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你又是什么东西!

    此人长相,倒是跟经理,有着那么几分的相似。

    脖子上挂着两个大金链子,脸色虚浮,一看就知道是沉迷声色,造成的身体虚浮。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你又是什么东西,这件事跟你有关系?”

    张天逸淡然问道,悠悠然的靠在椅子上,。

    “你管我是谁?赶紧给我赔钱,让后让那些车都开走,然后滚蛋!”

    “小瘪三,要是耽误了我哥做生意,我把你屎都打出来!”

    年轻男子嚣张无比的指着张天逸的脸冷哼道。

    “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

    “你知道你这么做,将会面临什么么?”

    张天逸眉头一挑,这四江是怎么了,怎么还有这么不上道的混混,敢在自己面前惹眼。

    坐在张天逸旁边的白小妖更加无语了,忍不住噗嗤一笑。

    一直小蚂蚁,竟然在恐吓一头大象!。

    “我在跟谁说话?好大的口气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什么四江大佬呢!”

    “小子,不要以为知道一点臭钱,就敢在春爷面前嚣张,有钱的人我见得多了。”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这个道理你不懂吗?管他妈你有多少钱,这是老子的地盘,我让你盘着就盘着,让你蹲着你就得蹲着!”

    这个时候,经理也再次开口了。

    “我再给你一个机会,现在让这些车全部开走,刚才敲诈的钱,十倍退回来,然后让这位美女陪我们哥俩喝两杯玩一会儿。”

    “做到这些,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如果我说不呢?”

    张天逸淡然开口道。

    “说不?那就不要意思,我只能让我的这帮兄弟们,跟你好好讲讲道理了。”

    ,一挥手,立刻他身后的二三十个人,都围了上来,钢管西瓜刀都掏出来,眼看就要动手。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大金链子的电话响了。

    刚按下接听键,一个粗狂的嗓音就传了过来。

    “范晓春你是不是傻逼了,没事给尽他么给我惹祸是吧!你小子嫌命长了是吧!”

    听到这个声音,这位春哥顿时一个哆嗦,额头上冒出了冷汗。

    “旷爷,我没给您惹事啊,我这些天都安分的很啊?”

    来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他老大的老大,林都市的大佬之一,旷爷!

    “还没惹事?你现在赶紧给我赶到你表哥那个火锅城,老子到了你若是还没到,你就死定了!”

    电话里继续吼道。

    “放心旷爷,我现在就在这呢,有个不开眼的小瘪三正在店里找麻烦呢!”

    大金链子声音有些哆嗦的继续说道。

    “什么!”

    电话那边立刻传来一声惊呼。

    “麻痹的我警告你,千万不要轻举妄动,在我来之前,一句话都不准说,什么事都不准做!”

    言罢,不等大金链子回话,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

    揣好手机的大金链子一脸懵逼,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既然是老大吩咐了,他也不敢继续收拾张天逸了。

    不过,即便是如此,他依旧还是没有将事情,与张天逸联系在一起。

    反倒是已经被接连坑了两次的经理,眉头一皱,有了一些不祥的预感。

    而仅仅是几分钟之后,一辆至少上百万的豪车就从远处飞驰而来,一个甩尾停在了火锅城大门口。

    连车头直接装在水泥墩子上,装的稀巴烂也毫不在意。

    还来不及熄火,一名穿着厚厚睡衣的中年男子,便是从驾驶座上,跳了下来。

    中年男子推门而入,先是目光在四处一扫,看到店里并没有什么打斗的痕迹,而且看到张天逸两人,也十分安稳的坐在座位上之后,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而下一刻,他便是满脸怒火的冲了过来,不由分说,飞起一脚,就将大金链子踹到了几米开外!

    “我艹,你不开眼的蠢货,竟然还敢蹦跶到张少头上来了。”

    “傻逼玩意儿,早就提醒过你,不要随便嚣张不要随便嚣张,就是不听,就是不听!”

    似乎还不解恨,他从旁边抓起一张椅子,对这躺在地上的金链子,就是一阵猛砸!

    这位中年男子,自然就是现在归属在冯家之下的地下大佬之一了。

    他原本刚刚用钱砸到了一个清纯大学生,正准备着,哪想到正要到关键时刻,电话就响了。

    一看电话号码,他顿时就被吓蔫了,险些直接就不举了!

    而在听到电话里面的声音之后,他更是面色大变,再也顾不上小美人,裤子都没穿,裹上一件随意就狂奔而出。

    不过,好在,事情并没有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砰砰砰!

    直到将手里的凳子砸的稀烂,他这才气喘吁吁的罢手,然后如同孙子一般的来到了张天逸身边。

    “张少,见到您太高兴了。”

    他的腰弯的都超过九十度了。鼻子都快要碰到自己鞋面了。

    大金链子瞬间再次一个哆嗦,尿都要被吓出来了。

    这是旷爷啊,自己的老大都得当爷爷供着的任务!

    但现在,他竟然对张天逸,如此的恭敬,比对他老娘还要恭敬。

    冷汗瞬间浸透了他的全身,他就是再笨,也知道自己惹大事了。

    他忽然想起了旷爷刚才的称呼。

    张少,什么张少?

    不过,张天逸之前打电话找的,却并非是所谓的旷爷。

    而是林天正。

    而下一刻,火锅城的大门被推开,一个声音,冰冷的传来。

    “老旷,我没说错吧,你的人胆子还真不小啊,连张少都敢动?”

    在看到这个人的样貌自后,刚刚恢复了一点力气,强撑着坐了起来的大金链子,瞬间眼神呆滞,整个人直接懵逼了。

    一股热流从他的裤子里流了出来,他竟然是直接被吓尿了!

    林正天!

    林都乃至整个四江省,现在的地下皇帝之一!

    冯家老爷子的弟子,冯家在四江的第一发言人。

    自己在平常,那是连见面的资格都没有的人!

    而随着他的到来,火锅城外面,很快就站满了黑压压的一片人。

    而且与之前一样,林天正同样是来到张天逸面前,恭敬无比的深深鞠躬。

    “张少!”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