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3章:见证奇迹的时刻!

    他将沈秋荷拿过来的最后一个水杯放到面前,然后将玉牌放入了水杯之中。

    这个水杯里面,装的是滚烫的开水!

    奇迹又一次出现了。

    玉牌在放入了水杯之后,并没有如同普通的玉石一样直接沉入水底,而是悬浮在了水中。

    而且玉牌周围的水都被一种无形的力量退开,让整个玉牌仿佛被一个气泡包裹在其中,一丝一毫的水珠都没有沾染上。

    “看到了吧,华夏玄术,并非是虚妄之言,与你们平时抵触的所谓封建迷信,根本就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概念。这种区别,就如同是正轨医院与骗子郎中一样的区别,骗子郎中,或者有时候会运气好,治好那么一两个病人,但只有正规医院,才能够算是真正的正统!”

    “玄术在很大程度上,实际都可以用科学来解释,两者并非完全冲突。你看这枚玉牌,就是这正的玄术的产物,这才是经过真正的高手开过光的宝物。”

    “刚才仅仅是向你们展现了此物的几个方面而已,所谓的趋吉避凶,说的简单一些,无非就是消灾解难,这么玉牌可以辟火,撵尘,破水,还有其他很多强大的能力,你想想,若是你遭遇了火灾,任何火焰都无法靠近你,你若是跌入水中,一定的时间内,根本就不会被淹死,行走在污染重地,却可以纤尘不染,若是有人暗杀你,子弹靠近你的身体之后,就会自动绕开,这一切,算不算是趋吉避凶?”

    “所以有一件这样的宝物戴在你的身上,它的价值,是不是无法估量!这样的宝物,你们几个说说,那是能够用金钱来衡量的么?小张送了这么一件宝物都没有声张,你们送的那些东西,除了贵之外,根本没有任何用处,你们有什么值得夸耀的?”

    王泰和说完,冷冷一哼,略带失望的看着王心燕等人。

    而王镇殷等人,则是纷纷点头,显然是非常赞同王泰和的说道。

    于此同时,他们看着王泰和手中的玉牌,目光之中,透露出无法形容的羡慕。

    他们都钻研考古学多年,自然十分清楚,这其中的惊人所在。

    这样的一枚玉牌,完全可以说是无价之宝!

    张天逸这份礼物的珍贵,简直已经无法形容。

    不过,王心燕并没有因此屈服。

    “爷爷你是在说笑吧,熄灭了一根蜡烛,就算是能够辟火?一小撮面粉就算是纤尘不染?那么一点水,就能说淹不死?要是这样都算是趋吉避凶的话,那趋吉避凶未免也太简单了吧。”

    她讥讽的说道,依旧没有觉得张天逸的这枚玉牌,有什么稀奇。

    “说你不懂,你还真是不懂,你平时若是稍稍肯下一点功夫,随便听我和你奶奶,或者是你老爸老妈讲一讲考古玄术这一方面的知识,就不会这么无知!”

    王泰和恨铁不成钢的说道,指了指曹新雪,“小雪,我刚才说了那么多,你应该已经明白了吧,下面的,你接着说。”

    曹新雪是王镇殷的研究生,又是王心盛的女朋友,在王家原本是十分自在和熟悉的存在,但此时此刻,听到了王泰和之前的那一番言论之后,竟然也有些紧张起来。

    “爷爷,您刚才说道,应该是玄宝的认主吧!”

    “认主?”

    王心燕不解的问道。

    “不错,就是认主。华夏的玄术宝物,历来都极为神奇,在开光之后,其大部分的功效以及威力,都被内敛在宝物之中,不会散发,只有在滴血认主之后,他的威能,才会完全散发出来。而现在,这枚玉牌在还没有认主的情况下,就已经可以展现出这些能力,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其中的能量,已经强悍到了极点,即便是没有认主,也无法将这些能量完全封印住!”

    曹新雪一字一句的说道,心中也渐渐的震撼了起来,看向张天逸的目光,已经与之前,截然不同了。

    这样的宝物,已经不仅仅是有钱,就可以办到的了。

    而能够弄到这样的宝物,已经足以说明,张天逸绝对不是王心燕口中,所谓的什么穷光蛋屌丝。

    因为这样的宝物若是放到外面,将会让无数的富豪,趋之若鹜,疯狂追求。

    “小燕,你现在应该知道,你刚才说的那些话,是多么的无知和幼稚了吧!”

    王泰和淡淡摇头说道,对王心燕的态度,似乎更加失望了起来。

    “镇殷啊,我看小燕这些年,你们管教的有些松懈了,以后还是抓紧一点吧。”

    王镇殷两人哪里还敢多说什么,纷纷点头称是。

    王心燕的脸色立刻变得难看起来,王泰和口中的抓紧,可不是稍稍严厉一些那么简单,那绝对会让她今后的生活,变得捉襟见肘,十分严苛!

    “爷爷,那您还等什么?赶紧让这东西认主吧,也好让咱们见识见识其中的玄妙才好吧。”

    王心盛兴奋的说道,之前停了王泰和的话,他的心脏都快要直接跳出来了。

    他身在考古世家,对这样的玄术秘辛,本身就听闻了不少,但要说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却还是第一次。

    “说了半天,你们还是没有完全明白。”

    “这种开光的玄宝,第一的珍贵,就在于其趋吉避凶的玄妙,而第二的珍贵,就在于它还没有认主。因为一旦认主,那就代表着,它已经只属于一个人了,其他人已经没有了任何用处。而且何种宝物中蕴含的能量是有限的,一旦开启,其中的能量,便会开始不断的减弱,最后完全失效。就像是一个充满气的皮球,最终,总会慢慢塌陷。”

    “你爷爷,这是舍不得!”

    王泰和没有说话,但沈秋荷却是颇为感慨的说道。

    而王镇殷先是眉头一皱,随后脸色一变,同样是露出了感慨。当然,在这样的感慨的同时,也难免会有着一种无法形容的后悔以及失望。

    渐渐的,餐桌上的所有人都渐渐反应了过来,而最后,王心燕也终于意识到了什么,脸上瞬间涌现出无法形容的震撼。

    旁边的柯镇更是忍不住狠狠的吞了吞两口口水,到了这种时刻,他们就是再笨,也知道了王泰和根本就没有将这枚玉牌用在自己身上的意思,而是准备将它送给王心燕。

    而下一刻,王泰和果然将玉牌连同盒子,都递到了王心燕面前。

    “燕子啊,你是咱们家最小的小孩,也是唯一一个经常不在爸妈身边的孩子。一个孩子身在外地,一定要随时随地注意自己的安全,爷爷奶奶以前担心你,但你性格倔强,非要去外地读书,我们也没有办法。”

    “现在好了,有了这东西,我以后,就不用再过多的担心你的安全了。”

    一边说着,王泰和一边将盒子直接塞入了王心燕的手中。

    “认主的方法很简单,用针刺破你的手指,滴一滴鲜血在上面就可以了。”

    “一旦认主,它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为你规避危险!”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