的衣服撕成了粉碎,开始为他手术。

    接连十多枚银针落下,伤员受伤区域的血脉便被封堵住,同时受伤的肠道也被封住,确保不会蠕动。

    随后张天逸便是随便拿起一把手术刀,切豆腐一样,三两下就将伤员的伤口切开,嗖的一下,将插进他腹腔的玻璃抽了出来,扔到一边。

    然后他直接将手从伤口出插进去,一阵翻动之后,白花花的肠道就被他拉了出来,足足四个破裂口,全部都暴露在了外面。

    见到张天逸的“大胆”操作,几名村医外加钱老板虽然无法动弹也无法说话,但满头的大汗,却是不要命的留了出来。

    尤其是几名村医,那更是咕咕的不断吞咽着口水,被惊呆的外焦里嫩!

    这阵势,这手法,知道的清楚他是在做手术,不知道的,绝对会认为他在杀猪!

    张天逸自然不会去管这几人脸上的震撼。

    找到伤口之后,拿起弯针,穿上缝合线,双手如飞,咔咔咔的开始缝合起来。

    瞬间,周围几人脸上的惊骇,又直接化作了震撼!

    张天逸之前的操作,要说多粗鲁就有多粗鲁,但现在,他的动作要说多细致有多细致。

    他的双手灵巧的如同缝纫机,不断的上下翻飞,那缝合线就跟飞起来了一样,一分钟时间不到,四个肠道裂口,就被他缝合的完美无缺了。

    钱老板倒是对这种级别的缝合没有什么概念,只能看得住张天逸的手很快,线条走的十分漂亮。

    但几位村医就不一样了,他们可是学过缝合的,即便是没有做过这种程度的缝合,但基本的理论也还是清楚的。

    张天逸对肠道的缝合,那简直可以说是比教科书还教科书。

    这一次,他么可是对张天逸的技术,完全心悦诚服了。

    不过,还不等他们继续震撼一段时间,张天逸立刻又开始了骚操作。

    三两下将肠道十分霸气的塞回伤者腹腔之后,张天逸又直接将手从打开的伤口插了进去。左抓抓,右抓抓,不一会儿就从伤员的腹腔里面,抓出一团乱七八糟的应该是从肠道漏出来到东西。

    而下一刻,张天逸的动作,更是让这些人,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眼珠子就快要掉到地上了!

    只见他从旁边拿起一瓶之前他自己带来的药酒,瓶盖一扔,一小瓶,二两左右的药酒就咕嘟咕嘟的倒进了伤员的腹腔。

    看到几人脸上的惊恐,张天逸一摆手,无所谓的说道。

    “呃……你们不要紧张,这是我亲自酿制的药酒,不仅仅可以消毒,还可以促进伤口愈合,消肿止痛,而且吸收迅速,有了这一瓶酒,保管他平平安安,不会出现任何意外!”

    几名村医眼睛再次鼓了鼓,虽然不能说话,但心里已经快要炸毛了!

    你这是什么操作?

    我信了你的鬼!

    你真当我是傻子是不是?

    见过用酒消毒的,谁他么的见过用药酒消毒的!你这么牛逼,怎么不说用料酒消毒?

    还有,谁他么的不知道酒滴到伤口上就是痛,你他么的还敢说消肿止痛?

    我信了你的鬼!

    还平平安安,麻痹的人家醒过来了,疼都得疼死,还屁的平平安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