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我们好怕啊!

    “我说你能不能不要只想着占我的便宜?”

    “你是什么身份,你只要跟欧阳家的人说一声,整个南湖省哪个饭店不是让你随便吃,非得要用我的证件?”

    孔高歌有些无语的说道。

    “哟,你还好意思生气?我帮了你们特殊反应部队那么多的忙,怎么说也得出现血吧?”

    张天逸满不在乎的说道,三两下敲定了订单然后将证件扔了回去!

    “好好好,我错了还不行?”

    “你们随便吃,你最好做咱们华夏第一个被撑死的宗师高手!”

    孔高歌瘪了瘪嘴,掏出了电话,通知了临时驻地的人,时间上要做出更改。

    “老孔你就放心吧,不会耽误你的是,咱们吃饭办事两不误!”

    张天逸淡淡一笑,也拿出手机,给欧阳青打了个电话。

    这件事说起来麻烦也麻烦,说起来简单倒也简单,不过就是利益交换而已。

    自己去欧阳家要一个人情,让欧阳家配合孔高歌等人解开。

    这对于自己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难度。

    “没有地方就抢个地方,再火爆的饭店也终究只是饭店而已。我们现在这样的身份,可以活得嚣张一些了,太过内敛有的时候是自讨苦吃。”

    在华夏,越是高档的饭店,就越是会将客人区别对待。

    比如张天逸现在选择的这家饭店,只针对会员营业,想要进入其中,需要不低的资格。

    但正因为如此,能够进入其中吃饭,那就是地位和身份的象征,所以在这里,生意不但不会冷清,反而是天天爆满。

    谁都愿意用一顿饭,来向其他人,证明自己的实力!

    当然,进入这种饭店吃饭,除了需要特殊的资格才能拥有的会员卡之外,还有就是孔高歌这种,带有强制特性的优先级特权。

    所谓的优先级,打个简单的比方,一名警员只要有需要,就可以在大街上,无条件征用你的车,你的钱,甚至是……你的小老弟!

    张天逸三人来到饭店的时候,正好赶上晚上用餐的高峰时间。

    不过,张天逸并没有在意,有了孔高歌的优先级资格,他们完全可以随时到了随时插队!

    当然,这种情况很少出现,所以一般人都并不熟悉。

    百花楼,虽然没有评星,但长河市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一家资格超过了五星级的会员式饭店。

    进入装饰的金碧辉煌的大厅,当前台的美女小姐姐听到张天逸报出来的订单号码时,她们的脸色,立刻就变得无比的崇敬了起来。

    与普通的客人不同,在这上班作为这里的员工,他们十分清楚这种优先级所代表的特殊意义。

    能够拥有这种资格的人,绝对不仅仅是有钱那么简单。

    张天逸的目光向饭店内扫了扫,立刻觉得赏心悦目起来。

    与所有的高档饭店会所一样,这里的服务眼,全部都是经过了精挑细选、无论是身材还是样貌都堪称极品的年轻女孩,现代社会,说到底,到底还是男权社会,所以应和男人的虚荣心,就成为各种高等级会所或者饭店必须具备的素质!

    “先生您好,我们已经为您安排了紫金包间,请跟我来。”

    小美女将手机交还给张天逸,神色之中,带着兴奋以及恭敬的向张天逸说道,然后在前面开始引路。

    所谓的紫金包间,在百花楼风景最好的第三层,三人和领路的服务员小姐姐乘坐电梯,很快就来到了三楼。

    不过,当服务员退开紫金包间的大门,张天逸三人准备进入其中的时候,两名穿着十分奢侈的年轻人,就骂骂咧咧的从楼梯上冲了过来。

    他们的目标很明确,正是紫金包间。

    “你怎么回事?你们究竟是怎么安排的?”

    “我明明都已经订好了包间,而且还是用的最高等级的会员卡,为什么我刚进饭店,就给我取消了?”

    两人,当先一人,三十岁左右,看起来十分随和的脸上,此刻却是露出了恶狠狠的神色,狠狠瞪着服务员以及张天逸三人。

    “许先生不好意思,这三位客人他们使用的是特殊优先级身份。”

    “不过各位放心,我们很快就会为你们安排新的包间的,不会耽误您太多的时间。”

    服务员十分有礼貌的解释道。

    虽然来到这里的客人本身脾气都不会小,但毕竟场合不同,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一般情况下,并不会难以说话。

    所以她并没有太过担心这两人会太过纠缠。

    一面说着,她一边继续领着张天逸三人进入包间。

    不过,事情似乎并不想她想象的那么简单,在她做出了解释之后,这两人并没有理解的举动,反而是抢出一步,将服务员以及张天逸三人,直接挡在了门外。

    “你们三个,赶紧给我滚,麻痹的我许裴定的房间也敢来抢,简直是不要命了。”

    许裴冷笑着说道,眼中充满这不可一世。

    “你定的房间,那是你的事,但现在,这个包间是我们的。”

    “你要是识趣,就赶紧给我让开。”

    张天逸眉头一皱的说道,自己都用了孔高歌的身份证明了,竟然还会遇到这种事情。

    “让我们让开?你是在说笑吗?”

    “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你也不打听打听我是谁?”

    许裴冷冷的瞪了张天逸一眼,讥讽的说道。

    在长河市,还没有几个人,敢这么对自己说话。

    “你很牛逼么!”

    “老孔啊,该你出手的时候到了。”

    张天逸嘿嘿一笑,双手抱在怀中,好整以暇的说道。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孔高歌无奈的摇头,同时上前一步,伸出双手,仿佛抓小鸡一般的将两人的衣服一提,扔垃圾一般的扔到了走廊上。

    “两个小子,自己识趣第一点,你若是再来闹事的话,我就不是丢到走廊这么简单了。”

    “我会把你扔下三楼。”

    孔高歌冷冷一笑,他本身是个脾气好的人,但就是经不起张天逸这么激。

    “我艹!”

    但许裴却似乎并没有将孔高歌的话放在心上,反倒是被他的出手,彻底激怒了。

    两人从地上爬起来,恼怒无比的指着孔高歌。

    “好啊,太好了,我在长河长了快三十年,还从来没有人敢对我动手!今天你是第一个!”

    “告诉你,我可是长河市市府第一领导的儿子,你竟然敢让我让开?”

    “哦?好牛逼的身份啊,我们好怕啊!”

    一旁的付云岚噗嗤一笑的说道。跟张天逸相处的时间久了,她早已经了解了张天逸的脾气,正常情况下,古武者一般很少会合官方人员差生冲突,但张天逸偏偏就是个例外。

    这位长河市市府第一领导的儿子,在他这里,绝对不算盘菜。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