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0章:从今以后,四江定当以先生为尊!

    但后悔又能如何?

    他们已经失去了机会,正如张天逸所说,今后的四江,在也没有他们的立足之地。

    只有那些少数没有站在崔家一方的各地大佬们,此刻一个个心中,庆幸不已。

    不光是不愿意还是巧合,还是根本就是一直都选择冯家,总而言之,他们选对了。

    在唐家,崔家还有那么多的各地大佬都被清理之后,等待他们的,将会是大片无主的地盘。

    当然,最最后悔的,自然要数冯弘的师兄,郑仁辉了。

    他原本就是张天逸这边的人啊。

    但结果呢,因为见到场面不对劲,竟然选择了背叛。

    现在的他,不仅仅是后悔,更有无尽的羞耻!

    原本自己什么都不做,就能靠上张天逸这座大山。

    而且张天逸手中,还有可以让他突破到真气境的宝物。

    但接过来,自己竟然贪生怕死,选择了做张天逸的敌人。

    此刻的他已经面如死灰。

    在场的人,张天逸就是放过任何人,也不会放过他的。

    果然,张天逸的目光,下一个就落在了他的身上。

    “冯爷爷吗,这个人该怎么处置?”

    “还有崔家以及唐家的人也一样,都听凭您的处置。”

    崔烨霖和唐修勇,立刻同时一个哆嗦。

    若是按照道上的规矩,现在冯家就算是血洗了两家都不算为过。

    一想到这里,他们全部都感觉脖子上,寒风直冒。

    “还是你来处理吧,我累了,不想说什么了。”

    冯弘却是摆了摆手。

    原本他是有杀机在身的,但最终,他还是不忍心。

    不忍心让四江,血流成河。

    “那好吧,那我就做主了。”

    张天逸已经猜到了这个结果。

    他的目光冷冷从唐家以及崔家的人脸上扫过。

    “既然如此,就如同崔家主之前说的,崔家和唐家所有人的武道,就到此为止了吧。”

    “三爷四爷,他们两家的资产,你们就接收了吧。”

    听到他的话,周围的人,顿时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这是要废了所有崔家人和唐家的人的武道,还有剥夺两家的资产啊。

    不过很快他们也就释然了,这两种惩罚,总比血洗了两家要仁慈的多了。

    而崔家唐家的人尽管悔恨无比,但也不得不接受。

    没钱没武道,总比满门抄斩要好多了。

    接着,张天逸淡淡摇头,一抬手,一股气劲瞬间凝聚,化作了一只手掌,凭空一把将郑仁辉抓住,狠狠一捏之后,直接扔在了一边。

    后者立刻口喷鲜血,在地上痛苦的打滚哀嚎。

    他全身的经脉,都已经被张天逸摧毁,虽然没死,但从今以后,只是个普通人了。

    而最后,张天逸在满脸杀机的看向了这一切事件的导火索。

    巴泰!

    “其他人都可以不死,唯独你,必须死!”

    巴泰这个时候早已经被吓的屁滚尿流了。

    一想到自己一个小虾米,竟然敢在一头大鲨鱼面前搞事情,他的胆子立刻就炸了。

    他连滚带爬的跪在了战台前方,不断的磕头求饶。

    “宗师饶命,宗师饶命!”

    “只要能饶我不死,以后……”

    但他的话还未说完,张天逸就一掌挥出,巨大的力量直接将他掀起到了半空中,身体直接四分五裂开来,死得不能再死!

    见到这一枚,所有人都忍不倒吸一口凉气,全身打颤。

    这种杀人的方式,实在是太过震撼了,简直如同仙神一般。

    即便是尚正阳,此刻也心有余悸。

    做完这一切,张天逸才慢悠悠的看向了剩下的各方大佬。

    这些人,将来就是冯家掌控四江的马前卒了。

    “三爷四爷,他们两家的资产,你们就接收了吧。”

    “还有各位,现在四江空出来的地盘,你们也都各自商量着分了吧。”

    “还有一件事,今天发生的事情,大家都必须给我保密,若是实在隐瞒不住,那就说是尚宗师做的。”

    “其他的事情,你们各自商量着来就行了,只要一件事你们不要忘了就行,那就是从今以后,在四江,谁说了算!”

    这些人那里还敢有半分反驳,听到这句话,立刻全部躬身向着张天逸一拜。

    “从今以后,四江定当以先生为尊,以冯家为尊!”

    今日一战,他们是彻底服气了。

    而且现在郑家,可算是有两名宗师了,谁还敢说半个不字?

    很快,参加武道会盟的各方大佬们,都各自或者忧愁或者惊喜的退下去了。

    那些站错队的人,即将面临失去地盘的惩罚,他们要么就只能投入到其他大佬门下作为小弟,要么就只能去到四江之外的地方,重起炉灶。

    四江从此之后,都只会有冯家一个声音。

    但实际上大家都十分清楚,冯家的声音,实际上就是张天逸的声音。

    至于唐家以及崔家的人,张天逸已经放冯泰山以及冯嵩山帮忙安排,这些人暂时不能离开四江,免得四江变天的消息传的太快,对冯家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唐家以及崔家的人捡回了一条小命,所以也并没有反抗。

    当然,还有一个人最为纠结以及坍塌,那就是宗师尚正阳了。

    现在的他,竟然成为了张天逸的挡箭牌,被张天逸强行按在了冯家门头前,充当狐假虎威的大老虎,虽然这样说起来,四江也间接成为了他的天下,但他总感觉到心头有些发麻,担心张天逸,会给自己挖一个大坑。

    而风骚了一把的张天逸,根本没有兴趣关注这些善后问题,他已经回到了蓉州中医学院。

    因为即将到来的十一月十一日是蓉州中医学院的校庆日!

    而且今年正逢十年一度的大庆,只要是能够抽出时间的学院实习生,都会回到学校参与。随意今年的校庆,将会格外的盛大。

    而且这个日子也是传说之中的光棍节,所以这样一个日子,在蓉州中医学院学生的眼中,也等同于情人节一般的存在。

    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种传统,校庆晚会结束之后,会有一场盛大的舞会。

    很多人正在实习即将毕业踏入社会的毕业生,都会在校庆的舞会上,向心仪的对象,发起最后的表白!

    而在这样的气氛下,很多让人都会情不自禁的突破最后一层防线,每一年的这一天,都是蓉州中医学院最为风骚的一天。

    在蓉州中医学院,流传着这么一首诗。

    校庆饮酒过度,沉醉不知归路。舞会后散步,误入校园深处。呕吐,呕吐,惊起鸳鸯无数。

    这打油诗虽然有些夸张,但在这一天,的确会有很多饥渴的男女们,藏在阴暗处野战。

    校庆日,不仅仅是校庆的日子,对于很多人来说,最重要的,还是最后一个字的另外一种含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