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我就算是挑事了,你又能如何?

    “的确是……不过……”

    “蠢货还不住嘴!”

    欧阳蓝刚刚说了半句话,就被于英年直接打断了。

    “张宗师,此事……的确是的劣徒不对。”

    对于这个徒弟,于英年内心也是颇为无奈,但事实已经如此,他倒也没有放在心上。

    “老夫在这里,向张宗师道歉了。”

    言罢,他便是颇为严肃的恭敬向张天逸拜了下去。

    没办法,谁让这家伙是自己的徒弟呢。

    不过他倒是并没有将这件事,太过放在心上,即便是欧阳蓝对张天逸有所冲撞,以自己的宗师之身,在大庭广众之下向张天逸道歉,这个面子,就已经给足了吧。

    不过很快,他的脸色就微微变化起来了。

    因为在他拜下去的瞬间,一股无形的力量,就将自己拖住了,任由自己如何冲击,都丝毫未动。

    “张宗师,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忍不住抬头问道。

    “于宗师刚才所说可就不对了。”

    张天逸淡淡道。

    “有何不对,他冲撞了你,我这个做师傅的代为赔罪,不是理所应当么?”

    于英年不知道张天逸是什么意思,但心中却是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似乎今日的事情,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般简单。

    “呵呵。”

    张天逸轻轻一笑。

    “这其一,他今日首先冲撞的,不仅仅是我,而是我的两位朋友。而且用冲撞这个词语,那就太轻了。应该说是侮辱,甚至是羞辱!”

    “其二,于宗师最然是他的师傅,但你们的师徒关系,却仅仅是音乐而已,在武道上,根本不存在任何关系。而刚才的出手,那可是古武者的事情!于宗师音乐上的师徒,如何去管武道上的纠纷?”

    “还有其三,于宗师,你当我张天逸是什么人?他刚才可是要我跪下道歉,自断手臂,还有送我的朋友到他的床上,宗师不可辱,三者的任何一样,都足以让我取他性命,你轻飘飘的一句道歉就可以抹平了?”

    “要是这样一句道歉都管用的话,那我现在斩了于宗师一条手臂,向于宗师道一句歉,是不是就解决问题了?”

    于英年脸色一变,张天逸这分明就是不愿意善罢甘休啊。

    “那张宗师想要如何,才愿意就此罢休?”

    他脸色阴沉的说道。

    眼前这个年轻人,似乎不是那么容易对付啊。

    “很简单,他奉上双臂,此事便可就此作罢!”

    张天逸淡淡说道,脸上充满了玩味的笑意。

    于英年的脸色,瞬间更加阴沉了起来。

    他不管张天逸说的是什么,但只要是当着自己的面,让自己的徒弟奉出双臂,都绝对是在打他的脸!

    若是连自己的徒弟都保不住,这件事以后传出去,他在华夏武道界,将会成为彻底的笑柄!

    张天逸这分明就不是在针对欧阳蓝,而是在这对自己!

    自己身为欧阳家族供奉的宗师,若是连欧阳家的接班人都保不住,那自己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停留在欧阳家!

    想到这里,他的脸色,再次一变,一个惊人的想法,在他脑海中出现。

    难道,张天逸也同样不是在针对自己,他真正针对的,竟然是……欧阳家族!

    一股怒火,瞬间就从他体内爆发而出,他堂堂七品宗师,竟然会被一个小子如此算计!

    他脸上的严肃态度瞬间就消失无踪,身体站的笔直,整个人的气势轰然绽放,让周围的所有人群,瞬间脸色一变,胸口如同被大石击中,呼吸急促,险些喘不过气来。

    “张宗师,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张宗师是不是太过分了。”

    “我的徒弟,自有我来教训,我向你道歉,已经给足了你的面子,你若是还抓着不放,就是故意挑事了!”

    于英年干脆也撕开脸说道。

    “挑事?我就算是挑事了,你又能如何?”

    “你欧阳家族在我四江嚣张跋扈,何尝又不是故意挑事?”

    张天逸冷冷一笑,丝毫不惧,脸上带着玩味的看向了于英年。

    “不过,现在我又改变主意了!”

    欧阳蓝一听这话,还以为张天逸是服软了。

    “哼,知道怕了么?告诉你,我师傅那可是七品宗师,你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子,即便是宗师又能如何,在他面前屁都不是!”

    “你知道你之前是在干什么么,给脸不要脸!我师傅给你几分脸面,你还当自己真的就无法无天了?”

    于英年眉头一皱,虽然知道欧阳蓝这么说话十分不妥。

    但转瞬一想,他所说的,不也正是自己所想的么,既然张天逸如此不是抬举,而且反正欧阳家族也正好有染指四江之意,索性就趁此机会,给张天逸一个教训!

    擒贼先擒王,若是能够趁此机会,镇压了张天逸,那四江岂不是唾手可得?

    既保住了自己的脸面,还提升了自己的名声,更可以帮助欧阳家掌控四江,一举三得,何乐而不为!

    自己可是堂堂七品宗师,张天逸就算是宗师,如此年纪,又能够修炼到几品?自己还会怕他?

    只要现在张天逸服了软,那么接下来,整个四江,都得服软!

    “张宗师,还是那句话,我的这劣徒之前得罪了,我替他赔礼道歉。”

    “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如何?”

    “既然你已经改变了主意,那我就带着徒儿走了,还望张宗师,以后好自为之!”

    他也跟着开口道,但语气与之前,已经截然不同,尊敬严肃已经完全消失不见,转而成为了一种得意以及傲然。

    言罢,他转身就要直接离开。

    欧阳蓝的脸上也露出了微笑,他之前虽然反应迟钝,但现在总算已经回过味来。

    不过下一刻,两人的脚步,却都猛的一顿,刚刚还在微笑脸色,瞬间就阴沉到了谷底!

    张天逸讥讽的笑道:“我的主意已经改了,俗话说的话,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欧阳蓝冲撞本宗师,这个账,归根结底,还是算在于宗师身上的好!”

    “所以,想要我张天逸就此罢手,只有一个可能,乃是于英年,你跪下向我道歉,自断一条手臂。”

    “至于他,宗师不可辱这句话是白说的么。”

    一声冷哼,张天逸一抬手,向着欧阳蓝那里虚空一按,一股巨大的力量,顿时从天而降,狠狠压在了欧阳蓝身上。这力量之大,展开之突然,瞬间就将欧阳蓝压在来到地面,咔咔的声音不断传出,全身的骨头,不知碎裂了多少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