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2章:打了儿子,就会蹦出来老子。

    不过第二天一早,当张天逸回到别墅,叫醒了杨梦梦准备离开时,却忽然间眉头一皱,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推开门,别墅之外,已经围了足足数十名黑衣的保镖。

    十余辆气势汹汹的豪车一字排开。

    正中央的一辆劳斯莱斯车门大开,一名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正拄着一根象牙拐杖,躺在后座声,等待着什么。

    当张天逸从别墅门口走出来的时候,这男子立刻转过头来,看向了自己。

    而在这辆车旁边站着的,还有昨天晚上在这里吃了亏的陈岳。

    至于陈鹏倒是没有来,显然是昨天的伤势太重。

    同时还有昨天晚上见过的很多人,也都已经出现。

    郑玉洁以及黄俊等人,也赫然都在这里。

    张天逸用屁股都能够想到,这是陈岳找的靠山来了。

    “爸,就是他打的我,废了老二!”

    陈岳怨恨无比的说道。

    陈岳的父亲,陈启生点了点头,轻轻摆手:“放心,敢动我的儿子,我会让他付出足够的代价!”

    随即,陈启生站了起来,看着张天逸两人,冷冷开口道:“就是你,伤了我的儿子?”

    既然事情已经找上门来,张天逸也就只有泰然处之了。

    “他们该打!”

    “胆子不小!”陈启生一声怒喝,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在蓉州,还没有人敢对我说这种话。”

    张天逸目光一冷:“是么?那现在话我也说了,人我也打了,你又能如何?”

    “好,很好!”

    陈启生脸上的怒火更加强烈了起来,笑声中,带着凶残之意。

    “你伤我两个儿子,这里的人,都是见证!”

    陈启生越发的阴沉起来,冷冷看着张天逸:“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你既然承认了,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张天逸冷笑一声,道:“果然是这样,打了儿子,就会蹦出来老子。”

    “不就是想要报复么,我张天逸,有何畏惧?”

    而此时,昨天晚上被打成落水狗的黄俊以及郑玉洁竟然站了出来。

    “张天逸,这可是京华娱乐的陈总,你死到临头了,竟然还敢嚣张?”

    “陈总,这家伙太嚣张了,不用跟他废话,直接废掉就行了。”

    黄俊的目光中,满是对张天翼的怨恨。

    “小子,你这可是自找的。”

    陈启生的怒火已经无法继续忍耐,缓缓转过身去,大手一挥。

    “给我上,生死不论!”

    他一声令下之后,周围的数十名黑衣保镖,立刻齐齐向张天逸为了过去。

    他们手中拿的不是混混使用的西瓜刀钢管什么的,而是特制的命棍!

    这种棍子外面是带刺铝合金,但里面却是灌满了水银,用起来趁手,而且力量却极为沉重。

    而且这些人明显是训练有素,经验十足,围拢的阵势之前,十分适合彼此配合。

    不过就在这些人准备动手之时,一声大喊传来。

    “住手。”

    众人循着声音看去,来着是一名穿着唐装的老者。

    六十岁的样子,头发梳的笔直,走路虎虎生风,气势不凡。

    “郭总,千万不要动手。”

    陈启生眉头一挑,表情有些不自然起来。

    不仅仅是他,周围的其他人,也纷纷表情变化了起来。

    “云老,这是漫云山庄的云老!”

    “不错,的确是云老,不过云老虽然是漫云山庄的老板,但从来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怎么现在出现了,难道是为了张天逸?”

    “怎么可能,云老蓉州北郊的第一大佬,势力并不在陈总之下,怎么可能为了这个愤青小子出手。”

    “该不会是这小子,还真的有什么后台吧?”

    “后台?我看是云老不想脏了自己的地盘吧。”

    见到云凯歌出面,所有人都纷纷议论道。

    陈启生极为不解的看着云凯歌。

    “云爷,这家伙伤了我两个儿子,我借你的地盘办点事,若是有什么打扰的地方,还请见谅,事后我会亲自上门,向云爷斟酒赔罪的!”

    想了想,陈启生还是抱拳说道。

    两人虽然在各自的势力上,并不抵触,但云凯歌毕竟也是蓉州大佬之一,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

    但云凯歌却是摆了摆手。

    “陈总,这位小兄弟是我的一个忘年交,此事,能不能卖我一个面子?”

    “卖面子?”

    陈启生的目光瞬间冰寒了起来。

    “云爷这是什么意思,想要干涉我陈某的私事么?”

    他心中的怒火再次爆发起来。

    自己为自己的儿子报仇,云凯歌一出来就要自己给面子。

    难道自己的儿子就白白被打了?

    云凯歌虽然在蓉州势力强横,但自己也不弱,凭什么要用自己儿子的重伤来给面子。

    云凯歌淡淡一笑,面容极为和蔼。

    “陈总,两位少爷的事情,完全是个误会。”

    “误会?有这么误会的?”

    陈启生冷笑一声,“云爷,我要是把你儿子全身骨头都打碎了,也说是误会,你能答应么?”

    云凯歌的眉头一皱,脸色也渐渐阴冷了下来。

    “那……不知道陈总,你准备怎么解决这件事?”

    陈启生听出了云凯歌的语气中的不善。

    手中的拐杖在地面上轻轻点了几下之后,这才缓缓开口。

    “云爷的面子,我也不能不给。”

    “这样吧,我保证他不死,如何?”

    云凯歌的脸上立刻再次变化,严肃了起来。

    “陈总,说句难听的话,这件事若是追根溯源起来,你的两个儿子,可都是罪有应得。”

    “所以,陈总还是不要太过分的好。”

    陈启生的目光立刻猛的一缩,如同更要喷出火来。

    “过分?云爷,现在被伤的、被废的都是我的儿子,我还过分?”

    “云爷,我敬你是前辈,但并不代表,我就可以任由您摆布!”

    他看不出张天逸有什么后台,所以云凯歌不可能真的跟自己翻脸。

    但很快,云凯歌的反应,就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陈总,我之所以出面,完全是为了你好。”

    “不过你既然不愿意听我的劝解,那就当我开始的话没说过。”

    “但若是将来出了什么后果,可恰完不要怪我没有提醒过你。”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