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9章:自己,可杀宗师!

    锐利的剑芒,在空中直接划出刺耳的爆音以及耀目的气旋。

    这一剑速度之快,竟然已经突破了音障!

    中年男子瞬间就感觉到头皮猛的发麻。

    张天逸的剑芒之中,拥有着仿佛可以将一切都轰杀的锋利。

    他从未想过,真气武者,竟然还可以爆发出如此恐怖的攻击!

    刺啦!

    尽管他依旧将剑芒的正面轰杀躲过,但一条腿,却几乎被削断!

    第二剑过后,他的心中对于张天逸,已经是无法形容的恐惧!

    他的脸色苍白如纸,额头布满汗珠,浑身上下止不住的哆嗦!

    他脑海中现在在想的,竟然是死亡!

    自己修炼到如今这种地步,竟然会在一名年轻人面前,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惧!

    而此时此刻的张天逸,也终于找回了属于自己的自信。

    之前的憋屈,并非是因为实力不足,而是很多手段还没有完全融合。

    而现在,他确认,即便是宗师强者,在自己的筑基修为面前,也依旧不值一提!

    自己,可杀宗师!

    刺啦!

    爆音发出,第三道剑芒再次闪现,比之前的两道,更加强悍,更加锋芒毕露!

    “现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告诉我你的来历,或者,死!”

    话音落下的同时,他身上的气息,立刻开始了急速的攀升!

    斗大的汗珠,立刻从中年男子的身上,低落了下来。

    张天逸的第三剑,如同将他周围的空气都直接凝聚,让他狠狠的镇压在了原地,丝毫无法动弹!

    刚猛无比的气息,不断的在他身上卷动,随时都可以将他轰杀!

    “停手,我说,我都说!”

    张天逸的杀机,容不得他做出任何抵抗,只能屈服。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张天逸冷冷一哼,剑芒消失,但双指却以迅雷不及的速度,点在了中年男子胸口的大穴上。

    后者的脸色,瞬间从苍白化作了赤红,一口鲜血不要命的喷出。

    随后重重的跌落在地面。

    张天逸的一指,已经封锁了他体中的经脉,同时也将他的真气修为,冲击的一片混乱。

    五脏六腑都受了震荡,体中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他现在的状态,连普通人都不如,已经完全成为了待宰的羔羊。

    “你想知道什么,尽管问吧!”

    中年男子无奈的摇头道。

    事到如今,他已经没有了任何选择的余地。

    张天逸也松了一口气,看来他对自己修炼的道法的实力的预估,并没有出太多差错。

    至少眼前的这名宗师,他现在可以做到完全碾压!

    “说吧,来我家做什么?”

    张天逸找了一块石头当做凳子,好整以暇的问道。

    “我要是说,我是过路的,你信么?”

    中年男子摇头说道。

    “我没有时间跟你废话。”

    “不过我倒有兴趣试试,杀一名宗师,究竟是什么感觉.”

    张天逸根本没有给此人废话的机会,直接就开始了赤粿粿的威胁。

    甚至不仅仅是威胁,他指尖一弹,一颗火星飞出,直接落在了中年男子褪间的地面上。

    呲呲的声响发出,地面瞬间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圆坑。

    惊人的温度,直接将圆坑中的泥土,灼烧成为了岩浆!

    见到这一幕,中年男子的表情,瞬间就化作了极致的惊恐!

    要是那一刻火星,稍稍再向前烧一点,他的小二郎,现在可就成了焦炭了!

    搞不好连皮眼都得烧成一团!

    同时他也想到,若是这颗火星落在了他身上,他心在岂不是比眼前这小坑里面的岩浆,荡漾的还要开心?

    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连尿都滴落了几滴。

    “我说!”

    “我是为了你之前得到那株血参!”

    他再也忍不住了,生怕张天逸一个手痒忍不住,将自己当成羊肉烤了!

    “我的血参?是你要,还是其他什么人要?”

    张天逸淡淡到,这倒是符合常理。

    “我想要,是四江崔家也想要,不过,消息是崔家提供的!”

    中年男子打着寒颤说道。

    张天逸眉头一皱:“你是崔家的人?”

    “我不是崔家的人,我只是他们供奉的宗师而已。我叫尚正阳!”

    “他们给我血参的消息,我得到之后,只需要给他们三小片,帮助他们家族之中,三名内力巅峰,突破成为真气宗师即可!”

    “这血参的作用,想必阁下是十分清楚的!”

    “他们这次的出价很高,而且血参对我也有用,你……宗师也需要吃饭的对吧?”

    尚正阳已经完全放弃挣扎了。

    “不过他们的消息有误,以为我仅仅是个普通人,对吧。”

    张天逸没有怀疑尚正阳的话,因为对方,现在没有撒谎的胆量。

    “不错,而且更加离谱的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你竟然是一名宗师!”

    “要是知道事情是这样,他们就是出再多钱,我也不会来的!”

    “一个小小的蓉州,竟然有如此恐怖的高手。阁下能不能告诉我,你究竟是什么修为?”

    “真气巅峰?刚才那一招是什么,魔术?”

    既然已经开口,尚正阳反倒是放松了起来。

    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最关键的是,自己的小命掌握在对方手里。

    一想到自己堂堂一名宗师竟然被人如此胁迫,他忍不住都要都要开始怀疑人生了。

    自己难道是修炼了假的古武?

    “我是什么修为,你自己猜!”

    “血参我已经用掉了,你和崔家都不用多想了,现在你走吧!”

    听到张天逸答应放自己离开了,尚正阳哪里还敢多留。

    眼前这个,可是挥挥手就能杀了自己的怪物啊!

    至于血参?自己再也不可能不敢再有什么想法了。

    一个连这种宗师都可以随意斩杀的高手,不是自己可以得罪得起的!

    至于唐家,那就更加没有资格了。

    向张天逸感激的躬了躬身,他再也而不敢有丝毫逗留,转身离开了这里。

    张天逸倒是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盘膝坐下,安心熟悉自己刚刚领悟稳固的修为境界以及实力。

    这件事情从实际上说,很大的原因,也都在自己身上。

    财不露白这个道理,他自己十分清楚,但当时为了一点虚荣心,他还是将血参展示了出来。

    若是没有当时的展示,这场战斗,绝对不会到来。

    但同时,这件事现在给自己一个深刻的教训,总比将来自己吃更大的亏要好得多。

    吃一堑长一智,张天逸发誓,以后绝对不会如此粗心大意了。

    至于这个唐家,究竟会不会遵循自己的忠告,不再想血参的事情,就不是他能够顾忌得到了。

    反正现在对他来说,即便是对方依旧有什么想法,自己也丝毫不惧!

    至于这位尚正阳,此人本就对自己没有杀心,那自己同样也不会轻易杀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