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我就是四江张天逸!

    刚刚落地,啪的一个巴掌就扇到了欧阳蓝的脸上。

    “孽畜,还不住嘴,再多少半句废话,谁都救不了你!”

    欧阳蓝瞬间又懵逼了,看着出现在面前的老者,万分不解的说道。

    “师傅您老人家终于来了,您打我干嘛啊,是这个小子羞辱我,对我欧阳家不敬的!”

    “您快将他拿下,好好拷问,他之前可是连你都不放在……”

    他惊喜得意的指着张天逸说道,但话还没有说完,他声音就猛然顿住,一双眼睛,瞬间瞪的滚圆!

    他高高在上的师尊,即便是欧阳家家主见到都恭敬无比的师尊,此刻竟然再也没有顾忌自己的脸面,而是十分严肃的走到了张天逸面前,抱拳一拜。

    “南湖于英年,见过四江张天逸张宗师!”

    看到于英年恭敬的样子,还有他口中说出的话,欧阳蓝脑袋瞬间嗡的一下,整个人直接懵逼了?

    什么玩意?宗师?张天逸宗师?

    眼前这个长得还没有自己帅,看起来又瘦又猥锁的家伙,竟然是宗师?

    “孽徒,还不过来拜见四江张天逸张宗师?”

    老者冷冷一哼的说道,神色虽然依旧镇定桀骜,但世界上,眼神依旧还是有些无奈以及尴尬。

    听到这句话,欧阳蓝整个人都不好了。

    同时他扫了一眼旁边依旧跪在地上的欧阳流之后,尤其是看到后者脸上那快要哭出来的神色之后,终于明白了什么。

    瞬间,他是更加懵逼了!

    眼前的人,竟然真的是宗师!真的就是四江那名名声惊人的少年宗师!

    自己之前,竟然一直在跟一名宗师叫板!

    要一名宗师跪下来道歉?还要一名宗师自断手臂赔罪?

    自己竟然还有一名宗师当面看着自己双飞他的女人?

    自己竟然还骂对方嚣张?

    人家是宗师啊,可不是得嚣张?嚣张有什么稀奇的?

    宗师不嚣张,那谁还能嚣张?

    但到了此时此刻,他还敢再说什么,只能赶紧重新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说道。

    “拜见……拜见张宗师。”

    但即便是如此,他依旧还是没有太过将张天逸放在心上。

    张天逸虽然是宗师,但自己的师傅也是宗师,而且自己的师傅已经是成名多年的七品宗师,还会怕一个小子?

    而且他十分清楚自己的师傅对自己的疼爱,绝对不会让自己,再受到丝毫损伤的。

    至于周围的吃瓜群众,现在也有些看不懂了。

    唯一能够想到的事情,就是欧阳家的这个欧阳蓝,怎么就跟一个傻子一样,一会儿又嚣张,一会儿又悲剧,一会儿又悲剧,一会儿又嚣张!

    现在竟然又跪下来了。

    同时他们也只知道,著名的音乐家演奏家于英年来了,而且还是欧阳蓝的师傅!

    但这位殿堂级别的艺术家,就算是省府的高官见了,都会恭恭敬敬的,怎么现在却对一个年轻到小伙子,如此恭敬的样子。

    难道就是因为他能打?

    至于对欧阳家族比较了解的长天集团高层,更是一脸懵逼了。

    欧阳蓝的师傅,那不是传说之中的古武宗师高手么?

    宗师那是什么样的存在,连飞机大炮都不怎么放在眼里的怪物,此刻竟然会对一个年轻人,如此恭敬!

    直到他们听到了于英年口中的话,知道了张天逸竟然也是一名宗师的时候,这才露出了无法形容的震撼!

    张天逸,宗师!

    少年宗师!

    之前张天逸帮助冯家一统四江,虽然所有人都极力隐瞒,但怎么可能保证没有任何风声流出。

    联想到那些蛛丝马迹之后,张天逸的身份,立刻就被渐渐揭开。

    一想到如此一个恐怖的存在就隐藏在自己身边,他们立刻就感到不寒而栗。

    这可是宗师啊,捻死自己,就跟捻死一直蚂蚁一般的宗师高手!

    很多人已经在暗中告诫自己,以后行事一定要小心谨慎一些,说不定自己哪一天,就会撞到一名宗师的枪口上!

    而同样的,一直被蒋毅护在柜台后面的叶青青还有王小米两人,则是一脸呆滞。

    尤其是叶青青,她之前一直都在为张天逸担忧,甚至已经做好了张天逸若是因为自己得罪了欧阳家被牵连羞辱的时候,与他共同面对的打算。

    而张天逸一步步被紧逼,也让她的内心,反复的被揪紧。

    但张天逸却一步步的大展雄风,将对手打的毫无还手之地。

    自古美女爱英雄,见到张天逸如此勇猛,她的心中早就如同鹿撞!

    而现在,张天逸竟然摇身一变,成为了所谓的宗师。

    她虽然不知道宗师究竟代表着什么,但从旁边王小米那几乎已经掉到地上的眼珠子就已经可以猜到,这一定是一个恐怖到了极点的身份!

    “张宗师,都是老夫教养不严,不知张宗师可否给老夫一个脸面,念在他年幼无知,见识浅薄,不识宗师,而且是初犯的份上,饶过他一条小命?”

    “若是张宗师能够答应,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老夫一定会尽量满足。”

    于英年缓缓地直起了身体,神色虽然依旧带着严肃,但语气,却是不卑不亢。

    毕竟都是宗师,他之前的举动,不过是礼节而已。

    不过听了他的话,欧阳蓝的嘴角却是忍不住抽了抽。

    张天逸明明比自己年纪还小好不好,自己竟然还是年幼无知,见识浅薄?

    不同听到师尊如此说,他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至少今天这场劫难是要过去了。

    “呵呵,于宗师这话可就不对了,他要是不认识也就罢了,我也没有必要因为这种小事,跟这种废物计较。”

    “但……我跟他一见面可就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告诉过他了,我就是四江张天逸。”

    “若是这也叫做年幼无知,这也叫做见识浅薄的话,于宗师你是不是也太过护短了?你是觉得你的宗师身份就比我的宗师身份高出一截,还是说于宗师你当我张天逸的智商有问题?”

    “或者说,是于宗师觉得,我张天逸,就真的那么好欺负?”

    张天逸的话再次传来,瞬间就让于英年一愣,有些难看了起来。

    他狠狠的瞪了欧阳蓝一眼,沉声问道。

    “可有此事?”

    欧阳蓝一愣,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了起来,忽然想起了之前,张天逸的确是当众说过,他就是张天逸。

    但当时那种情况,谁能相信张天逸的话,谁能相信穿的不怎么样,长的不怎么样,带着两个小妞争锋吃醋,只知道装逼嚣张狂妄的家伙,竟然是一名宗师!

    即便是现在回想起来,若是让他再来一次,也依旧会觉得,当时的张天逸,根本就跟宗师,扯不到任何关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