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3章:还有可能是个司机

    这同样是一件玉观音,有巴掌大小,全部都采用翡翠镂空雕刻而成,虽然比之前的玉观音像价值低了一截,但好歹也是将近十万的存在,若是能够卖出去,同样可以有不俗的提成。

    不过,张天逸依旧是随意扫了一眼,便是直接摆手。

    “还是太大,我说了,要随身佩戴的。”

    余春兰的眉头再次一皱,难道自己是看错了?

    对方几乎是想都没有想,就直接拒绝了。

    这种人,她到并非是没有遇到过,有些人看起来穿着不俗,但实际上,并没有腰包并没有表现的那般宽裕。

    余春兰心中无奈一笑,看来自己想要的高提成,只能是奢望了。

    想不到自己好不容易抢到了一个看起来似乎有点钱的客人,结果人家的购买欲望,并非如此强烈。

    当然,她也并没有因此失望,并不代表着所有有钱人,就一定会买贵重的东西。

    她正想着,去给张天逸找一个便宜的玉器,然后结束这笔生意,去迎接新的客人。

    不过就在他从外面取过来几枚精致好看的玉片,准备让张天逸挑选时,旁边一名别着店长胸牌的女人就走过来强行将她打断了。

    “余春兰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贵宾区域,就只能带贵宾进来。”

    “若是客人不能卖贵宾区的玉器,那就只能在外面看。”

    “再说了,不要一看穿着人五人六,开着车的就以为是有钱人,他们还有可能,不过是个司机而已。”

    女人的样貌比起余春兰,那就太一般了,满脸横肉,一看就知道极为刁钻刻薄。

    而余春兰也不敢多做反驳,低着头不断点头说对不起,能够在这样的大都市,找到这样一份干净体面的工作不容易,所以她只能尽量忍耐。

    这女人可是这里的店长,将自己开除,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罢了。

    “光说对不起有什么用?还不带客人出去?要是卖你手里的这些玉的话,利润还比不上贵宾区的茶水钱。”

    “还没学会爬呢,就开始抢着飞了,竟然也想学其他人走大单,你以为你的运气就那么好?”

    一面说着,这女人还充满鄙夷的看了张天逸一眼。

    这名店长骂骂咧咧的,在余春兰吩咐道歉之下,这才一脸 内分泌不调的离开了。

    不过临走之前,依旧还是让余春兰赶紧将贵宾区腾出来,万一来了大客人!

    张天逸淡淡一笑,他自然是看出来了,原来是自己之前挑玉器的举动被人当成假把式,看成是司机了。

    不过他倒是并没有怎么在意,自己总不能为了显示一下自己的面子,就过去将那位店主提过来狠狠揍一顿吧。

    不过,在店长离开之后,余春兰却是没有立刻将张天逸带出来,反而是将之前挑选好的语气都放在张天逸面前,让他慢慢挑选,不必着急。

    “对不起先生,我为我的领导向您道歉,他之前说的话,实在是太难听了。”

    “希望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不但向自己介绍这些玉器,而起她还极为诚恳的向张天逸道歉。

    “你这么说,就不怕你们店长再过来找你麻烦?”

    张天逸试探着问道,同时目光随意的在这些玉牌上扫过。

    “我觉得既然是开店,就应该对顾客一视同仁,大家都是平等的,并不能说,您消费比较低,就应该受到冷落。”

    “再说了,既然我们做的是口碑生意,那就更加应该真诚的对待每一位客人才对,这才应该是企业的生存之道。将顾客分成不同等级的经营者,迟早也会被顾客,排除在等级之外。”

    余春兰有些自嘲的说道。

    “可惜我不过就是一个小小销售员而已,他们又怎么会将我的话,放在心上呢!”

    “而且我总觉得,虽然你看起来年纪很小,比我小很多,但身上却有一种独特的气质,肯定更不是一般人。”

    张天逸点点头,此女的目光十分真诚,看得出,她是由衷的说出这番话。

    至于看出自己不是一般人,这或者倒是一句实话,自己在修为到了和道境界之后,本身就拥有了一种融入与天地的神秘感,只要注意感受,很容易觉察到。

    这是张天逸也无法将其强行隐藏的感觉,这就如同是仙人下凡一样,即便是你伪装的再好,也会显得与这普通的世界,有些格格不入。

    “就这件吧。”

    张天逸找了一件看起来颇为大气的玉件,然后递给了余春兰。

    “好,我这就去给您包起来。”

    余春兰立刻高兴的说道,虽然这玉件的价格仅仅是数千块而已,但她依旧感到十分满足。

    而就在这时,大门口,一名衣服脏乱,头发花白油光满面,满脸憔悴,一看就知道已经很久都没有好好睡觉休息洗澡的老头从门口走了进来。

    老者手里抱着一个裹了不知道多少层的布袋子,目光之中,透露着无法形容的焦急。

    见到这个人,之前那位店长赶紧冲了过去。

    “我说老头你怎么回事,怎么又来了,我说了你的东西是假的,我们这里不收!”

    一面说着,她一面皱着眉头,似乎是老头身上的气味并不好闻。

    “老板你再看看吧,这东西的确是真的,我们一直都将他埋在祖宅的地基下面,连动荡年代都没有放出来。这可是祖上传下来的,已经很多代了。”

    “您再好好看看吧!”

    老者苦苦哀求的说道。

    “不看不看!赶紧走吧,别在这里耽误我们的生意好不好,你闻闻你这一身的味道,把我们的客人都给熏走了!”

    店主拿着一个鸡毛掸子,将老头不停地往外面赶。

    “这是怎么回事?”

    张天逸不知所以,向余春兰问道。

    “这位老人家已经接连来了好几天了,儿子是开大车的,前几天出了车祸,急需一大笔的医药费,老人家根本没有那么多钱,就回到老家拿来了个玉件,说是祖上传下来的宝贝,要三十万卖给店里做儿子的医药费。”

    “不过店长还有几个掌眼的都看过了,那玉件根本不是古董,而是一件赝品!”

    余春兰叹了一口气说道,脸上露出了对这位老头的同情。

    “赝品?他既然是急用,生死攸关的大事,怎么可能找什么赝品来骗钱?就没有去其他店里问过?”

    张天逸有些疑惑的说道,老头的这种状态,不像是那种投机取巧的人。

    “玉石这个行业都是相通的,咱们是重治市最大的玉器店,既然我们都说了是假的,其他的店里,哪里还敢收啊!”

    余春兰摇头说道。

    “原来是这样。”

    张天逸点点头,但却心中一动,下意识的就凝神感应了过去。

    这一感应之下,他立刻心中震撼了起来,在老者手中的包裹里,竟然有一团精纯的能量,正在徐徐运转。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