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在找死的路上,越走越远!

    难道眼前的年轻人,竟然是一名宗师?

    而在四江省,乃至整个西南地域,如此年轻的宗师,还能是谁?

    刚刚才报信的人,不是说仅仅是一个内力境界的古武者么?

    这两个小子,怎么一会儿的功夫,竟然就将四江的巅峰大佬得罪了?

    尽管他不敢完全肯定,但现在只能做出最后的打算。

    他一面以威胁拖延张天逸,一面已经在暗中拨通了手机。

    所谓宗师不可犯!现在自己既然已经招惹了宗师,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同样以宗师来斡旋。

    否则今天就是自己这几人,全部被张天逸轰杀,欧阳家最后,也多半做不出什么其他的维护来!

    这个时候,他只能在内心将欧阳蓝以及钱枫二人,狠狠的咒骂。

    这两人只怕是到现在都还不知晓,自己究竟招惹了什么样的存在。

    亏他们之前还在沾沾自喜,现在性命还留在,已经是不幸之中的大幸了!

    “威胁我?到了这种时候,你还威胁我?”

    “欧阳家果然好大的威风,竟然能够到四江来耍横。”

    “可惜,你的威胁,没有用!”

    张天逸冷冷说道,丝毫没有将欧阳流的威胁,放在眼中。

    “实话告诉你,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保不住他!”

    他一面说着,体内威压绽放,直接凝聚在他和欧阳流两人身上。

    两人根本承受不住,砰的一声跪倒在地,几乎就要忍不住的趴在地上。

    不过并没有人发现,张天逸的注意力,并没有完全停留在这两人身上。

    但他的话,却是瞬间让欧阳流心中一动,脸上露出了几分惊喜。

    “阁下实力惊人,在下佩服,不过我们并不仅仅是代表欧阳家。”

    “我这侄儿虽然顽劣,但却是琴剑宗师于英年的入室弟子,阁下不看僧面看佛面,还是就此罢手的好!”

    “于宗师正在赶来,若是发现他的弟子有了损伤,即便是阁下实力惊天,恐怕也不好交代。”

    张天逸之前的话,倒是提醒了他。

    而于英年,正是他欧阳家族,现在供奉的宗师高手!

    此人乃是著名的音乐家,名声在外,但很少有人知道,此人竟然还是一名武道宗师!

    而听到欧阳流的话,欧阳蓝的脸色,也恍然大悟,瞬间变化,

    在欧阳流恨不得将他拍死的目光之中,欧阳蓝瞬间一改之前的态度,不仅仅没有了任何惶恐,反而是嚣张至极起来。

    “哈哈,对了,我的师傅是宗师!我的师傅是宗师!”

    “小子,你能打是不假,但我的师傅是宗师你知道么?呵呵,你现在还敢对我出手吗?”

    “我告诉你,我师傅正在路上,你要是敢动我一根汗毛,我保管你吃不了兜着走!”

    “你能打是吧,我不信你连宗师都不怕,等我是师傅来了,我看还能如何嚣张!”

    他神情振奋之下,竟然也不知为何,就摆脱了张天逸的气势威压,喊了起来,抬手指着张天逸的鼻子说道。

    “傻帽,现在知道我的后台是谁了,是不是害怕了?还敢要我跪下道歉,还敢我的一条手?”

    “告诉你,我现在改变主意了,你不仅仅要向我跪下磕头道歉,不仅仅要留下一只手,我还要你亲自将这两个女人,送到我的床上!”

    “哈哈,你不是牛逼么,你还能牛逼得过宗师?”

    欧阳蓝底气十足的说道,仿佛之前的一切,都已经不复存在,被他抛开到了九霄云外,丝毫都没有发现,为何自己可以站起来,但欧阳流却依旧是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

    更没有发现,此时此刻的欧阳流,脸上的表情已经愤然道了咬牙切齿的地步,几乎就是恨不得立刻站起来将他踹死!

    欧阳流都快要哭了,但无奈的是张天逸的威压此刻将他完全镇住,根本无法动弹,就连想要说出半句话都不可能,只能眼睁睁看着欧阳蓝像一个傻逼一样的在那里嚣张得意。

    他恨不得立刻就蹦起来狠狠踹他一脚,然后告诉他你麻痹的赶紧闭嘴好不好,麻痹的欧阳家怎么就出了你这种找死的玩意儿,你师傅是宗师不假,但站在你面前的,也是一名宗师啊!

    你师傅牛逼,并不代表你就牛逼啊,况且你师傅还没有来呢!

    就你他妈的还想做欧阳家的继承人?老子都快要被你逼死了你还不自觉!

    欧阳流憋屈到了极点,明明没有古武都快要被逼得走火入魔了,但偏偏他只能看着什么也不能做,只能看着眼前的傻逼,在找死的路上,越走越远!

    他现在只盼望欧阳家的供奉于英年能够早些到来,一巴掌把这找死的玩意儿扇回他娘肚子里重新造化一回!

    “呵呵,欧阳流,你听到了吧,你现在是不是很憋屈,是不是很郁闷?”

    “现在你可怪不得我了,他自己找死,这还能怪得了谁?”

    张天逸看都没有看欧阳蓝这个傻逼一眼,而是向欧阳流轻声说道。

    若是欧阳流到现在都还没有明白自己的身份,那么这个欧阳家族的饭桶,也就太多了!

    “我找死?你是傻逼么,到现在都还没有认清你的身份?”

    “你难道不知道宗师不可辱么?你羞辱我,就是羞辱我的师傅,就是在羞辱宗师。”

    欧阳蓝依旧还是得意张狂的说道。

    “伯父你这是干嘛,还不快起来,咱们欧阳家族的人,怎么能够在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面前下跪?”

    “就凭他刚才对我欧阳家的侮辱,就算是四江宗师张天逸来了,也保不住他!”

    听到这里,欧阳流都已经忍不住要吐血了。

    欧阳蓝这是不把自己玩死不罢休啊!

    “呵呵。”

    张天逸的心中忽然一动,似乎想到了什么,随即看向了欧阳蓝。

    “可惜啊,有些人……实在是太蠢了,现在就算是你师傅来了,也保不住你了。”

    “我师傅也保不住我?傻逼,你是在说笑么……”

    欧阳蓝继续讥讽说道,但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一声冷哼就远远传来。

    “闭嘴!”

    话音落下之时,一名五十岁左右的老者,就一晃的出现在了大厅中。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