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9章:叶家往事!

    “好好好,我也觉得这个称呼有些生分,那你也不要叫我叶总了,叫我叶叔好了。”

    叶申的眼中立刻涌现出了惊喜。

    张天逸这个态度,明摆着是主动示好了。

    要是能够搭上这样一个医术超凡的天才医生,不仅仅自己一家人的身体有了保障,华晨医药的前景,也是一片光明!

    “我虽然不戒烟酒,但平日里也不会随便乱吃东西,定期也会体检,实在是想不通,是什么时候中毒的。”

    不仅仅是叶申十分疑惑,叶梓蓓暮云深也同样是十分期待张天逸的回答。

    “叶叔叔中毒的原因,我刚才已经找到了。”

    张天逸淡淡一笑,起身将叶申书桌上的一把紫砂壶拿了起来。

    “这是我的一位好友送给我的,据说还是一件古董,出自名家之手,怎么,这把壶有问题?”

    “不会啊,这把壶我用之前是重新开过的,消过毒的!”

    叶申十分惊骇的说道。

    “这的确是一件古董,也的确是出自名家之手,只不过被人做过了手脚。”

    “叶叔叔在刚开始用的时候,有没有觉得这壶把稍微有点粗糙?”

    一边说着,他一边指了指壶把上的一个位置,那里正好是使用的时候,手指容易碰到的地方。

    “下毒的人手段十分高明,将毒液浸在一些绒毛上。这种容貌极为纤细,贴在上面,不用放大镜根本看不见,清洗也洗不掉。但在叔叔重新煮透开壶的时候,这些容貌就会因为注水变得坚硬,竖立起来。”

    “而叶叔叔一旦开始使用,这些绒毛瞬间就会刺入手指的皮肤,毒素自然也就进入体内了。而且只要一洗手,这些绒毛就会被冲走,整个过程,神不知鬼不觉,根本不会被发现。”

    叶申恍然大悟,怒火顿时冲天,狠狠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妈的,原来是陆琛这个家伙对我下毒,亏我还一直当他是兄弟,此仇不报,我叶申誓不为人!”

    一番解释之后,张天逸总算是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叶申在进入中医药行业之前,曾经也是一名中医学徒。

    而陆琛,则是他当时一名最要好的师弟。

    不过后来,两人在给人治病时出了差错,药方吃死了人。

    最后经过调查,认定是陆琛出了差错,叶申无罪释放,陆琛却锒铛入狱。

    不过叶申却对陆琛从未放弃,一直帮忙照顾陆琛的家人,一直到陆琛刑罚结束。

    但想不到出狱的陆琛却认定当年是叶申将所有的罪责都推到了他的身上。

    两人争斗了很多年,叶申因为觉得当初没能搭救陆琛,心存愧疚,所以从来都没有怪罪陆琛。

    直到不久之前,陆琛忽然上门赔罪,叶申还以为是陆琛想通了,想不到竟然仅仅是为了迷惑自己罢了。

    而这把紫砂壶,就是陆琛当初赔罪的礼物。

    “叶叔叔,此事恐怕还没有那么简单。”

    张天逸却是摇了摇头说道。

    “听你的说法,这位陆叔叔的医术应该也很一般,这种下毒的手段,不像是他能够用的出来的。”

    叶申脸色一变:“你的意思是说,或者不是他下的毒?”

    张天逸点点头。

    “这件事疑点太多,说定他仅仅是被人利用了而已。”

    “叶叔叔你先不要声张,此事交给我,我一定会帮你查个水落石出的。”

    “咱们不能冤枉了好人,更不能放过幕后的指使者!”

    叶申哪有不搭理的道理。

    几人再次商量了一些细节,张天逸离开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

    “老啦老啦,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啊,我学了一辈子医术,想不到你这么年轻就已经超越了。”

    “小张啊,看来不服老是不行了,你的医术我是心服口服,看来以后,要向你多多请教了。”

    暮云深与张天逸一起坐车离开,暮老在车上不断的叹气说道。

    “暮老师你这是什么话,我学医的教材都可是您编撰的呢?”

    “有多少天才都是在您的教材下学好了医术。”

    “我只不过是因为有些奇遇,学会了几招针灸,记住了几张古方而已,您才是真正的中医大家!”

    张天逸立刻诚惶诚恐的说道。

    若非是自己得到了所谓的传承,就算是学八辈子,医术也比不上暮云深。

    “哈哈,小张你也不要太谦虚了,你现在不过是缺少一些行医的经验而已,理论上,早就超过我们这些个老头子了。”

    张天逸越是谦虚,暮云深就对他越是赞赏。

    “以后还要劳烦暮老师多多指教呢。”

    张天逸更加恭敬的说道。

    “这个你放心,你既然称我一声老师,有能够教你的,我一定不会保留。”

    “不过若是以后我们遇到了什么疑难杂症,你也不要藏拙!”

    一来一去,两人的关系,立刻变得更加融洽了起来。

    张天逸干脆趁此机会,彻底确认了师徒的名分,暮老也是欣然应允。

    “老师,您不是已经收山了么,怎么会来到华晨来做顾问?”

    暮云深收山之后,连省长这样的人前来求诊都不搭不理,竟然会被华晨请到,这一直都让张天逸,十分疑惑。

    “这个……说起来也是一件憾事。”

    原来,叶申的妻子,叶梓蓓的妈妈曾经也向暮云深求医,不过暮云深因为一件私事,但无论时间,赶到时,病人已经去了。

    虽然叶申等人并未怪罪,但暮云深一直都觉得颇为遗憾。

    当时群医束手无策,但暮云深从这些医生的口传判断,若是他能够及时赶到,有至少三成的把握,可以保住病人的性命。

    也正是因为那件事,暮老这才明悟,若是其他的医生,也能够知晓施救的犯法,病人如何会去世!

    所以从那时起,暮老就开始将更多的精力放在培养人才上,潜心编撰医书,因材施教,一心传播医术。

    后来华晨医药崛起,前来邀请已经封箱收山的暮云深做顾问,虽然暮老淡薄名利,但因为当初的叶梓蓓母亲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心中觉得愧疚,这才加入。

    “暮老师,这次南北城群医会的事情,该不会是你安排的吧!”

    张天逸忽然想起了当初医院王老拿出来的邀请函。

    “哦,这件事你就稍微配合一下吧,华晨的新药想要上市,总得先想办法宣传宣传才行。”

    “否则短时间很难在短时间之内,打开局面。”

    暮云深说明了一下,张天逸这才明白,原来是华晨想要借这个机会,为即将投产的新药造势!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