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8章:真是坑人的高手!

    直到游九尤已经如同一块烂泥一样的趴在地上,张天逸这才冷冷一哼的松开了手,将他扔垃圾一样的扔在了一旁。

    “好了,我张天逸也不是一个记仇的人,这种小角色,我都懒得跟他动手,稍稍的教训一下就算了吧。”

    “接下来嘛,咱们就谈一谈精神损失费的问题好了,刚才他们又是威胁又是恐吓的,可是把我吓的不浅,总不能就这么算了是不是?”

    拍了拍双手,张天逸有些不情不愿的说道。

    而听到他的话,段楠还有严鸿济两人,瞬间就是目瞪口呆,震撼就要哭了。

    这段装逼的本事,未免也太那啥了吧!

    什么叫做不是个记仇的人?你不记仇你说这么多干什么?

    什么叫做懒得动手?人都快要打残废了好不好,脸都已经烂了好不好?

    什么叫做把你吓的不浅?麻痹的你一个神师,谁能够吓得住你?

    你要敲竹杠你就直接说啊,用得着打这么深的伏笔?

    两人在内心暗自抱怨道,但脸上却是没有丝毫犹豫的露出了赞同和恭敬。

    他们当然也只能在心里抱怨一下算了,面对一名神师,自己能够怎么办?

    谁让有人在自己的地盘上,招惹了这位大爷呢?

    噗!

    王心燕原本正向着喝一杯水压压惊,但听到张天逸的话,瞬间就喷了出来!

    张天逸这他么的就是在光明正大明目张胆的敲诈啊!

    你敲诈就敲诈吧,还非得弄出这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这是要让人家吃了亏还得给你送锦旗啊!

    而跟在两位宗师后面的那些大佬富豪们,尤其是漕帮帮主,瞬间眼睛都绿了。

    今天无路如何,也是免不了,要大出血了!

    而刚刚从昏迷之中,稍稍清醒过来,以为张天逸现在打也打了了,骂也骂了,面子也给了,总应该看在两位宗师的面子上,就此放过自己的游九尤,瞬间就是一个哆嗦,忍不住的全身颤抖,口吐白沫起来。

    之前自己说要张天逸怎么怎么样,结果呢,自己却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当着所有人都面,被人当成沙袋一样的狠揍!

    他现在可谓是后回到了极点。

    自己怎么就这么笨呢,谁不知道新世纪是自己的地盘,敢在自己的地盘上收拾自己儿子的人,其岂能是一般人?

    自己这么一辈子都精明能干,偏偏到老了,阴沟里翻了船!

    “说话啊,你他么的是哑巴了还是傻逼了!”

    段楠看到游九尤发呆,立刻高声呵斥道。

    麻痹的人家在敲竹杠呢,你倒是给个态度啊,赶紧让人家敲完了走人啊!难不成你还想多挨几次揍?

    麻痹你现在难道还没有看明白?张天逸这家伙分明就是心狠手辣脸皮厚啊!

    再揍一次的话,敲的竹杠只能更加恐怖啊!

    “张少,他虽然仅仅是我徒弟的父亲,但我还是得向您讨个人情……您看……”

    见到游九尤完全是一副懵逼的样子,段楠只能苦笑赔礼说道。

    “讨个人情?你的人情很大?”

    “他儿子的事情我还没说呢,你觉得你有多少人情?”

    张天逸冷哼一声的说道。

    周围的人瞬间又再次冷汗直冒。

    这个年轻人究竟是什么人?

    揍了漕帮副帮主不说,连段楠的面子都不给?

    “张少,我也向您讨个人情,您看是不是大人不记小人过,就把他们,当成一个屁给放了吧。”

    这个时候,严鸿济也有些无奈的开口了。

    他岂能看不出来张天逸到底是打的什么算盘。

    既然都已经在敲竹杠了,那自然是要连自己一起敲的。

    况且严鸿济也认为,以张天逸的身份来说,仅仅是段楠一个九品宗师的话,的确还没有那么大的脸面。

    甚至连同自己一起算上,都不一定有。

    “呵呵,既然这样的话,我还就真不好意思说什么了?你老严的面子,我还是要给的。”

    “行了,他不是在这新世纪有股份么,让他把股份都让出来,这个小事情,就这么算了吧。”

    张天逸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

    周围的人立刻再次骇然无语了。

    麻痹的还真是不要脸啊,你还不好意思?游九尤在新世纪的股份,其他的不说一年收入十个亿还是很轻松的吧,这么多的钱让出来,你一口一个小事情就给没收了?

    不但要没收了,而且还说是给严鸿济面子。

    这是既拿了银子还得留人情,做了婊子还要立牌坊啊!

    当然,这些话大家也只能在心里说一说罢了,谁也不敢蹦出来半个字!

    漕帮,段楠还有严鸿济两位九品宗师大佬,竟然就这么被他轻而易举的敲了一记大竹杠!

    高手啊,真是坑人的高手啊!

    现在算一算,柯镇丢了二十五个亿,游九尤丢了新世纪的股份,还跟游尘一起,父子俩都被揍了一个凄凄惨惨戚戚,段楠和严鸿济两人都欠了张天逸一个大人情,张天逸一根毛都没有伤到,就弄到了这么多的好东西。

    “心盛表哥,咱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张天逸回过头,仿佛没事人一样的对王心盛说道。

    “对对对对,咱们该回去了,的确是该回去了。”

    王心盛声音颤抖的说道。

    要是再不回去,他估计都要得心脏病了。

    今天晚上这一惊一乍的,出汗都快要让自己出的虚脱了。

    王心燕等人早就已经被惊骇得全身都是鸡皮疙瘩了,自然也不会有任何意见。

    于是,三人跟在张天逸的身后,在新世纪的直升机的护送之下,离开了游轮。

    回到王家之后,张天逸没有继续停留多少时间,仅仅是再次向王老告罪一声,留下了一些公司刚刚生产的一些妙药之后,便是直接离开了。

    他在新世纪惹的事情不小,很快就会传开,他可不想到时候,王家的门槛被人踏破。

    而在他离开之后,王心燕终于还是没有忍住,找王老问到了张天逸的身份。

    “爷爷,他到底是什么人!”

    她低声问道,无法理解,张天逸明明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年轻人而已,但却能够让漕帮都俯首称臣,两名九品宗师在他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出。

    “他?”

    王泰和有些感慨的摇头。

    “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你只需要清楚一件事,在现在的华夏,能够惹得起他的人,没有几个。”

    王心燕瞪大了眼睛,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