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非要动手,自找苦头!

    不过,很快,他们所有人的脸色,就变得极为难看起来。

    尤其是施展暗器,后发而先至的水光华。

    她的暗器不仅仅锋利,而且速度快,爆发力更是恐怖到了极点,在如此近的距离下,几乎与反器材狙击枪没有任何区别,甚至犹有过之!

    她释放出来的暗器,别说是人体了,就算是坦克装甲车,都不可能挡得住!

    而现在张天逸可是被七人联手围攻,在她看来,自己的暗器,绝对会对张天逸,造成沉重的杀伤。

    甚至是直接干掉都有可能。

    她甚至已经在开始想象,张天逸被自己的暗器,打成马蜂窝的样子了。

    叮叮叮!

    但很快,清脆的声音,就接连不断地传来。

    让人无法置信的一幕出现了,所有射到他身上的暗器,别说伤到他的身体了,就连碰到他的身体都没有做到。

    她的所有暗器,都在距离张天逸还有十公分的识货,就如同是碰到了磁场一般的停止了下来。

    随后,全部掉落在了地上。

    掉在地上也就罢了,竟然还全部断裂成为了两截。

    不仅仅是断裂成为了两截,所有的锋利的尖刃,全部都卷了口子!

    这些可都是钛合金打磨出来的神兵利器,竟然还没有碰到对手的身体就已经被损毁了。

    这需要如何恐怖的修为才能够做到!

    “小心!他的防御很强,身上有诡异。”

    “他肯定是有什么特殊的武器!”

    水光华立刻大声叫道!

    但她的提醒,还是太慢了!

    耿浩天以及呼延飞两人的剪刀腿,已经攻击到了张天逸的面前!

    两人如同两个巨大的钢铁钳,一左一右,狠狠的向张天逸的上腿夹过去。

    两人都是九品宗师之中的高手,这一脚就是一米两米的石柱都可以夹断!

    他们相信,张天逸可以挡住建凯极的一拳,但绝对不可能挡得住两人同时出手的剪刀腿!

    他们相信,击败是这一击,不能将张天逸的双腿夹断,也绝对可以让他在短时间之内,无法站立!

    绝对可以让他在短时间之内,实力大损!

    他们两人听到水光华的提醒的时候,根本就已经来不及收回了。

    不过,他们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收回。

    甚至他们都根本没有在意,水光华说的究竟是什么!

    “防御很强?身上又诡异?”

    “身上有特殊的武器?”

    他们根本就不相信这些,在他们最擅长的双重剪刀腿面前,再强的防御都会被摧毁,再大的诡异,都会被撕碎。

    特殊的武器?自己又不是豆腐做的!

    不过,当他们的双脚,已经夹住了张天逸的双腿的时候,双目却猛的鼓起,全身都冒出了冷汗。

    他们这才看到水光华发出的暗器。

    看到了这些暗器已经断成了两截,锋利的部位已经全部都卷刃了!

    “我艹!”

    他们忍不住开口怒骂道,忍不住头皮发麻起来。

    那玩意可是钛合金啊,连钛合金都被搞断了,自己的肉,自己的骨头,能比得过钛合金!

    麻痹的你要提醒你早一点啊!现在提醒,我们根本就反应不过来啊好不好!

    咔!咔!

    啊……

    清脆的骨头碎裂的声音接连发出,随后便是两声,凄惨到了极点的嚎叫!

    情况,与之前建凯极的一幕,极为相似。

    张天逸的腿没有断,他们的腿却断了!

    不仅仅是断了,而且还是断成了粉碎!

    他们的双腿,仿佛是夹在了一把斧头的锋刃上,自己把自己的腿,给撞碎了!

    但他们并非是唯一发出惨叫的。

    在倒地的瞬间,他们还看到了倒飞出去的焦俊明以及齐炎。

    焦俊明的匕首直接扭曲成为了麻花,手臂发出咔咔的声响,骨头碎裂。

    齐炎的手掌直接弯曲成为了一个诡异的形状,仿佛是被强大的力量,直接扭曲掉了。

    两人齐齐发出惨叫,飞回去的速度,比冲过来的速度,更快!

    而最惨的,莫过于仇洪明以及何志远两人,两个人就如同是两个篮球一样的飞了出去。

    在地上反复弹起来好几次,撞上了不知多少石头,等到停下来的时候,整个人,已经弯曲到了一种诡异的角度,仿佛被缠在一起的两根大麻花!

    所有人都愣住了!

    整个山谷之中,一切莫名的安静了起来。

    那些年轻人一个个下巴都快要掉到地上了!

    蔡高峰穆念慈两人更是目瞪口呆,愣愣的站在原地,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七个人,七名宗师,七名九品宗师围攻张天逸一个人。

    他们之前都以为,这样的阵容,这样的战斗,应该已经是绝对没有任何悬念了才对。

    但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结果,却是快要将他们的脑袋都吓的爆掉了。

    张天逸站在原地文思未动,但围攻他的七名九品宗师,却败的败,伤的伤,简直就是人仰马翻!

    甚至人仰马翻都已经不足以形容这种局面,完全就是摧枯拉朽一面倒!

    但更加让人惊骇和恐惧的是,做到这一切,张天逸根本就连手指都没有抬一下。

    让就站在原地,什么动作都没有做,什么招式都没有施展,但攻击他的人,却是全部都重伤了。

    他们就如同是自己撞到了墙上,墙没有任何事,但所有撞墙的人,却是全部都头破血流!

    所有人都仿佛是在做梦一般。

    “看吧,说了让你们不要动手,你们非不相信。”

    “现在还有什么意见吗?这个结果,你们还满意吗?”

    “都说了我不过是来借一件衣服而已,非要将事情弄到不可开交的地步。”

    张天逸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拍了拍手,有些不好意思的扫了一眼四周凄惨无比,正在惨叫挣扎的几名宗师高手。

    然后,他一步步的走到了唯一没有受伤的水光华的面前,将她包里,之前自己送出去的那株药草拿了出来。

    “现在,我可以走了吗?各位宗师?”

    “或者,要是还不满意,您二位也来试试?”

    仿佛之前的一切事情,都没有发生,张天逸转身将双手背在背后,一脸淡然的看向了曹高峰以及穆念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