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彻头彻尾的牛逼!

    他已经想好了,过去之后,先一下将张天逸弄晕,然后拖出去随便找个地方剁了算求!

    “妈的,我还真是小看了你惹事生分的本事!”

    不过,就在他即将靠近张天逸,准备对准后者后脑勺狠狠一拳时。

    正在对面走过来的另外一名一线公子汤家臣忽然快步走了过来,老远就伸出了右手,激动无比的说道。

    “张少,终于再次见到您了!”

    这一幕让方寒瞬间一愣,手下意识的就缩了回来。

    这是什么情况,汤家臣与自己一样,虽然是一线公子哥,但实力地位却比自己要牛逼多了。

    见到自己都是趾高气扬的,怎么看见这个废物小子,反而恭敬到了如此程度。

    那腰都快要弯到地上了。

    就是见他老子,在坟前拜祭他十八辈祖宗,也没有这么恭敬的吧。

    而不等反应过来,紧接着一名白发老头也快步同了过来。

    同样是主动向张天逸握手,然后同样是恭敬无比。

    “张少,终于再次见到您了!”

    方寒又愣了,汤家臣向拜祭祖宗一样也就罢了,但这老爷子可是梅山市的大佬。

    他怎么也跟拜祭祖宗一样的腰都弯到脚跟前了。

    但这仅仅是开始而已。

    下一刻,方寒就直接懵逼了。

    周围的各个大佬都走了过来,见到张天逸之后,一个个全部都露出了拜祭祖宗一样的恭敬。

    “张少,终于再次见到您了!”

    “张少,终于再次见到您了!”

    “张少,终于再次见到您了!”

    几乎每个人都是这句话,每个人都是这个表情。

    无论是富豪还是地下大佬,还是那些那些省府市府过来的大人物,全部都没有例外的主动过来与张天逸握手。

    更在这之后,连冯家冯四爷等人也纷纷走了过来。

    “张少,下午休息的如何?”

    在无数人的注视之中,张天逸一脸的傲然,丝毫没有胆怯或者拘谨的模样。

    面对众人的尊重,他的神情一片淡然,仿佛事情,本身就应该如此。

    这些人,本身就应该如此祖境。

    蒋毅柳曼柔等人此刻已经是完全呆滞,看着这里来自各地的一方大佬们,在张天逸面前畏畏缩缩的样子,他们的全身,瞬间爆出了无数的冷汗!

    “张少?”

    随后,方寒的老爹也快步走了过来,拉着方寒重新凑到了张天逸跟前。

    “傻小子,还愣着干什么,张少都来了,还不快跟我过去打招呼!”

    “张少?哪个张少?”

    方寒下意识的问道。

    “傻孩子,还能是哪个张少,当然是冯家的后台,少年宗师,四江现在最大的幕后大佬,张天逸,张少了。”

    “你刚回国的时候,我不是跟你说了么?”

    听到老爹的话,方寒瞬间倒吸一口凉气,整个人直接变得身体僵硬了起来。

    他的心中,露出了无尽的恐惧,体内涌现的寒气,似乎要直接将他冻死!

    “张天逸,张少!”

    而之前讽刺张天逸的那些公子哥大小姐,尤其是蒋毅,这个时候也才恍然一惊。

    他最初听到张天逸的名字的时候,就感觉到有些熟悉的样子。

    麻痹的,这不就是那位少年宗师超级大佬的名字么?

    怎么当时就没有想起来呢?

    蒋毅狠狠的拍着自己的脑袋,心中悔恨到了极点。

    其他人更是一个个脸色苍白,不知道将会如何去面对接下来的情况。

    原来这个看起来不起眼的小子,就是他们今天要瞻仰的四江大佬!

    难怪之前,张天逸对他们的讽刺讥讽,都是丝毫不放在眼中。

    他们还以为张天逸疯了,以为张天逸是故作嚣张。

    但现在他们明白了,张天逸需要故作嚣张么?

    他完全有资格嚣张啊,他比四江任何一个人都值得嚣张!

    气势比四江大佬还要充足?人家本身就是大佬好不好。

    而且还是大佬之中的大佬。

    现在看起来,张天逸之前的一切话语,一切举止,那根本就不是在装逼,而是彻头彻尾的牛逼啊!

    真正的牛逼!

    反倒是他们自己,一头撞在了牛逼上,自己还不自知,还在这里嘲讽张天逸。

    何等的可笑!

    包俊峰更是两只眼睛瞪的滚圆,冷汗瞬间就将自己的衣服全部都浸透了。

    他想起了张天逸的话。

    “你究竟知不知道你在跟谁说话?”

    “就算是你爸来了,也不敢这么嚣张。你一个混吃等死的丑八怪废物,谁给你的勇气?”

    自己竟然还说要将他剁碎了喂狗啊!

    这可是张天逸,张少,张宗师,能剁得了?

    麻痹的刚才自己可是拿着鸡蛋在威胁人家混凝土啊!

    可不是么,就算是自己的老爸来了,在张天逸面前,也没有嚣张的资格!

    与张天逸相比,自己可不就是一个混吃等死的丑八怪废物?

    他现在内心后怕不已。

    那可是宗师啊,要是之前张天逸的怒火被自己激发的再大一点,一巴掌拍死了自己,绝对跟拍死一只蚊子一般的简单!

    甚至把自己拍死之后,自己的老爹,连哭的勇气都没有,还得拍手称快说自己该死。

    还得说张少对不起脏了您的手!

    蒋毅和柳曼柔相视一眼,各自的脸上都涌现出了绝对的后悔。

    他们两个,可是从头到尾都说张天逸是骗子。

    还说张天逸是小白脸吃软饭的,话杨梦梦的钱,欺骗杨梦梦的感情。

    之前更是不止一次的让张天逸不要嚣张。

    自己还威胁说要对他不客气?

    柳曼柔想起了还在蓉州的时候,杨梦梦可是反复提醒过自己,千万不要惹张天逸生气。

    原来,杨梦梦指的就是这个意思?

    可笑啊,自己真可笑。

    人家可是堂堂宗师,四江第一大少,还需要吃软饭?

    还有,自己竟然骂他是脚踏两条船?

    以张天逸的实力地位,别说两条船了,就算是真的如同张天逸自己说的那样,组了一个舰队又能如何?

    他只要愿意组舰队,有几个女人不会屁颠屁颠的送到他脚下,心甘情愿的让他踏?

    蒋毅一脸的苍白。

    他可是这家酒店的主人啊,而这场宴会之所以会举行,就是冯家人为了迎接张天逸这为大神啊!

    他之前已经跟自己的父亲确认过,千万千万千万不要出错,绝对不能让这位大佬不高兴。

    但结果呢,什么都准备好了,钱也花了,时间也花了,眼看着事情就要到最后一步了。

    结果了你,自己却将这场宴会,最大最大的主人给得罪了。

    自己之前竟然还想将张天逸赶出去。

    现在看来,幸好没有赶出去,否则的话,随后冯家就会将他们从四江赶出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